A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黑月光跑路失败后[快穿] > 第185章 惩罚世界·一身伤病的顶级运动员(25)

第185章 惩罚世界·一身伤病的顶级运动员(25)

推荐阅读:黄昏时见你我靠美颜稳住天下大奉打更人大雾医妃驾到:残王的心尖宠全帝国氪金养我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无限流世界NPC觉醒后史上第一美男庆春时

    在和哥哥打完电话之后, 严莫偿想了一下,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要将家人马上来这里的事情说给江迟秋。

    于是将这边的食材稍稍整理之后,严莫偿洗了一个手就到了客厅去。

    这个时候江迟秋正坐在这儿玩手机, 听到声音后, 他便转身向严莫偿看去,“怎么了?”江迟秋好奇的问道。

    要是一般人的话,面对严莫偿现在的这个状况, 一定会非常的纠结和紧张。

    但是严莫偿并不是一般人。

    看到江迟秋向自己提问,他笑了一下说道:“我的哥哥和嫂子正好来首都出差, 刚才打电话说要来家里。”

    “这样啊……”江迟秋对这件事倒是一点也不介意,毕竟江迟秋早就已经凭借剧情知道,严莫偿来自一个庞大的家族。

    且按照A国家媒体所说的, 严莫偿的家族不像江家,他们家族内部关系很好,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财产纷争。

    说实话这一次来严莫偿家, 结果一个他的家人也没有看到, 江迟秋这才稍稍觉得有点不正常。

    他点头说道,“那你准备的东西够吗?”江迟秋关心的问题非常简单。

    “够了”严莫偿点头说道, “有很多之前已经准备好了。”

    说来严莫偿总是面带微笑, 尤其是工作的时候,他还会带上散光眼镜,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儒雅温柔。

    但是越是认识对方……江迟秋越是觉得严莫偿这个人深藏不露, 并且略微有一种腹黑的感觉。

    说完这番话之后,严莫偿就回到了厨房之中继续忙碌。

    还没过多长时间,坐在客厅中的江迟秋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饭香味。

    现在正是一个赛季之中最最忙碌的时候, 入秋之后花滑的赛事就逐渐密集了起来。从前的江迟秋以及别的运动员, 总是会在这个季节中忙着在全世界各地比赛。

    这样的日子江迟秋已经过了十几年, 现在忽然轻松下来,他自己都觉得有一点点的不适应。

    在客厅中心坐了一会之后,江迟秋就又慢慢移动到了严莫偿家那一面巨大的落地窗边。

    能够成为一名顶级运动员,江迟秋当然是很有事业心,并且有着极强胜负欲的。但是这一刻罕见的宁静,竟然叫江迟秋暂时将比赛还有训练的一切烦心事全部抛到了脑后去。

    他不愿意再想之后不确定的未来,而只愿意单纯的享受这一刻的生活。

    ……

    就在江迟秋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的时候,严莫偿家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门铃声。

    听到声音之后,江迟秋慢慢转身过去,而严莫偿则从厨房之中走了出去,将自家的大门打了开来。

    “莫偿啊!好久没见你了!”严莫偿的哥哥走进房间,第一句便这样感慨道。

    他比严莫偿大了十几岁,算是看着对方长大的。

    尽管严家人都很优秀,但是从小学习成绩就异常出色的严莫偿,还是家人的骄傲。

    正说着,两人都进了房间。

    稍稍犹豫了一下,严莫偿的哥哥终于将最想问的问题说了出来:“呃……莫偿,你之前在电话里面说的人呢?她在吗。”

    就在听到门口声响的时候,江迟秋也向外移动了过去。

    严莫偿的哥哥问出这句话的同时,江迟秋的轮椅就出现在了房间入户走廊的那里。

    “您好。”江迟秋轻声给严莫偿的家人问了一个好。

    此时的江迟秋只以为对方是来单纯的看严莫偿的,并不晓得主角严从乾做了什么好事,更不知道对方除了来看严莫偿以外,更重要的目的是看他的“女朋友”。

    江迟秋的声音不大,但好歹一个大活人忽然出现在了这里。听到他的声音之后,严莫偿的哥哥和嫂子在同一时间将视线向他所在的位置转移过去。

    接着,两人都看到了江迟秋。

    空气好像凝固在了这里……

    一秒,两秒,三秒……尽管心中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且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心里准备。可是在这几秒的时间内,严莫偿还是有一些不自然的伸出手去轻轻地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原来今天是朋友聚会吗?”严莫偿的嫂子理所应当的认为,现在严莫偿的家里面应该有不少的人。

    毕竟刚才严莫偿在电话里面说了,自己还没有真正和对方在一起,这么想来通过朋友聚会和对方拉近距离,好像也算比较正常?

    刚想到这里,来人就认出了坐在轮椅上的江迟秋。

    “您好……请问您是,江迟秋?”严莫偿的哥哥先问到。

    江迟秋在A国的知名度非常高,可以说影响力还有名气,早就已经超过了大部分的明星。

    看到江迟秋之后,男人立刻将他认了出来。

    接着严莫偿的嫂子也有些激动地说道:“之前就看到新闻说,迟秋在严莫偿的医院里面治疗还有做手术,这么看来你们关系的确不错。”

    此时江迟秋或许是严莫偿家里面想法最单纯的一个人。

    听见对方的话,他也笑了一下说道:“是的,很感谢莫偿最近这一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正说着,几人也走到了严莫偿家里。

    两位访客一边往内走,一边不由自主的将目光在严莫偿的家里面扫来扫去,显然是想找到“严莫偿女朋友”的身影。

    不过严莫偿家是大平层,且居住区的隐私做的非常好,因此进门之后,他们只能看到客厅还有餐厅,看不到房间之中更深处的景象。

    要是江迟秋现在不在这里的话,严莫偿的哥哥还有嫂子或许就直接向对方问了。

    但是有江迟秋在这里,他们总不能将这种事情表现的太过明显。

    停顿了一下,来访的两人终于闻到了房间之中淡淡的饭香味。接着他们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来。

    在自己的印象中,严莫偿好像压根就从没有下过厨。

    上一回严从乾自首都打电话告诉他们,说严莫偿亲自做了饭给“女朋友”带去的时候,他们一开始还有些不相信。

    后来确定后,也以为严莫偿只是随便糊弄一下。

    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真的会做。

    “莫偿啊,你这些都是什么时候学的?”严莫偿的哥哥坐到了餐桌边,接着随口问道,“对了,你……别的朋友呢?”他在话里这么暗示道。

    别的朋友?

    严莫偿还没有回答,江迟秋就不由得疑惑了一下——难道今天还有人来吗?

    听到严莫偿哥哥的话后,江迟秋也下意识的将略带疑惑的目光向严莫偿投去。

    只见男人“哦”了一下,然后还像他从前一样,一脸淡定的说道,“没有别人了。”

    没有别人了?

    没有……别人了?

    听到严莫偿的回答,严莫偿的哥哥不由自主将视线落到了江迟秋的身上。

    江迟秋不知道对方现在在想什么,只是觉得这个气氛好像有点怪怪的。

    沉默了几秒之后,严莫偿的哥哥忽然将表情转回刚才的样子。

    他又看了一眼江迟秋,然后有些艰难的说道:“呃……迟秋的腿不是很方便,我和莫偿想过去一下。”

    说罢,还没有等江迟秋点头,男人就拉着严莫偿向厨房走去。

    留下的江迟秋和严莫偿的另一个家人有些尴尬的对视了一眼,接着对方便立刻恢复正常表情,和江迟秋聊起了他的训练还有伤势的恢复情况。

    在严莫偿家,大家一直都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后辈。

    这种完美,有些类似于人们一贯印象中的“别人家小孩”这样的存在。

    当时严莫偿和严从乾都上学的时候,家人就经常对个性有些不着边的严从乾说,让他没有事情的话不要打扰严莫偿做正经事,更不要影响对方。

    要是现在出现在严莫偿身边的是别的男性的话,严莫偿的哥哥还有嫂子,一定会带上家人滤镜,认为是对方带坏了严莫偿。

    可是面对着江迟秋……这两个人竟然不约而同的认为,是自家弟弟正在试图掰弯江迟秋。

    江迟秋的皮肤本身就很是苍白,最近一阵子因为受伤和手术,整个人又消瘦了一点。

    此时他看上去有一种脆弱感……再加上江迟秋“世界冠军”的这个身份,以及和严莫偿那几岁的年龄差,自然叫对方觉得是自家人在搞事情。

    严莫偿的嫂子也是严家的掌权者之一,她常年于商海浮沉,非常擅长社交。

    等到两人走后,女人先是和江迟秋聊了一下身体还有他现在的赛季成绩,接着便非常自然的将话题转到了别的方面去。

    “对了……迟秋你们这种职业运动员,是不是生活方面管理的非常严格?”女人尝试着问道。

    江迟秋没有多想,听到对方这么问了就很是诚恳的回答道:“是的,我们的训练其实很枯燥,每天都在做同样的事情。”

    “哦,这样啊……”她喃喃道。

    “那训练之后你有什么爱好吗?”眼前的女人表现出来的样子,完全只是一个普通人对这个运动不甚了解的样子。

    “没有了”江迟秋实话实说道,“训练之后一般就会直接休息。”

    “这样啊……”女人笑了一下又问道,“那你们平常和外界的人也没有多少接触吧?严莫偿算是……你的好友?”

    坐在轮椅上的江迟秋轻轻地点了点头:“差不多吧,我们和队外的接触不多。我的姐姐之前是莫偿的老师,当时我来A大附属医院的时候,是她让莫偿来照顾我的。”

    江迟秋在严莫偿面前的时候,总是有些不好意思直接叫对方“莫偿”,但是现在在旁人身边,他倒是能够非常轻松地将这两个字说出口了。

    江迟秋不知道,自己说完这番话之后,女人的脑海深处只有两个字——坏了。

    江家和严家虽然不在一座城市,可是都是A国知名世家的他们,也是对彼此有一些了解的。

    江迟秋的姐姐目前正在海外一所研究院任职,对方同样也是A国某一所科研大院的特殊聘请人才。

    ……总之,这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怎么都是对方在影响江迟秋呢?

    和江迟秋简单的聊完之后,女人脸上的微笑也变得有些苦涩。

    江迟秋的母亲和江家关系一般,可是江迟秋和哥哥姐姐关系还挺好。

    严莫偿要是真的将江迟秋掰弯了,还真是一件有点难办的事情。

    想了一会之后,女人忽然向江迟秋问道:“那迟秋,你觉得严莫偿人怎么样?”

    “啊?”江迟秋没有想到对方会忽然问自己这个问题,他懵了一下然后点头说,“他很好。”

    “这样啊……”女人轻轻地咬了咬唇,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

    ……

    此时的厨房中,严莫偿的哥哥正一脸严肃的问他:“你喜欢的人就是江迟秋?”

    “没错。”男人一边继续手下的动作,一边很是爽快的回答道。

    “可是江迟秋是男的!”严莫偿的哥哥看到对方的样子,忽然睁大了眼睛,并且略微放大声音说道。

    之前严家人都说严莫偿是这一辈中最不让人担心的一个,没有想到严莫偿听话和乖巧了那么多年,现在竟然直接扔出了这么大的一颗炸-弹来。

    果然,真人不露相。

    就像之前严从乾所担心的那样,严家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大家族没有错。

    要是今天出现在严莫偿家里面的是别人的话,严莫偿的哥哥一定会将重点放在自己这个忽然弯了的弟弟身上,以及怀疑对方是不是有意接近严莫偿——毕竟在此之前,他可从来都没有表现出对于同性的喜爱。

    可是这个人偏偏是江迟秋……

    他和江家有很多往来,因此早就知道,尽管江迟秋的母亲人有些贪财,但是这个从小就去当职业运动员的江迟秋,的确是一个个性内向并且没有什么多余心思的人——至于原主和主角段黎光的那段过去,除了但当事人以外几乎没有人知道。

    A国大多数人都对江迟秋有着深深的滤镜,严莫偿的哥哥也同样如此。

    “我知道。”严莫偿还是这样轻松地回答道。

    “那你还?”男人咬了咬牙说,“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一个很听话的后辈,没有想到你现在竟然一下子给我了这么大的一个‘惊喜’!你反正已经单身这么多年了,之后怎么样我也管不到,但是江迟秋?你确定他喜欢男人吗?”

    听了哥哥的话,严莫偿不由得笑了一下。

    他听懂了哥哥话里的意思,对方似乎并不关注自己到底是直是弯,而是在关注他是不是有将江迟秋“掰弯”的心思。

    “您放心”这个时候,严莫偿也忙完了手中的工作,他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接着说,“我不会做出你担心的那些事,至少在这一年中,我只有一个单纯的想法——好好陪迟秋养伤。复健,剩下的都等之后再说吧。”

    说完这番话之后,严莫偿就将饭菜装盘端了出去。

    看到对方端着饭菜还这么优雅的背影,严莫偿的哥哥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出了一件事——严莫偿的“女朋友”怎么变成“男朋友”了?

    此时此刻,刚刚从父亲司机那边知道对方已经去了严莫偿家的严从乾心情无比紧张。

    尽管家人还不知道,可他早就清楚,自己同样喜欢同性。

    现在他的父母去了严莫偿家,严从乾不但担心着严莫偿那边的具体发展,同样还忐忑于父母的态度。

    等待一会后,严从乾终于没忍住给严莫偿发去了消息。

    “严从乾:

    还顺利吗?”

    “严莫偿:

    迟秋顺利,我不太顺利。”

    严从乾:???

    这又是什么意思?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65/65916/2046367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