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全文完

推荐阅读:黄昏时见你我靠美颜稳住天下大奉打更人大雾医妃驾到:残王的心尖宠全帝国氪金养我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无限流世界NPC觉醒后史上第一美男庆春时

    “走走走, 赶紧走!”楚初手紧紧拽着洛寻澜胳膊,把他往外面拉。

    洛寻澜也十分懂事,都不用她费什么力气就跟着她走。

    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以一种飞快地速度到达车库, 直至驶离洛家别墅, 楚初才肆意笑出声。

    她笑得好张扬, 捂住肚子腰都挺不直,一张脸都泛着绯红, 话都捋不清楚还非要说。

    “你是不知道刚才有多精彩, 太好笑了, 你妈的表情太好笑了。”

    得亏她走得快,那时候方明清都没反应过来呢。

    虽然已经很久没有演过戏了,但今日一试还是宝刀未老呀。

    “真不知道她打开坚果大礼包会是什么表情。”

    那可是楚初精心准备的, 里面的水都有是两块钱一瓶的呢,不便宜了。

    “我们明天出去吃饭,我请你吃!”楚初语气十分豪迈, 从方明清那儿弄来的钱当然要花一部分在洛寻澜身上, 就当是为他们积福了。

    “对了, 这几天如果你妈打电话给你说要找我,你就说我很伤心谁的电话都不想接。”

    洛寻澜一边开着车,余光偶尔落在她身上, 看着她这样子, 觉得有些好笑。

    嘴角微扬, 声音温和:“好。”

    楚初又说:“这不是我的钱, 你别心疼。”

    洛寻澜的回答仍是如此:“好。”

    楚初咂咂嘴, 回味着刚才的事情, 不禁感叹一句妙啊。

    不过又想起方明清在提到洛寻澜时, 话语里只有钱,就算用浅薄的关心做掩盖也透露出一股让人恶心的神态。

    她咬着腮帮子,又为洛寻澜鸣不平。

    洛寻澜这么好的人怎么就摊上这样的父母了呢,不关心不爱护他就算了,还时时刻刻算计他。

    她撇过头,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男人。

    他穿着一件神色的大衣,褪下西装后,身上少了一丝冷厉,多了一分温雅,从皮相上来看就很不容易让人生出恶感,这世界对美人总是多了几分宽容的。

    洛寻澜这样的人,身处于太高的地位,总让人很容易忽视他的长相。但抛却地位,皮相也是难得的。

    他多好啊,对待每件事都那么认真没有一点敷衍。

    那种世俗的滥情多情一点没有沾染,能得到他的心的人也一定不会被辜负。

    楚初把目光收回,像是跟谁赌气一般,语气却又透出一种浅淡却不容忽视坚定:“他们不爱你,我会爱你的。”

    把这句话完整收进耳的人,握住方向盘的手有片刻的怔愣。

    只是很快回神,语气有些无奈似的:“你别在这里招我。”

    “还在开车。”

    楚初小声嘟囔:“我才没有,真心话不分场合的……”

    恰巧前面可以临时停车,黑色的车身以一种在科二考试绝对可以拿满分的成绩,完美侧方位停下。

    由于惯性,楚初身体往前一仰,又被人按回到靠背上。

    她眨眨眼,看着离自己很近,手按着自己肩膀的洛寻澜:“你怎么停车了?”

    洛寻澜瞳孔漆黑,声音里揉着什么化不开的□□:“都让你别招我。”

    你的话怎么还这么多。

    他低下头,吻住了那双唇。

    窗外万家灯火已然点亮,街灯明亮,红色的灯笼挂在店家的门口,映出一方小天地。

    路上人潮拥挤,每个人穿着厚厚的衣服,脸上挂着笑容,好似全世界都在说着新年快乐。

    洛寻澜过了三十二年的春节,原来的时候,城市上空会升起烟花,照亮大半个天空,爆竹声响彻一夜,热闹非常。

    那时候,外界吵闹,他却平静仿若不觉。

    这时,车内一片寂静,他内心喧嚣。

    别人都说的新年快乐,原来这才是新年。

    ***

    等回到家已经快九点了,楚初唇红红的,那不是口红的痕迹,是被人吮吸出来的。

    她脸色还有些红,声声控诉:“刚才还是在大街上呢,这么多人被人看见了多不好,你怎么不能控制一下!”

    洛寻澜仿佛没有那一根羞涩窘迫的神经,冷静道:“人之常情。”

    楚初碰了一下自己的唇,好像都有点肿,她小声抱怨道:“那你就不能轻点吗?”

    洛寻澜看着她,表情很诚恳:“那再试一次,我这次轻点。”

    楚初一张脸通红,转身就走。

    洛寻澜拉住她手臂。

    原本洛寻澜走路总比她快一点,他比她高,腿也长,迈一步都好远。

    但此时,走得慢的人却成了他。

    楚初有些嫌弃地说:“你怎么走这么慢。”

    他轻嗯了一声:“那你等一下我。”

    楚初嘴角微翘,被她强压下去了,勉为其难:“看在你原来也等我的份上,我就慢一点吧。”

    “谢谢。”

    “嗯,不客气。”

    她是如此懂礼貌通情达理,刚刚还有点小作的情绪被人轻而易举的抚平。

    她握住洛寻澜的手,他的手暖暖的像个小火炉。

    春晚还没结束,打开电视随便调一个台便是,楚初有些时候又特别守旧,像个老年人,每个大年三十都必定打开春晚,但她不看,好像那只是一个新年的讯号。

    楚初坐在他身边玩手机,就算家里有地暖,温度适宜也挨得他紧紧。

    只是渐渐的觉得有点不对,身旁人偶尔会发出细微的声音。

    在某一次,她抬起头,便看见洛寻澜眼睛看着电视屏幕,嘴角扬起细小的弧度,仿佛在尽力克制一般,但身体微颤。

    她把目光也投向屏幕,电视里正上演着传统无聊的小品。

    任楚初看了一分钟,也没看出什么笑点,但洛寻澜不一样……

    “好笑吗?”楚初一言难尽的表情。

    洛寻澜看了她一眼,说:“还好。”

    楚初便说:“从前有个馒头……”

    洛寻澜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有一天馒头被车撞了,它低下头看见自己肚子里的肉,说,原来是我包子啊。”

    “嗤——”

    有人没忍住,轻笑了一声。

    楚初看向洛寻澜,很难相信自己的判断。

    她张开嘴,又继续说:“从前有根苦瓜,它走在路上觉得很渴,就咬了一口自己的肉,然后它说,我好苦啊。”

    洛寻澜没忍住,又笑了一声。

    楚初:……

    “很好笑是不是?”

    洛寻澜已经可以做好完美情绪管理了,矜持道:“一般。”

    “可你明明笑得这么开心。”

    “从前有颗柠檬——”

    洛寻澜打断她:“你别说了。”

    楚初歪着头脸上有着坏坏的笑:“原来你笑点这么低啊。”

    洛寻澜不语。

    “我原来怎么没发现呢。”

    她原来哪会讲笑话给他听啊,洛寻澜这样的人看起来就高冷得不行,和笑话这样的东西一点都不搭。也没有人敢给他讲笑话,他自己的生活环境也是如此,居然从没被人发现过这个特点。

    “从前有个人……”

    洛寻澜伸手捂住她的唇:“不好笑,别说了。”

    他已经清楚地感知到自己被嘲笑了,他不喜欢。

    楚初一双眼笑弯了,里面酝酿着什么坏坏的想法,她哼哼了两声:“好了我不说了。”

    洛寻澜松开手,把电视关了。

    楚初问他:“你不看了?”

    他一本正经回答:“嗯,不好看。”

    她信了才有鬼,刚才一边看一边笑的人是谁?

    不过她又有了新想法,笑点这么低的人,不知道会不会怕挠痒痒。

    “那我们去睡觉。”她话说得好好的,然而在他站起身的时候,猛然伸出手,出其不意地袭击。

    然而……

    洛寻澜丝毫没有反应,还低下头看她,抿住的唇浮出一声气音:“嗯?”

    楚初有些尴尬,原来洛寻澜不怕痒吗?

    她收回手,淡定道:“没事。”

    只是走了两步,觉得有点不对,洛寻澜这个人这么会装,指不定是在骗她。

    她一双爪子又开始不安分,再次袭击。

    这下还没收回就被人抓住,洛寻澜看她,表情有些奇怪:“要做?”

    楚初脸红着,使劲地把爪子抽回,没抽动,她很硬气的:“不!”

    “好。”

    嗯……

    然后把她拉着往楼上走去。

    “你做什么,不是说好吗?!”

    “说好了。”只是手还是没松开,脚步也没停下。

    楚初抗议:“我拒绝了!”

    他温顺答:“嗯,好。”

    ……

    新年的第一天,楚初没起得来。

    她愤愤地用手捶着床,愤怒地指责洛寻澜:“你知不知道新年第一天都有寓意的!第一天就起不来,以后我都起不来了怎么办!”

    洛寻澜眸光微亮:“还有这样的事?”

    还有这样的好事?

    楚初:“是啊,我都说睡了你就不听!”

    洛寻澜认错得很快:“嗯,是我不对。”

    “收回!把你的‘嗯’收回!”

    “好。”

    “‘好’也收回!”

    洛寻澜有些难为情:“那我要说什么?”

    “……随便你。”

    楚初可忘不掉,昨晚洛寻澜一口一个嗯,一口一个好,然而根本没把她的话放耳中,简直把阳奉阴违这个词运用得淋漓尽致。

    *

    这年的情人节恰好是在春节后几天,楚初原本还有一点期待,头天晚上还专门用了牛奶香的身体乳。

    那是楚初最近的新宠,她觉得自己闻起来就想吃掉,可惜好像洛寻澜并不喜欢。

    洛寻澜把她露出来的手塞回被子里,还把被角给她掖严实。

    “睡吧。”

    楚初一双眼闪着愤怒的小火花,洛寻澜恍若未见:“不然明早起不来。”

    可惜后面这句话,楚初没听进耳。

    她轻哼一声,翻过身就睡,也是个心大的人,从来不会有失眠的情况。

    只是第二天一早就被洛寻澜叫醒了,楚初眼神还有些迷蒙:“我要睡觉。”

    洛寻澜把她从被窝里挖出来:“别睡了,今天要出门。”

    楚初来了一点精神,但睡意依旧浓烈,开始商量:“晚一点吧。”

    “不行。”洛寻澜好坚决,把她拽起来,给她洗脸,冷水一碰,楚初清醒了。

    洛寻澜站在一旁看她。

    楚初这才发现,洛寻澜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的西装,身姿挺拔面容清朗。

    有什么念头在她心里一过,顿时悟了。

    洛寻澜说:“你再化个妆。”

    这句话好少从他口中说出,楚初觉得今天洛寻澜肯定要带她去玩,她来了兴致。

    从上车到路上,楚初很想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然而有点忍不住,开始猜测洛寻澜今天会带她去哪里玩。

    现在才七点啊,有谁情人节约会六半就被人叫起来的,她向来是个起床困难户,还有着不小的起床气,但因为这个特殊的日子,她都心平气和地接受了。

    冬季,外面天灰蒙蒙的。坐在车里,楚初一双眼透亮,有点忍不住想问洛寻澜,可又觉得应该保持一点神秘感。

    怀着这种纠结的心情,车停了。楚初心情雀跃地,抬起头,看见了……民政局

    民政局!!!

    她转过头,目光死死地盯着洛寻澜:“你带我来这干什么?”

    那一刻,谁也不知道洛寻澜平静的面容下掩盖了怎样的惊涛骇浪。

    然而,他还是用着一种波澜不惊甚至于平静的口味说:“领证。”

    “领、领证?”楚初嘴巴小小地张开,那一瞬间的呆滞让她像个傻子。

    洛寻澜嗯了一声:“今天是个好日子。”

    当然是个好日子,民政局外面还没开门呢,排队的人就一长串了。

    楚初不知为何,心在剧烈的颤抖过后,居然有些胆怯。

    “人、人太多了,排队要排好久,我们换一天吧。”

    洛寻澜很坚决:“我去排队,你待在车里就好。”

    楚初开始找借口:“可我没带身份证户口本。”

    洛寻澜:“我带了。”

    “可、可……可我们还没办婚前财产公证!”

    洛寻澜说:“我觉得那没有必要。”

    “不,有必要,那可是你的钱啊!”楚初从没想过会有那么一天,自己会如此大义凛然,把钱往别人手里推。

    洛寻澜面容还是那般平静:“但我不介意。”

    洛寻澜看着她:“还有什么理由,都可以说。”

    “你,是不是太冲动了?”她眨着眼睛,看他。

    从没提过的,忽然而来的。

    洛寻澜沉声说:“不是。”

    她以为的心血来潮,是他的谋求已久。

    从很久以前就开始,计划着把她娶回家。

    洛寻澜握住她的手:“别怕。”

    这个冬季寒冷又漫长,但洛寻澜的手却一如既往的暖,他的话也这般,一眼看穿了她的怯弱,她不是不愿意,只是有点胆小了,任何一个人面对婚姻都会由来的一点点胆小。

    只是这点胆小抵不过心中的情意。

    “我才没有怕。”楚初握紧那双手,推开车门,“走吧,刚才我看见又有一对新人来排队了,我们快一点。”

    洛寻澜嘴角微扬:“好。”

    有什么办法可以永远留住一个人,让她待在你身边。

    结婚吧。

    宠着她,让她性格变坏,让她没你不行,让她再不能喜欢上别的人。

    如果她一开始喜欢的是你的钱怎么办?

    那就赚更多的钱,让她舍不得离开。

    再用心机的,趁她没留意,用一本盖章的具有法律效应的证件,让她永远属于你。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65/65990/204636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