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推荐阅读:黄昏时见你我靠美颜稳住天下大奉打更人大雾医妃驾到:残王的心尖宠全帝国氪金养我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无限流世界NPC觉醒后史上第一美男庆春时

    承嘉侯府的三姑娘在同辽国的比试中得了魁首!

    这一消息像长了翅膀, 在京城里迅速传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承嘉侯更是高兴得不得了,特意设了家宴, 给明姝“庆功”。

    在家宴上, 他因着高兴多饮了几杯,借着酒意用慈爱的目光望向明姝:“姝儿真是我的好女儿,真给侯府争气。”

    说着,他又看向了席上其余儿女, 沉声道:“你们都该向姝儿学习, 同样是在太学念书,怎么就不如她?”

    闻言, 沈容华心中冷哼,说的轻巧, 可他们哪里有沈明姝那般好命,竟得了江太常做老师。

    说起来,还不知道这次的比试有没有掺水分呢……

    她心中不忿,面上便也有显露, 却在目光触及到桌案另一边的苏延时滞住。

    对着苏延那双黝黑的眼眸,沈容华一哆嗦, 迅速低下了头。

    上回之后,苏延虽未杀她,可因着秦子枫的死,她还是连做了好几日的噩梦。

    在没有彻底讨到三皇子庇护之前,她还是莫要再触怒苏延的好……

    而这边暗地里的交锋并未影响到宴席, 面对众人的恭维,明姝化身假笑女孩,谦虚地说着客套话。

    借着这股意兴, 承嘉侯一杯连一杯,直至宴会散场时,他已经喝得满面通红,说话都含含糊糊,显然是醉了的。

    众人向他请辞,他也是随意地一挥手,算是知道了。

    而当明姝向承嘉侯请辞时,他无意识般地点点头,磕磕绊绊地道:“姝儿累了就先回去吧。”

    正说着,承嘉侯大概是醉透了,半眯着眼看着明姝,眼里流露出些遗憾:“唉,也是可惜了……”

    “你怎么就不是个男孩呢……”

    他音调不高,却在安静的屋内很是清晰。

    还未走的人下意识看向明姝,却意外地发现她并未因此话而有所伤神,而是面色平静地看着承嘉侯,语气冷淡地道:“爹爹喝醉了,明姝便先走了。”

    言罢,也不等承嘉侯回应,她径直走出了屋。

    走在回院子的路上,晚风袭来,带着沁人凉意,明姝回忆起方才承嘉侯说的话,心中却没有太多波动。

    大概是因为从未抱有过希望,所以并不会觉得失望。

    “三妹妹!”身后传来少年的呼唤声。

    明姝脚步微顿,沈知钰疾步赶到了她身边,喘着气道:“你走的可真快……”

    “你别难过,大伯他只是在说醉话,算不得数的。”沈知钰小声安慰她,“你能赢得比试,我们都以你为豪。”

    数年过去了,沈知钰也是个挺拔的少年郎了,他站在明姝身边,要高出她一大截,可他面上的神情,却是一如幼时的真挚。

    明姝心中暖洋洋的,她摇摇头,轻声道:“我并没有在乎这个……不过,还是要谢谢五哥哥和我说这些。”

    “哥哥关心妹妹,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沈知钰一挥手,很是不在意地道,“咱们两个,可是府上第一好呢!”

    沈知钰走在明姝身旁,显然是要一路送她回院子。

    他轻咳了一声,有些犹豫地道:“有一桩事,我想着也要和你说才好。”

    瞧得他那吞吞吐吐的模样,明姝有些讶然,一向大大咧咧的沈知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墨迹了?

    “你直说便是。”

    “唉。”沈知钰低低叹了一声气,“说出来你肯定得吓一跳……”

    “唉,我还是先不说了……”

    被吊起胃口的明姝:???

    “你快说!”

    “行吧,你站稳了,我说了你别惊到跌一跤就是……”沈知钰做足了铺垫,才小声道,“我和乐之大概是要定亲了。”

    确实是一个惊人的消息。

    明姝脚步一顿,但好在有先前和乐之的交谈打底,倒也没有真的跌一跤。

    而沈知钰继续道:“前些日子我去给伯母请安时,听得她说起苏延的婚事时提到了乐之……”

    “我当时就有点着急,苏延那人看着温和,性子却凉薄得很,若是要让乐之嫁给他,倒还不如考虑考虑我呢!”

    “于是,我便在前几日去问了乐之……”沈知钰脸上浮现了些少年特有的羞赧,“没想到,她竟然应下了。”

    这一番作态,干脆利落,果然很沈知钰。

    明姝听得又是高兴又是好笑,连声恭喜了他。

    “明年的科试我一定要好好考,待考得功名了,堂堂正正将她娶回来。”沈知钰信誓旦旦地道。

    “真好。”明姝感慨地点点头,“也希望我能赶上你们的喜酒。”

    “赶上?”沈知钰敏锐地捕捉了话语中的信息。

    明姝本就不欲瞒他,便将面圣的事简略同沈知钰说了一番,而后,还补上了一句:“皇上金口玉言,此事不好转圜。”

    以打消沈知钰的阻拦。

    听了这话,沈知钰果然没有再说出反对的话,只是叹息着摇摇头:“你怎么敢的……”

    明姝只是笑:“这是千载难逢的好事,五哥哥应该为我高兴才是。”

    “高兴……”沈知钰语气很勉强,望着明姝的眼里却满是忧虑,“你这样一个小姑娘家,如何能叫人放心得下。”

    明姝嘘声道:“五哥哥要替我保密才是,这事我可只告诉你了,至于娘亲那边,还是等旨意下来,再去同她说吧。”

    若是现在说,苏氏恐怕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的。

    “人各有各要走的路。”明姝认真地看着沈知钰,轻声道,“五哥哥,我长大了,想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夜色下,她的眼眸亮得惊人。

    沈知钰终究是没再说什么。

    =

    宫中递来消息,南下的日子定在了半个月后。

    为了不引起过大轰动,消息暂时只是在承嘉侯府传播。

    承嘉侯很是不愿,可皇上亲下的旨意,哪里轮得到他来反对。

    而苏氏表现的却并不似明姝所想那般激烈,她只是揉着额角,语气疲惫地道:“照顾好自己,娘在京城等你回来。”

    =

    东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接下来便是等日子了。

    在等待的日子里,明姝如常去太学,并没有表露出特别来。

    只是到了临行前的几日,才同熟悉的朋友说明原委,一一道别。

    谢静瑶在明姝被王皇后召进宫去那一次后,便只是偶尔才来上学,待明姝的态度也要冷淡许多。

    其中缘由明姝并不知情,也想过询问,却被谢静瑶不冷不热地堵了回去。

    明姝知道这件事背后恐怕牵扯颇多,便也没有强行再去拉近两人的关系。

    在之后,两人便只是如寻常的公主与伴读一般客客气气地相处。

    而谢静瑶在听得明姝的辞行后,眸光闪烁了一下,沉默半晌,最后轻轻说了句:“保重。”

    只是在分别之时,她原本已经走出半截,却突然折回来,从后面一把抱住明姝,声音颤抖:“你一定要好好的。”

    两人抱做一团,眼泪染深了衣襟。

    少年时的感情最是珍贵,哪怕在后来散了碎了,却依旧是记忆里熠熠生辉的存在。

    明姝同许多人告了别,唯独欠下了谢嘉言。

    只是在这最后的一段相处里,总忍不住盯着他的背影失神。

    她为自己的怯懦找理由——不告别,就意味着没有分别。

    =

    日子一天天推移,很快便到了临行的那一日。

    这一日是立冬,天气转寒,明姝添了夹袄,又裹上了披风,和青荷一起携着一只箱子、一个包袱,便在沈知钰的陪同下前去往汇合处。

    而苏延也跟着他们一起,手上另拎着个包袱。

    明姝本想劝他不必跟来,他却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言语。

    到了汇合处,在同负责的官吏核对消息完后,沈知钰同明姝说了一堆叮嘱的话,才颇为不舍地准备离去。

    他在要走的时候,却见苏延仍杵在原地,不由拉了他一把:“还不走,留在这作甚?”

    苏延微微一笑:“我为何要走?”

    沈知钰没好气:“不走你是准备和他们一起南下?”

    他说这话原本是意在嘲弄,谁知苏延却点一点头:“正是。”

    沈知钰:?

    苏延扬了扬手上的包袱:“我原本就是来此汇合的,不然……”

    他唇角上扬:“五公子以为我是来做什么的?”

    沈知钰沉默了。

    这般情况下,他当然不能说,自己以为他是对明姝别有想法,否则就显得自作多情了。

    明姝却是一脸惊讶:“表哥也是要一同南下?”

    苏延含笑点点头:“临时的事,只是同姨母说了,还未曾告知你们。”

    明姝这算是知道,为何苏氏表现得较为放心了。

    沈知钰斟酌了一下,厚着脸皮同苏延道:“明姝就烦劳你多照看一二了。”

    苏延点头:“自然。”

    明姝挥着小手绢和沈知钰道别,在看着周围皆是陌生的面容时,竟觉得苏延有些亲切。

    苏延笑着道:“明姝表妹莫要担心,我也算是去过不少地方,对于长旅之事,还算熟悉……”

    他话音未落,便被另一处传来的温柔女声打断:“明姝!”

    听得这声音,明姝不可置信地往后看,竟然瞧见了江乐之的身影。

    “乐之?”明姝讶然地望着她……和她手上提着的包袱,以及身后跟着的丫鬟。

    这模样……看着怎么也像是要出行的?

    江乐之笑盈盈地走上前,挽住明姝的手:“皇上在定了你南下后,又另在太学募了数名学子一起,我递了名字上去,却不想过了,想着给你一个惊喜,就一直没说。”

    明姝心中何止是惊喜,简直是狂喜,她紧紧拉着江乐之的手:“真是太好啦!”

    竟然还会有这等天上掉馅饼的事!

    而苏延还备了些温柔的安慰言辞没说完,便被突来的江乐之打断了。

    他咬着牙望着面前相拥的两个小姑娘,勉强地想:至少,来的只是个姑娘……

    “哟,各位,早啊!”一道稍显吊儿郎当的男声突然响起。

    明姝和江乐之一同抬起头,恰好对上了三皇子的面容。

    三皇子冲着她们勾唇一笑,眼尾因此上调,显得甚是风流倜傥。

    明姝正欲打招呼,却在看到三皇子身后那人时愣住。

    谢嘉言今日穿着一身竹叶青的大氅,那大氅长度及膝,愈发显得他身姿颀长,仿若挺拔翠竹。

    他面色似覆有积雪,带着些不近人情的冷意,直至望向明姝时,那眉眼间的寒意才消退了些。

    莫说明姝是如何的震惊,就连江乐之都惊得不行:“你们都是要随行的?”

    三皇子笑着点点头。

    明姝吞咽了一口唾沫,勉强压下心中的震惊。

    她想,这哪是天上掉馅饼,简直就是……掉进馅饼窝了!

    她的目光从江乐之、苏延、三皇子一直移到谢嘉言身上,又看了看那边在匆忙筹备的车马,顿生一种奇妙的感觉。

    这样看着……他们不像是去南巡的,倒像是一帮子熟人去郊游。

    三皇子指挥着侍从搬运行李,明姝望着那大大小小的一堆箱笼,惊讶道:“这都是……你们随身带的行李?”

    三皇子点点头,又摇摇头:“这是我一个人的。”

    明姝:!

    三皇子瞧她似是惊到了一般,奇怪道:“这难道很多吗?”

    他掰着手指算:“单是衣服就要装三四个箱子了,更何况还有起居用品和书具什么的……”

    说着,他困惑地望着明姝与江乐之:“按理说,你们姑娘家带的东西不应该更多吗?”

    明姝:“我只有一个装衣服的箱子。”

    江乐之:“我也是。”

    明姝和江乐之对视一眼,互相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惭意。

    和三皇子相比,她们实在是太糙了……

    明姝:果然,男孩子精致起来就没有女孩子啥事了,现代人诚不欺我qbsp;   作者有话要说:  接下来就是快乐的放飞自我剧情~

    大家换个地方一起快乐!

    ————

    感谢在2020-10-13 23:57:24~2020-10-14 23:26: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沉桉 3瓶;画中仙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66/66711/204636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