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推荐阅读:赵天赐林梦然大庭叶藏的穿越我穿成了巫蛊娃娃真香[快穿]林医生,请矜持雪滩双鹭我翻红后成了团宠我这糟心的重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我真没那么强啊

    阿鲁舀一勺放入口中,神色立刻变得十分古怪。

    一口没吃完便又用勺子去舀,咀嚼的速度越来越快,连吞咽都顾不上,只觉得一股奇妙的感觉直冲天灵感。

    金黄的蛋液包裹住每一粒米,赋予这隔夜米饭别样的滋味。米软硬适中,不干不湿,配合胡萝卜肉丁等配菜,颜色鲜明,口感朴实却不乏惊艳。

    若说蟹煲是酒楼的美味,蛋炒饭便是家的味道。

    它与温暖挂钩,总能轻易将你带回特定的场景,你很容易想起一个为你做过蛋炒饭的人。彼时你或许吃不出那碗蛋炒饭的滋味,时隔多年若你想起,总有千滋百味萦绕心头。

    因父亲是大厨,阿鲁从小吃着美味长大,吃多了便不觉得惊奇。他根本没把宋暖做的蛋炒饭放在眼中,不曾想,这么快就被打了脸。

    有了这碗蛋炒饭,就是有人端来凤髓龙肝,他也不换!

    人也是奇怪,吃完饭立刻心情变得很好,阿鲁看宋暖时眼神都变得温柔。

    “这是蛋炒饭?为何不叫饭炒蛋?”

    宋暖听着这很有深度的问题,以陆九思同款思索表情望天,“你也可以叫饭炒蛋。”

    阿鲁被打了脸倒也不尴尬,毕竟宋暖做的饭菜好吃便意味着自己能赚得更多,他满脸堆笑,“饭里有五种配料,就叫五福饭炒蛋吧!取吉祥圆满之意,听着倒也喜庆。”

    宋暖默然无语,这古人起名水平就是比后世高,五福饭炒蛋,想象千年后人们在网上发帖询问——为何饭炒蛋不叫蛋炒饭?

    宋暖一想到那场景,便忍不住发笑。

    因店中有自己两成股份,宋暖又拟定了豆沙元宵、炸鸡翅、小酥肉等小食,让鲁大厨回去一一尝试。双方拟定了契约,签好字按好手印,订好了配方使用的诸多事项,也规定宋暖以后每年都要为店里调整配方,试验新菜。拿到三十两银子,宋暖的腰板挺直了不少,小食摊每日都有两三贯钱的纯利润,这一两个月以来,积少成多,手头已十分宽裕,再加上这三十两,买房置业都可以展望,更别提租房了。

    萧定散学回来,一走到大门外便闻到香味了,他急着进屋,“做了什么好吃的?这么香?”

    宋暖笑着将蛋炒饭端出来,“给你做的加量加菜加肉版蛋炒饭,你尝尝。”

    萧定一头上的狗耳朵又冒了出来。

    他方才在书院中和学子们一起踢蹴鞠,正饿得慌,不曾想回来就有这么美味的蛋炒饭,顿时觉得一天的劳累烟消云散。吃饱喝足,捂着肚子想回床上坐月子,忽而闻到一股刺鼻的臭味。

    萧定一被熏得捏起鼻子,“是茅房发大水了,还是一百头牛拉稀了?要么阖汴京的鸡蛋都臭了?这臭味真是直冲我天灵盖。”

    虽然自家少爷越来越不靠谱,但明路敢保证,这次少爷没夸大,这味道是真臭!

    他用手帕捏着鼻子,跳得远远的,“宋凉少爷,什么东西这么臭呀?就是夏天的茅坑也没有这么大味儿!”

    宋暖瞪他们一眼,失笑道:“有那么夸张吗?”

    “自然是有的,你可别告诉我,这东西是用来吃的!”明路赶紧跑开了。

    萧定一凑近了,见那锅里的笋散发出阵阵臭味,不无嫌弃道:“虽则家中困难,但也不该省钱省到这种程度,这笋都发臭了你还舍不得扔掉?若是吃坏了肚子可怎么好!我早说过钱这玩意我有的是,你根本没必要把自己逼成这样!”

    萧定一越说越心酸,他去樊楼一次好歹要花个几百两,小男人倒好,笋片臭了都不舍地扔。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摆在宋暖面前,“我有的是钱,你尽管拿去花!”

    宋暖哭笑不得,她只是熬个笋而已,将银票推回去,宋暖笑说:“这东西闻着臭吃着香。”

    “还有闻着臭吃着香的东西?难不成苍蝇叮粪水时也是同样的道理?”萧定一默默琢磨。

    宋暖简直无语,本朝还没有臭豆腐,食物以香为主,刺鼻味道冲的食物被认为不上大雅之堂,文人雅士是断不会吃的,也只有小食摊上能卖出去。宋暖却不管那些,她一早就想嗦粉了,好在本朝已经有了豇豆,熬制酸笋虽然颇费功夫,却也不是不能完成。

    此时的笋个头较大,因着笋衣影响口感,宋暖先将笋衣切去,将笋切成大块,放入水中汆过,待笋熟了便将笋捞起来沥干,将盐均匀涂抹在笋上。

    腌好的笋一排排堆放在坛子中,倒入凉盐水,盖好盖子腌制,等两三日后打开坛子倒入些许白酒,半月后,带着臭味的竹笋便腌制而成了。

    因着冬至庙会要用,宋暖便提前腌好笋干,此时恰好能用。

    刚腌好的笋味道冲一点是正常的,不曾想萧定一嫌弃成这样。

    然而真香定律饶过谁?宋暖头一次吃螺蛳粉也不信邪,不过是平平无奇的一碗粉,为何引得这么多人为它疯狂?自己煮过几次吃上了瘾才发现,话果然不能说得太早,她也没逃过螺蛳粉的诅咒。

    前世她有一个菜园,采摘豇豆、挖笋、炸豆皮、刷螺丝、花生米都由自己亲自来做,她将制作过程拍好发到网上,因着拍得有几分野趣,视频点击量暴增。很多粉丝看了她的视频下单买螺蛳粉,吃完都嚷嚷:

    “做梦挂的吊针都是螺蛳粉。”

    “我这条命是螺蛳粉给的。”

    “大大,我在国外,一袋螺蛳粉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其实上瘾的秘诀便是这酸笋,这便和臭豆腐是一个道理,臭味总是让人记忆深刻。

    当然汤底也十分重要,将螺丝洗净和筒骨一起熬制,出来的汤底货真价实,味道十足。

    等热腾腾的汤料煮好了,将煮好的米粉盛到汤里,加一勺酸笋,放入炸好的豆皮、矮黄、海带丝,再加灵魂茱萸酱。如此,一碗常规的螺蛳粉便做好了。

    之所以说常规,是因为宋暖准备了豪华加量版的。

    前世宋暖嗦粉每每都会遇到一样的问题——菜吃完了,粉还没嗦掉。

    菜都不够吃真是一大问题,正巧家中有卤汁,宋暖卤了鸡爪、鸡腿、鸭翅、鸭脚,还特地烧了猪里脊肉片。

    加鸡腿鸡脚,再来一勺猪里脊,保证粉里的配料能吃到天荒地老。

    萧定一果然被她的配菜震住了,从未见过如此吃法,这鸡腿和鸡脚怎么放在粉中?这是什么搭配?

    宋暖见他犹豫,先给明路端了一碗。明路虽然嫌弃这臭味,可看着宋暖将一大根鸡腿从卤汁中捞出来,早就被馋得口水直流,他想了一番,宋暖做的菜没有一道是难吃的,辛辛苦苦做了半个月的笋,怎么可能难吃?

    如此一想,明路便端起螺蛳粉吃了一口。

    这一吃,头再也抬不起来,一直低头猛吃。

    萧定一蹙了蹙眉,以为他和宋暖合伙演戏骗他,为的是叫他吃这变质发臭的竹笋。

    明路脸颊通红,满头大汗,却越吃越兴奋。

    看着他一口猪肉一口鸡爪,啃得不亦乐乎,萧定一莫名咽了口水。

    即便如此,端起碗时还是犹豫了一下,不曾想,只吃一口,就眼睛一亮。原以为十分可怕的螺蛳粉竟然美味得很!完全闻不出臭味,这便罢了,卤鸡爪是真好吃啊,爱了爱了!更妙的是汤里脆脆的叫腐竹的东西,这简直是螺蛳粉的灵魂。

    萧定一喝了口辣汤,被那酸辣味呛得过瘾,边擦汗边道:“快给我加点腐竹!多加点!”

    宋暖笑着摇头,果然没有人能逃得开螺蛳粉的诅咒,没有人。

    冬至这日,日头大好,竟比往常暖和许多。街上人声鼎沸,人们或去庙中烧香,或去庙会耍完,店家大多早早关了门,有生意也不做。宋天和和管家叔一早就来替宋暖张罗,二人找的地足够宽敞,足足摆了十张长桌。

    宋暖一早将准备好的卤汁汤汁放到陶炉上煮,肉夹馍、鸡汤馄饨、串串香都由他们二人负责,宋暖则负责螺蛳粉和馄饨。

    她将要用的食材摆好,螺蛳粉刚煮起来,边上卖糖葫芦的大婶便捏着鼻子嫌弃道:“我说姑娘,你这什么东西这么臭啊!”

    宋暖抱歉道:“影响到您了,实在不好意思。”

    那大婶是下意识夸大,事实上大婶对哪家摊贩都这样,似乎只有先说话占据了制高点,自己才不会吃亏。见宋暖长相俊俏又有礼貌,她不好过于蛮不讲理,便笑笑:“倒也不影响,不过你卖的汤水这么臭,肯定不会有人吃的。”

    又偷偷靠在宋暖耳边,“想偷工减料也要差不多点,你用这发臭的废料,煮出来的东西都不新鲜了,谁都知道你家用料不好,谁还敢来吃?”

    宋暖失笑道:“婶子,你还真说错了。”

    大婶疑惑:“此话怎讲?”

    “我这不是食材不新鲜,酸笋腌制后就是这样的臭味。您别看闻着臭,吃起来可香了。”

    大婶可不信,但是宋暖卤汁的鸡腿和鸡爪子看起来是真不错,大婶本就爱吃,从未见过这叫螺蛳粉的东西,不由也生起试一试的念头。眼下街上人渐渐多了起来,她的糖葫芦摊子有女儿儿子帮忙看,倒也不忙,她便问:“后生,你这粉多少一碗?”

    “只加基本配料是十文,鸡腿和鸡爪另外算。”

    “这么贵?”大婶搓着钱袋。

    宋暖笑笑:“其实不算贵,这笋要腌制半个多月,腐竹需要用豆皮炸,汤也是用螺丝和筒骨熬制出来的。螺丝现在多难买不需我说吧?”

    大婶闻言不再迟疑,付了十五文钱,加了两个鸡爪子,宋暖又送她一个鸭爪,大婶心满意足地端着粉坐在桌前。

    周围渐渐挤满了人,围观的群众见大婶吃得满头是汗,却根本停不下来,都觉得新鲜。

    那大婶吃得也豪爽,一口接一口,嗦粉嗦得惊天地泣鬼神,虽然声响大,却不可否认,看着是真香!

    当下,宝珠拨开人群跑进来,她一听说今日有新品上,便迫不及待从家里赶来了。不曾想大婶快了一步,让她不能做第一个尝新菜的人,宝珠胃口全无,什么都吃不下,便沮丧道:“先来十碗螺蛳粉吧!”

    宋暖失笑:“粉可以吃,不过茱萸酱给你少放点,吃多了对胃不好。”

    被宋暖这样关心,宝珠笑得格外幸福,“还是阿凉哥哥对人家好,知道关心人家的胃。”

    关心她的胃就是关心她的人,奶奶说过,评价男人不要看他怎么说,要看他怎么做。

    宝珠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准备下次等没人的时候,再边吃小食边跟阿凉哥哥聊聊人生。

    沮丧的是,有人告诉他,阿凉哥哥娶妻了,也不知道阿凉哥哥的妻子是什么样的人。

    宝珠十碗粉一起嗦,还不忘点评:“店家你怎么能做出这么美味的粉!十碗根本不够吃,得再来几碗才行啊!”

    酸辣味本就让人满口生津,咽口水的看客们听了这话,哪里还有丝毫犹豫?便一窝而上,一人一碗粉,嗦得十分带劲儿!

    看到大家一起嗦粉,宋暖很是开心。期间有客人来问馄饨。

    冬至吃馄饨是传统,冬馄饨的说法不是白来的,只是眼下馄饨料多样,花样百出,馅料上想赢实在不易,宋暖思来想去,决定在面皮上下功夫,便做了这五彩馄饨。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75/75283/262822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