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我真的只是村长直播:女神家的哈士奇天秀凤傲天下:妖孽夫君榻上来霍海云晴叶君临李子染全文陈冬王莹背锅大掌门神医毒妃:王妃要和离重生后我被叔撩坏了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姜央从前就和升平不对付。

    进宫伴读那会儿,因为姜央是太皇太后破格钦点入学,而非升平自己挑选的,她就很是不喜,领着大家一块孤立她。好长一段时间,姜央的文房四宝都没备齐过。直到卫烬霸道地把女学合进文华殿,这才峰回路转。

    后来东宫倒了,姜央也进了铜雀台。升平彻底没了顾虑,三天两头来寻她麻烦。卫煊对自己这个胞妹纵容惯了,撞见她无理取闹,也睁一眼闭一眼,从不过问。

    而今风水轮流转,升平也成了案板上的鱼肉,北颐出了名娇气的小公主,也学会了审时度势,着实在毓德宫老实了两个月,今日忽然重新嚣张起来,大约,是太后要回来了吧……

    湖面寒风乍起,吹皱一片粼粼的光。响晴的天儿竟也翻起了云,当空罩在人脑袋瓜顶上,心情都晴朗不起来。

    姜央交叠在小腹前的双手握了握,又不动声色地松开,温煦笑道:

    “承蒙殿下挂念,臣女的确在花宴上受了点惊吓,不过现在也无大碍。既然殿下还肯认臣女做嫂嫂,那臣女也托大劝您一句,旁人提那花宴,不过是劫后虚惊,不足为怪,可殿下若是时常将这挂在嘴边,且还是这样的声口,那可是大大不利。瓜田李下总有避不完的嫌儿,殿下自幼聪慧过人,应当比臣女更加明白其中厉害。”

    说罢她馨馨一笑,“臣女也是为殿下好。”

    升平心头狠狠趔趄了下。

    自己是何等尴尬处境,没人比她更清楚。侥幸捡回一条命苟活着罢了,真论起来,比姜央还不如。梅花宴上的一箭没取走任何人性命,却生生吓破她的胆。明明与她无关,可锦衣卫就是不肯饶过她,一天十二时辰不错珠地盯着,拿她当犯人看。

    表面上风光无限的长公主,日子过得还不如天牢里的死囚,这上哪儿说理去?

    这个姜央,说话细声细气,可字字都在捅她肺管子,还敢说是为她好?

    升平脸彻底沉了下来,胸膛剧烈起伏,原本倨傲的身形也因愠怒而隐隐摇颤。

    姜凝上去搀扶,轻抚她后背帮忙顺气,压声道:“殿下切莫激动,为这种人气坏身子,不值当!”

    瞥了眼姜央,她冷哼,“小贱蹄子也不知打哪儿学来的,嘴皮子功夫越发厉害,黑的都能叫说成白的。臣女几次和她交锋,都没讨到半点好。殿下千万当心,别着了她的道!”

    “那是你,本公主才没那么蠢。”升平鄙夷地睨她一眼。

    姜凝眉梢抽了抽,努力扯笑:“殿下……所言极是。”

    升平懒怠照顾她的情绪,又问:“你说前日姜央去长乐宫探病,陛下没见她,把她丢在静室,足足晾了一整夜,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说起这个,姜凝一下来了精神,“不光如此,小贱蹄子不要脸,刚刚又去了趟养心殿,叫人撵出来,这眼睛都是红的。陛下啊,是真厌弃了她,就她自己不知廉耻,三番五次往上倒贴。”

    升平不屑地“嘁”了声,“得亏我皇兄没娶她,否则还不知要裹多少绿头巾。行,陛下不要她,我就好办了。”

    眼珠子在眶里一转,她很快有了主意,优雅地扶了扶鸾凤金钗,盈盈冲姜央笑。

    “姜姐姐关心我,我自然欢喜。要是没有姜姐姐,我这张嘴还不知要闯多少祸,小心窝子一天天都不得安宁。民间有句话,叫什么什么……‘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姜姐姐这般关心我,不如就随我回毓德宫小住几日吧,权当是陪我解闷了。”

    解闷?

    她能安什么好心?

    姜央笑了笑,婉声拒绝:“承蒙长公主厚爱,臣女……”

    可升平压根没打算听她说完,懒洋洋掩嘴打了个呵欠,点了身旁两个内侍,“去,请姜姐姐过来。”视线凝着一分阴冷的残忍,幽幽斜荡向姜央,一字一顿道,“都仔细着些,这可是本公主请的贵客,千万别伤着了。”

    两内侍交换了个了然的眼神,齐声道:“是。”卷了袖子朝姜央走去,阴恻恻地笑,“姜姑娘,请吧。”

    姜央在大袖底下攥紧十指,看来今天是真躲不开了。

    升平是什么样的性子,她再清楚不过,做事全由自己喜好,从不管对错规矩。五岁那年,她就因宫人给她布错一道菜,将人丢去慎刑司杖毙。先帝将这事轻拿轻放,反纵得她越发骄横。

    虽说现在收敛了两月,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端看今日这架势,倘若自己真去了,还不知要被怎样捏扁搓圆。等太后回来,她就彻底有去无回了!

    人家不仁在先,姜央也没必要顾全那份可有可无的颜面,内侍要抓她的手,她直接拔了发上的金簪划伤他掌心,冷声厉喝:“谁敢动我?!”

    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两内侍没意料她有这一手,都震了一跳。

    升平她自小被身边人顺从惯了,第一次见人敢反抗,还见了血,也悚然一惊,“你、你做什么?你还敢行刺本公主?”

    姜央浅笑,殷红顺着簪尖滴落,在她足尖溅起小花。小小的一朵,脆弱也坚强。

    “岂敢?臣女不过是觉得这两位公公毛手毛脚,一点规矩不懂,这才勉为其难,替殿下教训一番,免得日后他们做错什么,给殿下蒙羞。殿下请臣女上毓德宫小住,是臣女之福,臣女感激涕零,只不过不凑巧,今日太皇太后也邀臣女去长乐宫叙话。长幼有序,殿下再执意相邀,也得等臣女先去回过太皇太后的话,再随殿下回去。”

    等她回了太皇太后的话,还会跟她走吗?

    升平冷笑,扬手道:“不必了,姜姐姐只管随我回去,皇祖母那里,我自会派人去说。不过是请你来喝口茶,皇祖母不会不答应的。再不济,还有母后呢。”

    有这话,两个内侍手脚彻底放开了。

    姜央虽拔了金簪护身,但三拳难敌四手,很快便被擒住手腕,动弹不得。拼命挣脱,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点一点被拽走。

    升平就在前头朝她微笑,翕动的红唇宛如巨兽的血口,叫她的心越发跌入谷底。

    “本公主肯请你,是看得起你,你别不知好歹。三番五次顶撞本公主,究竟谁给你的胆!”

    “朕给的。”

    短短三个字,说得不疾不徐,却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所有人皆怔住,齐齐回头。

    玄色身影拂柳而来,掐金流云龙纹随袍裾浮动,迸溅金光。太液池尚有薄冰未消,浅光折射在他冷峻的面容上,眉宇间也像落了霜雪,清贵,也凛然。

    姜央却是长出一口气,起伏不定的心终于有了归处。

    即便没说话,她就是知道,没事了,接下来都交给他便好。

    人还在虎口里,她却牵起了一丝松快的笑,眸底秋水潋滟无边,何止百媚生?满园春色都叫她盖了下去。

    卫烬有一瞬恍惚,像是回到过去,心头生出一种被依赖的甜蜜,眉眼不自觉便柔软下来。

    目光转落到她手腕,细白的一小截,凝脂一般,此刻却爬满淡红的印子,太阳底下瞧,格外刺目难担。

    他眼底温柔顷刻间消散殆尽,戾气横生,依稀迸起一丝血色,宛如沙场修罗重现。

    两个内侍吓破胆,“咣当”瘫跪在地,边磕头边打摆子,“陛下、陛下……”

    一句话还没说完,心窝子就各被人踹了一脚,人径直飞撞到身后垂柳上。锥心刺骨之痛在腹背漫延,冲上喉头,咳咳,喷出一片血沫,似下了场血雨,染得鹅卵石都红到反了光!

    升平双眼几乎在一瞬间瞪到最大。

    亲眼看见这幕,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是不相信,也不敢相信,掐了把自己的脸,咝,疼得她倒抽冷气,反手甩了姜凝一巴掌,“你害我?”

    姜凝本就惊得不轻,又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巴掌扇得更加懵,什么也不会说了,只会捂着红肿的脸傻傻摇头,“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卫烬没工夫搭理她们的争执,只寒声道:“跪下!”

    姜凝一抖,二话不说便跪了下去,抠着鹅卵石缝直哆嗦,大气不敢出。

    升平却是不服。

    跪天子是天经地义,她没什么不肯的。可现在姜央就和卫烬并肩而立,要她跪下,那岂不是等于向姜央跪下。她怎么能跪姜央?她凭什么跪姜央?

    她不动,卫烬也不着急,一绺垂柳随风拂过姜央颊边,他伸手帮忙挑开,修长如玉的指尖捻着上头刚抽出的柳芽,声音懒懒的:

    “这天气暖和了,太液池的冰也化了,里头的鱼捱了一整个冬天,想来也该饿极了,不如皇妹帮朕下去喂饱它们?又或者……”

    他嘴角拉开一丝冷意,将那片柳叶扯了下来,“或者等太后回来,和你一块喂?”

    升平脸色骤然大变,难以置信地望住他,辨出他眼底的认真,心登时寒了大半。

    果然,果然……

    母后说得没错,这家伙就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眼里没有父母,没有手足,就只有他自己!哪怕她们眼下这般委曲求全,他也不肯容她们喘息,到现在都还只喊太后,不肯喊母后……

    想着那支贯穿卫煊脑袋的雕羽箭,升平哆嗦了下,周围无风,袖子底下两只手却蹭蹭冒起无数毛栗,咬咬牙,万分不甘地朝着卫烬和姜央跪了下去。

    昔日长公主威严,一朝全毁了个干净。

    卫烬却懒得分去半个眼神,垂睫把玩着手里的嫩叶,漫不经心吐出两个字:“道歉。”

    道歉?跟谁?姜央?!

    升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可是长公主,金尊玉贵,所有人都该臣服在她脚下,向她跪拜,要她向区区一个国公府之女下跪,已经是破天荒,现在竟还要她道歉?

    她咬着唇,一个字也不肯说。

    卫烬撩她一眼,也不逼迫,笑了笑,忽然说起另一件事:“听说这回姬予斐也会随太后回来。”

    升平颤了颤肩,唇瓣上的血色几乎在一瞬间褪了个干净。

    姬予斐是她外家表兄,也是她最大的软肋,原本没有宫变之事,他们已经是夫妻。都是他害得他们天各一方,现在竟又要拿姬予斐开刀……

    升平两手在袖底紧攥成拳,指尖用力到发了白,几欲戳破自己掌心,心中虽有一万个不愿,到底是咬了牙,艰涩开口:“我错了,对不起。”

    卫烬却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挑眉又问:“谁错了?说清楚些。”

    升平磨着牙,“我,升平长公主。”

    “错哪儿了?”

    升平喉咙涌起一股血,差点没噎死,“错在……不该强拉姜大姑娘随我回宫。”惊吓过度,她也生出一丝胆气,嘴角一扯,竟抬头睨着卫烬冷笑,“满意了?”

    如此戏弄,还是对一国长公主,也该收敛了,否则明日朝堂上言官的唾沫星子就够淹死他的。

    卫烬却恍若不知,将手里的叶子一丢,懒懒负手在背,脸不红心不跳地道:“连起来再说一遍,朕忘性大,你刚刚说了什么?朕一不小心全忘了。”

    升平险些气撅过去,恨不能上去撕了他的嘴,几乎是咆哮着说:“我!升平长公主,今日不该强拉姜大姑娘随我回宫,大错特错,在此特向姜大姑娘道歉,还望姜大姑娘大人有大量,饶我这一回!”

    相识这么多年,姜央还是第一次见升平被逼到这般田地,忍俊不禁,方才那点惊吓都随这一笑,全散了。

    卫烬侧眸静静看着,眼底也总算有了笑意,这才朝升平一扬手,“行了,朕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欺负女子的都是猪狗不如的畜生,朕也不会多为难你。”

    姜央眼皮蹦了蹦,这话好生突兀,听着怎么像在为刚才的事同她道歉?

    细细一想,她由不得弯了唇。

    升平听完,却是气到浑身发抖,还说不为难她,都为难完了,再说这个有意思吗!

    她只想赶紧听他说完,赶紧离开,回去沐个浴,冷静冷静。

    冷不丁就听到一句:“去把藏经阁的经文好好抄上一遍,抄到朕满意,也就不会为难你了。”

    这还不为难?!

    抄到他满意?什么时候满意?他要是一直不满意,那她岂不是要抄一辈子?

    简直欺人太甚!

    “你!你……”

    升平咬着牙关,气到浑身发抖,跪在地上像只被扒了皮的蛇,一口气没续上来,没等说完就昏了过去。

    周围顿时一通混乱,扛人的扛人,请太医的请太医,好半晌才终于散尽。

    姜央冷冷瞧着远去的几个黑点,盘结在心的一口气,这才彻底松出去。

    只是还没松干净。

    不知不觉,又只剩她和卫烬两人了啊。

    养心殿的事还同乌云般,密密搭建在她心头。乍然再与他独处,竟是比早间上门寻他时还要紧张。

    该说什么话?

    湖风袭来,全是他身上的龙涎,搅得她心更加慌乱,不知该怎么办,只垂首绞着手里的帕子,却听耳边忽然响起一声:“汪。”

    姜央一愣,脑海里闪过刚刚他说的话:

    -“欺负女子的都是猪狗不如的畜生。”

    一国天子,万人之上,这是要学狗哄她?

    姜央呆呆地眨眨眼,忍不住想笑,咬着舌尖忍住,故意板起脸。

    却不妨那边又传来两声:“汪汪!”

    距离比刚才更紧了,就贴着她耳廓,吐息带着柔和的笑,拂热她面颊。

    她终于没忍住,噗嗤笑出声,宜娇宜嗔地推了他一下,“你干什么啊,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

    卫烬朗声笑,被推开也不恼,卷了左手衣袖,露出皓白手腕,递过去。

    出生二十余年,从未向任何人低过头的人,此刻却用尽了自己言语间所有的温柔,低三下四地对她说:“别气啦,还气的话,这只手也给你咬?”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76/76456/262822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