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推荐阅读:重生嫡女:我是大佬白月光快穿三界之我的宠物是阎罗大佬绝世医帝叶凡唐若雪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前浪户外直播间特种兵之无限复制技能开局朝九晚五唐三藏抗战之开局让少帅下跪

    深山里面很冷。

    乔舒裹紧大衣将脸埋在围了好几圈厚实的围巾里,手掌缩在大衣的衣袖里,里面还揣了暖手袋,但他却还是控制不住的想要哆嗦。

    真的太冷了!

    山里一天比一天冷。

    他跺了跺脚,往一旁作为化妆室的大帐篷走去。

    剧组取景在深山里面,住在山下每天来回要浪费很多时间,演员也会不够休息时间,为了节省时间和保持演员的状态,导演便拍手决定直接租帐篷,在山里搭帐篷住下来。

    此时天还没全亮,但大帐篷里面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忙碌,人来来往往,各种声音不断。

    乔舒在化妆台前坐好,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帐篷不好睡,夜晚的时候还会听到恐怖的风声,进山这一周乔舒只能算勉强休息的好。

    “再忍一忍。”比乔舒早一步到已经开始化妆的程云川见状说:“拍完这两天的戏,我们就可以收拾下山了。”

    乔舒懒洋洋点头:“嗯。”

    程云川:“等下山我第一件事就是要泡一个热水澡,一周了!一周了!我居然只擦了擦身体!”

    乔舒也苦了脸。

    他也想泡澡。

    正好进来的唐婷听到当即吐槽:“我觉得现在的自己就是那捂臭的酸菜。”

    乔舒:“……”

    唐婷:“又酸又臭!”

    乔舒:“……”

    有被内涵到。

    程云川:“虽然但是,你可以不要形容的这么形象吗?突然有味道了。”

    唐婷看他:“我说的不对?”

    乔舒默默:“对。”

    三人对视一眼,然后纷纷笑开。

    化完妆没多久,剧组的早餐也准备好了,欧一年端着早餐进来放到乔舒面前。

    热气腾腾的皮蛋瘦肉粥,婴儿拳头大小的小肉包,还有鸡蛋灌饼和油条,这丰盛的早餐愣是给这山里寒冷的艰苦条件添上了强大的希望。

    “吃饭了!”唐婷兴冲冲的抓起一根油条就往嘴里塞,一边吃一边感叹:“天知道要不是这几天的一顿三餐太美味,在这鸟不拉屎的山里我根本就坚持不下来。”

    程云川也道:“感谢我们的金主爸爸给我们安排了后厨。”他咬了一口肉包,感动的眯起眼睛:“太好吃了!也不知道金主爸爸哪里聘来的厨师团队,这味道完全不比五星级酒店的差。”

    “对了,你们知道我们的金主爸爸是谁吗?就为了这口吃的,我下次还想在金主爸爸投资的剧组里拍戏。”

    唐婷举手:“我也想知道。”

    乔舒偷笑。

    他在心里默默地说,是我老公呀。

    笑完,乔舒又有些失落。

    他吃完一个包子,拿过一旁的手机,上面的信号格依旧是空的。

    剧组取景走太里面,手机完全收不到信号,收不到信号就联系不到外面。

    其他还好。

    就是一周没和顾沉言说话,乔舒有那么一点的不得劲。

    乔舒手指下意识的点进微信,打开和顾沉言的聊天框,一边慢悠悠喝粥,一边就着之前的聊天信息下菜。

    一顿早餐吃的也算美滋滋。

    吃完没多久,导演就在外面拿着大喇叭喊准备拍戏。

    最后一天,大家都格外的兴奋激动,所有人都想尽快拍完赶紧下山睡温暖柔软的床,洗个暖融融的热水澡,再连上网络刷上个把小时的新闻热搜。

    最后一天,乔舒剩下一场和女主一起逃亡,最终被追上,和一群黑衣杀手在瀑布下的打戏。

    还没下水,乔舒就开始抖了。

    这么冷的天,头上浇着瀑布,下半身浸在水潭里,还要保持精神高度集中吊上威亚和群演对招。

    乔舒:“……”

    太难了!

    所有的人站在水潭边做准备,乔舒也开始做热身运动,一旁的唐婷蹲在水潭边,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的探进水里。

    “嘶!”

    唐婷倒吸一口凉气:“好冷!”

    她回头看向在做运动的乔舒:“你都不怕吗?”

    乔舒一边动,一边苦了脸:“怕呀,所以更要做好准备,争取一早点拍完。”

    唐婷点头:“你说得对。”

    她站起来,走到乔舒身边,和乔舒一起做热身运动。

    ……

    导演:“action!”

    乔舒眉眼一利,将唐婷往后一推:“你先走!”

    话落,他快速地抽出腰间的软剑冲那追来的十来个黑衣人冲去。

    黑衣人招招致命,乔舒以一对十几,他虽轻功绝佳,白色的长袍依旧被割出几条的血痕。

    唐婷不再犹豫,咬唇挥着长剑加入战局。

    乔舒:“我不是叫你走?”

    唐婷档住挥过来的长剑,长腿横扫,抽空斥驳道:“你既叫我一声姐姐,我岂能丢下你不管,再者这群人是冲着我来的,要走也是你走!”

    乔舒眼中闪过复杂之色,半晌后他笑道:“既如此,那就拼了。”

    唐婷一笑:“那就拼了。”

    十几个黑衣人是专门培养的杀手,招招狠绝,若不是对方想要活捉他们,有所顾忌,乔舒两人早就不敌。

    也因为这个原因,两人才有了和这群黑衣人周旋的余地。

    且战且退。

    最后两人被逼入水潭里,声势浩荡的瀑布从头顶砸下,无数的水珠四溅。

    脸上、睫毛上都是水珠,乔舒垂下眼帘,水珠从睫毛上滑落,遮住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狠绝和玩味。

    ……

    “咔!”

    导演激动的拍手:“完美!”

    “你们先休息一下,一会再补拍几个打斗的场面。”

    乔舒和唐婷迫不及待地抖着身体往水潭外冲,欧一年拿着厚实的浴巾跑过来将乔舒裹住,赶紧往乔舒怀里塞暖手宝。

    一旁的路月端着红糖姜茶喂给乔舒。

    乔舒白着脸,快速地喝下姜茶,总算觉得活过来一些,他转头看向唐婷。

    唐婷只有一个助理,好在程云川的助理这会也过来帮忙。

    他和唐婷相视一笑,两人哆嗦着往一旁用柴油发电机供电的暖气机走去。

    乔舒:“我没事了,你们去那边帮帮他们吧。”

    他和唐婷有助理照顾情况还好一些,那些饰演黑衣杀手的群演浴巾什么的都要自己准备。

    乔舒看到那些群演拿下脸上的面巾后,露出一张丝毫没比他们好多少的脸。

    休息没多久,导演那边调好机位,几人补了妆又重新下水。

    一趟又一趟。

    直到下午,这场打戏才完全过了。

    “阿嚏!”

    乔舒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突然觉得人有些晕。

    路月惊道:“乔乔你脸好红!”

    欧一年手掌一探乔舒的额头,摸到一片滚烫的肌肤。

    欧一年:“不好,少爷发烧了。”

    庆城。

    顾沉言谈完合作,准备启程返回海城。

    陈文渊:“先生,已经定好机票,下午三点的飞机。”

    顾沉言:“好。”

    陈文渊:“郑总他们送您的礼,是庆城的一些土特产,您要过目吗?”

    顾沉言:“不用,先收起来,等回去后,你备一些海城的特产作为回礼。”

    陈文渊:“好。”

    陈文渊往外走去。

    顾沉言:“等等。”

    陈文渊转回身。

    顾沉言低头目光落在手腕袖口处墨蓝色的袖扣上,他问道:“这周围有商场吗?”

    陈文渊一愣:“有。”

    顾沉言盖上笔记本电脑,站起身:“走。”

    商场很大,各种商店琳琅满目,顾沉言走在里面难得的有些迷茫。

    顾沉言:“陈特助。”

    陈文渊:“先生。”

    顾沉言:“你平时出差回家都带什么礼物回去?”

    秒懂但单身至今还是工作狂的陈文渊:“……”

    陈文渊:“抱歉先生,我没有送伴侣礼物的经验。”顿了顿,他道:“您有需求,我可以按照我的见闻帮您参考下,或者我可以咨询下吴秘书他们。”

    这次出行,顾沉言带上了半个总裁办的人员还有几个律师。

    工作完成,现下除了陈文渊依旧跟着顾沉言,其他人都去自由活动了。

    顾沉言:“不用。”

    他道:“时间还早,我慢慢逛。”

    难得的,他体恤道:“你也可以去周围看看,适当放松一下,不用跟着我。”

    陈文渊拒绝:“多谢先生,但我还是觉得跟着您比较好,可以积累经验。”

    同时他想到,是时候增加一些这方面的知识了,身为全能特助,不能有不擅长的。

    顾沉言没有勉强。

    两人走在商场里,顾沉言第一次挑挑拣拣,这个不适合,那个不适合。

    乔舒会喜欢什么呢?

    顾沉言:“陈特助,你觉得乔舒这个年纪的男生会喜欢什么?”

    他以前带顾宴的时候只在顾宴成年的时候送过顾宴一辆限量款的跑车,其余时候都是直接给钱让顾宴自己买喜欢的。

    也给乔舒买跑车?

    在庆城买的跑车?顾沉言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陈文渊环顾四周,突然指向一家店:“先生,那个似乎不错。”

    顾沉言看去,那是一家卖游戏设备的店。

    他思考了一下,往那边走去,顾沉言想起来,方舟游的弟弟似乎经常缠着方舟游买游戏机,乔舒和方舟游的弟弟年纪差不多,应该也会喜欢。

    “先生,这款是目前的最新款,卖的最好的一款,今天刚到的货,您看看,就剩最后一个了。”店家推销道:“您是买给家里的小孩吧?”

    “小孩?”顾沉言想了一下,点头:“对。”

    店家笑了:“那买这款绝对没错,我给您说,现在的小孩都爱玩这个,就连您这个年纪的也有很多人喜欢,玩游戏还容易和家里的孩子培养感情,您一看就是成功人士工作很忙平时没时间陪家里人,您可以买这个,闲暇时间和孩子一起玩,绝对有利于感情的培养。”

    一旁的陈文渊查完资料,抬头看向顾沉言:“先生,他说的没错,目前这款游戏机在国内受欢迎的程度是最高的,在青少年群体中占有市场率高达86。”

    顾沉言点头:“好。”

    和乔舒一起玩游戏?

    顾沉言想了一下,似乎是个不错的体验,可以尝试。

    下午三点。

    飞机从庆城起飞,五点十分落在海城机场。

    顾沉言一群人通过贵宾通道往外走去,来接他们的车子早已在机场外等着。

    顾沉言坐上车。

    下飞机后开机的手机突然响起,他拿出手机,是欧一年。

    顾沉言拧眉。

    他快速接起。

    欧一年急急的声音传来:“先生,乔少爷发高烧40度,我现在正在送少爷去医院的路上。”

    顾沉言面色一沉:“我现在过来。”

    他挂了电话,对已经将车子开出一段距离的司机道:“回机场。”

    陈文渊:“先生?”

    顾沉言:“陈特助,帮我定最近一班飞往盐城的机票。”

    他快速交代道:“今天的会议推迟,等我通知,让吴秘书他们随时做好准备。”

    陈文渊:“是。”

    顾沉言又交代了几句,正好车子回到机场外,他抱着风衣外套匆匆下车,陈文渊紧跟在他身后。

    即便想要快些,最近的一个航班也要等到六点十五分。

    等顾沉言到达盐城,已经是晚上将近九点,陈文渊早就联系好车子,两人一下飞机便急匆匆地往市区医院赶去。

    白色的病房里。

    乔舒躺在病床上,他一双眼睛紧紧闭着,往日白皙的脸上这会泛着病态的黄,一双唇白如白纸,微微起皮。

    他盖着医院统一的白被子,被子之下,一只白皙的手背上插着针头。

    路月拿了毛巾给乔舒擦脸,又怕乔舒挂点滴会冷,便拿了毛巾捂住点滴瓶。

    还要时不时用棉签沾水给乔舒滋润双唇。

    “咔嚓”

    病房门被推开。

    路月转头往后看去,就看到欧一年手上提着几个袋子。

    欧一年:“少爷醒了吗?”

    路月摇头:“没有。”

    欧一年把袋子往桌上一放:“你先吃点东西,白粥一会等少爷醒来再喂。”

    路月:“嗯。”

    路月走过去吃东西,他们拍戏的地方路况不好,没有车,是欧一年背着乔舒往山腰处跑,找到剧组停放在山腰处的车子一路开快车来到市区医院的。

    因为离得远,路上折腾了许多个小时,乔舒更是在半途中昏迷过去,两人急的不行,都没心思吃晚饭。

    这会乔舒挂上了点滴,欧一年才有时间去外面买些吃的。

    欧一年也拿了一个饼子吃,他一边吃,一边接过路月刚才的工作,给乔舒捂点滴瓶子。

    两人正忙着,房门口传来脚步声。

    他们转头一看,瞬间惊的直接站直。

    欧一年:“先生,您来了。”

    路月:“顾,顾先生。”

    顾沉言点点头,直接迈步走向病床。

    乔舒迷迷糊糊之间感觉自己看到了顾沉言,他难受又委屈地一扁嘴巴:“老公。”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76/76460/2628220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