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推荐阅读:大庭叶藏的穿越我穿成了巫蛊娃娃真香[快穿]林医生,请矜持雪滩双鹭我翻红后成了团宠我这糟心的重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我真没那么强啊大道惊仙

    闻倦回过神来,反而不动声色地勾了一下唇,淡淡道:“无事,你不是向来如此么,我早就习惯了。”

    谢闲:“嘿嘿……”

    看着谢闲笑得有些傻气却又明朗无比的样子,闻倦目光动了动,忽然他就垂了眼,不动声色地道:“我生得又不好看,你那么激动做什么?”

    谢闲:?

    随即谢闲就笑道:“前辈说哪里话,我是看到前辈魔纹消失才高兴的,再说了,前辈生得也不差啊。”

    闻倦若有所思:“也不差。”

    谢闲听到闻倦这话,心头一跳,立刻就道:“前辈已经是大能了,容貌不过是一个虚像,不值一提。”

    闻倦看着谢闲有点紧张的样子,忽然淡淡笑了笑:“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也别太紧张。”

    谢闲:?

    闻倦:“进去说吧,外面风大。”

    谢闲顿时松了口气,连忙点头,闻倦这时就走在前面带路,顺手还从一旁的花圃里摘了几枝淡黄的腊梅。

    谢闲这时冷静下来,看着闻倦沉静潇洒的背影,不由得挠挠头,有些赧然,

    其实谢闲回来的路上一直都在组织着措辞,想着见面后要如何跟闻倦解释双修这件事。

    别的不怕,就怕萧雪堂偶尔跟闻倦提起,闻倦要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完了。

    最重要的是,闻倦还是个直男,如果不提前说清楚,肯定会误会。

    本来谢闲都已经快想好了怎么说,但方才他骤然看到闻倦脸上魔纹消失的样子,一个激动就把所有的事全都抛在了脑后。

    现在再说双修的事,恐怕气氛就有点尴尬了,只能等等,看晚上了。

    谢闲心里一边盘算着晚上怎么开口,一边跟着闻倦进了屋内。

    闻倦这时将刚摘下的几枝腊梅插在一旁的细白瓷瓶里,又注入了一些清水,才道:“以后若是我不在,无论旁人找你去做什么,你都不要去,知道么?”

    谢闲怔了一下,笑了笑,无奈道:“宗主召见我,我总不能不去啊。”

    闻倦布置好了瓶子,回头看了谢闲一眼:“那也等我回来再去,你少跟慕容旭他们接触。”

    谢闲立刻就明白闻倦是在关心他,顿时笑了笑道:“前辈放心吧,我下次就知道了。”

    说完这句,谢闲又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心头一跳,便低声问道:“方才宗主召见我的时候,前辈在吗?”

    要不然怎么消息那么灵通?一下子就知道他被萧雪堂召见了。

    不过看闻倦淡定的样子,倒像是不在,要不然知道他在萧雪堂面前说的那些有关双修的荒唐话,恐怕刚才撒腿就跑了。

    谢闲心里正在揣测,闻倦倒是沉默了一会,才缓缓道:“我今早出了一趟宗门,回来的时候,就听到宗主召见你了。”

    谢闲‘哦’了一声,倒也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问闻倦为什么没去找他。

    倒是闻倦,看着谢闲淡定的表情,忽然微微挑了眉道:“你就不问为什么我不去找你?”

    谢闲怔了怔,随即便笑道:“前辈做事,自然有自己的理由。再说宗主当时只召见了我,前辈若是不告自去,恐怕宗主还会责罚。”

    闻倦没想到谢闲会这么想,一时间有些意外,过了好一会他才缓缓道:“你说的倒是有些道理。”

    谢闲:?

    他直觉闻倦话里有话。

    果然,闻倦说完这句,沉默片刻又道:“不过宗主其实并不是什么性情暴虐的大魔头,也不会为这种小事责罚你我。”

    谢闲也没料到闻倦会突然给萧雪堂说好话,先是怔了怔,接着就淡淡笑了:“宗主自然是通天彻地的大人物,不会在意这些小事。只是我吃亏吃得多了,总习惯谨慎些。”

    闻倦听着谢闲这句话,眸光不由得复杂了一丝,这时他看着谢闲说完这句话却依然明湛清澈的眸子,忽然就淡淡道:“你觉得宗主是通天彻地的大人物,所以在他面前谨慎小心。那我呢,你有没有把我这个前辈放在眼里?”

    谢闲:???

    压根没想到闻倦会突然这么问,但谢闲一抬头,看着闻倦那双淡淡的,却藏了一丝不悦的漆黑眸子,心里忽然就懂了。

    哦,这不就是男人的自尊心吗?

    没想到闻倦还有这样的一面啊。

    谢闲心里好笑,但想了想,他却又认真道:“前辈自然不一样,在我心里,宗主只是宗主,是只可敬重不可亲近之人,但前辈不光是前辈,我心里对前辈是既敬重又想亲近。”

    闻倦面色稍霁,却只淡淡道:“你讲话倒是越来越油滑了。”

    谢闲看着闻倦表情的细微变化,心中乐得不得了,便想着干脆再吹两句彩虹屁让闻倦高兴高兴好了——毕竟他也很少看到闻倦笑起来的样子。

    该说不说,闻倦笑起来的样子还挺好看的。

    结果谢闲的彩虹屁还没出口,闻倦便又恢复了平日里惯常的那副平淡神情,问道:“你知道我今早去哪了么?”

    谢闲微微一怔,摇头:“不知道。”

    闻倦:“我去了一趟洛城。”

    谢闲的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洛城?那不就是谢家主家的所在地么?

    闻倦去那做什么?难道是去替他打听谢家的消息?

    闻倦看着谢闲立刻认真起来的神情,微微眯了眯眼,就道:“谢家发了你英年早逝的讣告,三日之后,在谢家主家举办丧仪。”

    谢闲:……

    “我还听说你兄长谢乘月因为你逝世的事十分哀恸,晕过去了几次。”说这话时,闻倦一直在静静看着谢闲的表情。

    谢闲听完闻倦的话,唇角下意识就勾出一丝冷笑,但很快他又意识到这一点,将冷笑不动声色地收了回去。

    “我跟谢家已经没有关系了。”平静下来的谢闲如是淡淡道,“不管他们怎么做,都不关我的事。”

    闻倦看着谢闲逐渐冷静的表情,眸中微微显出一丝赞许:“不去是对的,我检查过那放‘尸身’的棺木,里面就刻着血脉溯源大阵,灵堂四周还布置了一些其他的禁锢阵法,大概是希望你自投罗网。”

    谢闲:?!

    原本以为谢家的操作已经足够恶心,没想到现在还有更没下限的。

    可即便如此,谢闲也并不想再去理会这件事——跟一群恶犬有什么好互咬的呢?

    想到这,谢闲愈发冷静了:“前辈放心,我一定不会冲动行事的,多谢你提醒——”

    “你不想把先天本源拿回来了?”闻倦忽然静静问。

    谢闲:?

    这下子轮到谢闲蒙圈了——闻倦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他想的那样吗?支持他去拿回先天本源?

    谢闲的脑子乱了。

    闻倦看着谢闲茫然的表情,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薛闻缨只取走了你七成的先天本源,自然是没办法拿给你兄长用的,但我昨夜去他住处却并未发现那七成先天本源。你猜那东西会在哪?”

    谢闲心头雪亮,立刻就道:“他交给谢……父亲了!”

    “没错,如果真的是谢存蕴拜托他做的这件事,他都把事情搞砸了,又怎敢私吞你的先天本源?”

    “这么急着举办丧仪,无非就是那七成先天本源离体太久,又没办法跟剩下的三成融合就会逐渐萎靡消散,趁这机会想赌一把你会出现罢了。”

    谢闲听到这,先是高兴,接着反而又迟疑了:“既然他们是有备而来,那我要是真去了,不是自投罗网么?”

    “有我在,你怕什么?”

    谢闲骤然怔住了。

    等他回过神来,他不由得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了闻倦,闻倦也静静地看他,乌黑的瞳眸中一片沉稳淡定。

    四目相对,过了一会,谢闲居然罕见地微微红了眼圈。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把这句简简单单的话放在心里默默咀嚼了几遍,情绪便有些难以自控了。

    大概是因为他来到这个世界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不停的防备算计,虽然闻倦对他很好,可他也从没觉得这个好是理所当然的。

    直到闻倦说出了这句话,谢闲才骤然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可以尝试着去依靠别人了。

    “你哭什么?”就在谢闲情绪涌动不定之际,一旁的闻倦静静开了口。

    谢闲猛地回过神来,连忙掩饰地捂了一下眼睛,别过头,尴尬道:“我没哭。”

    一只微凉的手伸了出来,捏住了谢闲的下巴。

    谢闲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闻倦捏着下巴转过了脸。

    谢闲隐约闪出一点晶莹的清澈眸子立刻便出现在了闻倦面前,闻倦挑了挑眉,淡淡道:“还说没哭。”

    谢闲:……

    随即谢闲就涨红了一下脸,默默掰开闻倦的手:“我又不是故意的,控制不住而已。”

    闻倦意味不明地勾了一下唇角:“真像个小姑娘。”

    谢闲:!

    眼看着谢闲快要炸毛,闻倦这时逗够了,便又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所以方才我说的,你都记住了吗?”

    谢闲:?

    被转移了注意力的谢闲一下子就忘了方才突如其来的情绪,一脸狐疑地看向闻倦。

    闻倦淡淡勾了一下唇:“我方才说,你的先天本源应该被谢存蕴那拿走了。”

    谢闲有些迟疑:“他现在境界已经化神,前辈你——”

    “你听我说完。”

    “哦……”

    “先天本源不易保存,你的丧仪上他又要出面,自然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带在身边。”

    谢闲一双眼顿时亮了起来:“所以我们可以趁他们举办丧仪的时候,把我的先天本源偷回来?”

    闻倦瞥了谢闲一眼:“你总算聪明了一次。”

    谢闲顿时又有些激动,但很快他便想起了两人的身份,这时忍不住有些纠结:“可前辈,你这次帮我必然会针对谢家,宗主若是知道,会不会介意?”

    “我带我的人出门散个心,顺便替天魔宗教训一下那些装模作样的正道人士而已,宗主又怎么会怪罪?”

    谢闲:!

    随即谢闲就默默笑了:“前辈真聪明。”

    看着谢闲凝视自己时,崇拜又明朗的笑意,闻倦目光微微动了一动,神色愈发柔软了几分。

    而谢闲看着闻倦柔软的神情,心头一跳,胆子顿时也大了起来。

    这时他抿了抿唇,便带着几分试探地道:“其实前辈,今日宗主召见我的时候,我骗了他一件事。”

    闻倦目光倏然凝滞了一下,渐渐的,他那蕴藏了一丝紫意的漂亮眸色就深了起来。

    “什么事?”闻倦挑了一下眉。

    谢闲并没觉察到闻倦的微妙情绪变化,只觉得闻倦都这么肯帮他了,他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便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声道:“那时为了不让宗主怪罪我心怀二主,我便骗宗主说我跟闻前辈你双修了。”

    说完,谢闲还怕闻倦想太多,正想补充两句,就听到闻倦淡淡道:“然后呢?”

    谢闲:?

    居然一点都不生气,这不科学啊!

    谢闲有点怀疑地皱了皱眉,试图从闻倦那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看出几分端倪,可最终他什么都没看出来。

    但咬了一下唇,谢闲还是忍不住低声问道:“前辈你真不生气?”

    “你造自己的谣言我为什么要生气?”闻倦语气淡淡的,似乎还有些好笑。

    谢闲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

    他正松了口气,一旁的闻倦便支着下巴,好整以暇地道:“不过你为什么会觉得这么说宗主就不会怪罪你了?”

    谢闲偷偷看了一眼闻倦淡然从容的表情,觉得闻倦大概是真的不会生气了,这时就把方才的小心翼翼都抛在了脑后。

    于是谢闲有些狡黠地笑了笑,便神秘兮兮地低声道:“宗主这样的大人物多半都有洁癖,当然也不会跟下属双修过的人计较——那样岂不是显得他很小气?”

    闻倦:……

    闻倦沉默了一瞬,看着谢闲淡定的表情,忽然挑了挑眉道:“你怎么知道?万一你猜错了呢?”

    谢闲:???

    “我们这可是天魔宗,不是什么名门正派。”闻倦意有所指地道。

    谢闲五雷轰顶。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76/76462/262822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