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章

推荐阅读:大庭叶藏的穿越我穿成了巫蛊娃娃真香[快穿]林医生,请矜持雪滩双鹭我翻红后成了团宠我这糟心的重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我真没那么强啊大道惊仙

    十七章

    两人对坐着聊了会天,池朗低头搅拌咖啡,捧着杯子小心地喝了一口,一脸满足的叹了口气:“还是这儿的咖啡好,又香又浓,而且贼便宜。 ”

    “看你现在过得不错,我也就放心了。”

    那年颜随原家里刚出事的时候,池朗和他妈妈帮前帮后出了很大的力,可以说,如果没有池朗一路陪着他,当时的他可能承受不住那么大的打击。

    “是啊……”颜随原抬眼轻笑,窗外阳光洒在他脸上,他只觉得舒服,“以后说不定真的能让知秋过上好日子。”

    池朗看了他一眼,又说:“我妈昨晚还让我把你带回家吃饭,说很久没看到你了。”

    “帮我谢谢阿姨,我有空一定过去看她。”颜随原仍然记着他们母子俩当年的恩情,“只是我现在还不能随便出门。”

    说完,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池朗,“你带回去给阿姨。”

    池朗疑惑地接过信封打开一看,瞬间就沉了脸,生气的拍了桌子怒视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信封里是一沓钱,粗略看一眼起码一万,这个年代早就开始电子支付了,可颜随原还是跑老远去银行提了钱出来,怕转账他们不肯收,果然池朗气坏了,瞪着他像是要吃人。

    颜随原认真凝视着池朗的脸,轻声道:“池朗,这么多年……谢谢你。”

    其实池朗也是单亲家庭出来的,他妈妈这么多年没结婚一个人把他抚养长大不容易,颜爸爸刚出车祸送到医院抢救,还是池朗的妈妈连夜赶来帮忙垫付了部分费用,光是这份情,他就永远都记在心里。

    所以哪怕打工时再难,他也想了法子攒努力一点钱,想着将来好还给人家。

    听了他的话,池朗更生气了:“所以你就是这么谢我的?我需要这个钱吗?”

    “你不要生气。”颜随原无奈扶额,试图跟他把道理说清楚:“我现在没有那么难了,只是想回报你和阿姨而已,这有什么不对吗?”

    池朗哼了一声,把信封推了回去:“你好不容易才过几天好日子,不用惦记我们。”

    “我现在靠着奖学金和兼职家教完全能生活自理,我妈现在也升车间主任了,以后的日子好着呢,你只要把知秋和自己照顾好就行。”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又开玩笑的说:“就咱俩这个交情,谈钱俗气!而且我妈说了,将来你要是发达,她说不定还要赖着你养老呢。”

    颜随原抚摸着信封的表皮,也没有再坚持。就像池朗说的那样,他们之间的交情的确不用这么客套,既然不要钱就算了,改天亲自去看阿姨也是一样的。

    池朗的初中时就有当记者的梦想,当年为了励志还把这个当做座右铭刻在了桌子上,他俩那时在班上都是顶尖的学生,常常轮流做第一名的头把交椅,彼此都互相鼓励肯定过对方的理想。

    如今池朗已经大三了,眼看着明年就可以实习,他的梦想也算是实现了大半,颜随原很为他高兴,而池朗似乎也是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问他:“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颜随原低头喝果汁,不解的问了一句。

    池朗咬了咬下唇,那张圆润润的小脸写满了纠结,“我记得,你以前曾说,以后想当律师……”

    “律师?”颜随原微微困惑,“我不记得了,毕竟是那么久以前的事。”

    “再说我现在这个初中毕业的学历,说出去都算半个文盲,还有什么理想不理想的,早放下了。”

    他这话说得云淡风轻,可池朗却悄悄地红了眼。他知道颜随原就是骗人的,那年他们都还只是初二,可他们都是意气风发什么都不怕的少年,他还信誓旦旦的说,将来要当个大律师给爸爸争光。

    当年他是多骄傲的一个人啊……

    “你那是什么表情?”颜随原叹气,“我过得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真的是忘了。本来也就是学生时候的一句戏言,现在都成年了,还抱着以前的事说什么?”

    “我现在没有什么梦想不梦想的,唯一想的就是知秋能好好地念完大学,其余什么都不重要。”

    池朗垂下眼睑,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眼里的难过,沉默片刻又转移话题:“说起来,我好久没见知秋了,她还好吗?”

    颜随原想起原茜和冯敏,犹豫片刻后才回道:“她挺好的。”

    “知秋的性格太软了,你得多注意些。”池朗叮嘱他,“她这样的软妹最容易被那些不三不四的混混欺负,你千万多关心她。”

    颜随原点头:“你放心,我每天都会给她发信息,如果真有什么事,她一定会告诉我的。”

    “青春期的女孩心思多,你又是个男人,很多事她也可能不会跟你讲。”池朗叹气,“我亲戚家的女孩青春期叛逆的要死,成天在外逃课上网早恋打架,对着家长满嘴谎话,愁都愁死了。”

    颜随原听了他的抱怨,笃定的说:“我家知秋绝对不会!她不可能对我撒谎隐瞒什么,我一直告诉她无论什么事都要跟我说,谁要敢欺负她,我就去找人拼命。”

    “她一直都很乖,不会的。”

    池朗噗嗤一声笑出来:“我差点忘了,你当年打架也是个不要命的。别看你个子不高,可打起架来那么狠,连那些学渣校霸都怕你几分呢。”

    两人有说有笑的,聊起以前学校时的往事,仿佛时光又倒回了许多年他们还都在学校的时候,颜随原脸上也露出了些轻快地表情。

    临近分别,池朗狠狠地抱了抱他,“原原,等我大学毕业了,我还回到这个城市,然后和你一起租房子照顾知秋,咱俩还是一辈子的好兄弟!”

    被他这突然的煽情搞得哭笑不得,颜随原拍拍他后背笑话他:“你这是演的哪出苦情戏?搞得好像你暗恋我。”

    “谁暗恋你。”池朗翻白眼,“咱俩一看就是受受不亲,撞型号了。”

    作为三观一致的多年好友,池朗也是个狗血脆皮鸭小说爱好者,虽然他俩一个是霸总渣贱虐心风,一个是无脑打脸爽文生子流,但本质都是一样的。

    池朗请的假不多,明天就要返校,两人短暂的喝了杯咖啡就在路口道别,他在路边看着颜随原上了那辆豪车,拼命地跟他挥手再见。

    颜随原道别后想起池朗的叮嘱,于是就给知秋发了个信息,现在是上课时间,可能她要过一会儿才会给自己回复。

    最近知秋要忙着参加一个全国化学竞赛,如果能拿到名次,据说中考可以加十分,她的化学成绩一直都是最好的,颜随原对她很有信心,因此如果没有特别的必要,也不敢过多打扰她学习,只能每天睡前半小时简单的和她聊几句。

    至于原茜和冯敏,他觉得既然冯敏已经早就抛弃了他们,他也不打算去挑明身份,只要原茜不惹知秋,他就当一切没发生过。

    晚上回了别墅,刚好是吃饭时间,颜随原没料到金主居然也在家,不是说近来会很忙吗?

    “卓先生。”颜随原走过去打招呼,顺手帮他倒了杯水。

    卓阳冰在沙发上正看着财经新闻,听到他的声音后微微点头,“坐。”

    看起来是有话交代,颜随原听话的坐下。

    卓阳冰拿着遥控器把电视关掉,然后转头看着他,目光平静深邃,不说话不生气的时候面容极为俊美,特别容易让人着迷。

    “下周三晚上的时间空出来,陪我出席一个慈善晚宴。”

    颜随原脑子僵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晚宴?”

    “嗯。”卓阳冰淡淡的回他,“明天我让人上门来给你量身定制一身礼服……你明天不出门吧?”

    颜随原摇头:“不出门。”他犹豫了片刻,又说:“可是卓先生,我……真的能出席吗?”

    虽然合同里的确有这方面的要求,可颜随原一直以为那可能就是走走场面,真有什么重大场合卓阳冰肯定不会带自己这样身份的人出席的,没想到来得这么突然。

    “为什么不能?”卓阳冰面露奇怪的看着他,“到时又不需要你捐钱。”

    颜随原担心的不是这个,他低声说道:“我的意思是,您带着我这样的……不会丢您的脸吗?”

    小说里,别家霸总出席重大场合,一般都会带女明星或者千金小姐之类的,就算现在男男结婚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可卓阳冰作为卓氏集团二少爷,怎么看都应该有更好的选择,而他不过就是个无名无实的替身罢了,上不了台面。

    “什么叫你这样的?”卓阳冰非常不高兴他这样看待自己,“我带出去的人,谁敢说废话?”

    颜随原一愣,想想好像也是,别说是带着自己,卓阳冰就算牵条狗出场应该都没人敢说什么。

    “好的。”他于是放心的应了下来。

    卓阳冰满意了。

    实际上,这种根本不重要的慈善晚宴他以前基本不参加,反正到那去就是给钱,谁给不是给,让简黎代表自己露个脸就行了,犯不着亲自出去。

    可简黎却跟他说,既然现在身边有了伴最好还是带着去一下,外头关于他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谣言越传越邪门,总这样下去也不行。

    如果他能带着颜随原出席晚宴,不就等于直接打了那些嘴碎说闲话的家伙的脸?再说颜先生年纪轻轻的总总闷在家里不好,带出去见见世面也是好的,作为卓二少唯一的伴儿,如果总是躲躲藏藏的算怎么回事。

    卓阳冰根本就并不在乎那些人怎么议论自己,他那啥行不行还要外人说?可转念一想,他又觉得简黎说的也对,颜随原既然跟了他,总是藏在家里的确不好,更何况他才二十岁,听说他们年轻人都喜欢热闹,万一在家里憋出毛病怎么办。

    而且颜随原又文静又胆小,是该带出去锻炼锻炼,男孩子还是不要太羞怯。

    卓阳冰总觉得颜随原就是个易碎的玻璃娃娃,既要小心保护着,又要想办法让他学着坚韧起来。

    他抱胸冷酷的看着颜随原,想着这人怎么这么让人操心,还好是跟了自己。

    完全忘了初次见面时颜随原生龙活虎的飙车送外卖的场景。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76/76463/262822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