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推荐阅读:穿越东京从当咸鱼开始乱晋我为王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我开局震惊了女帝真香[快穿]名侦探修炼手册反派大佬穿成炮灰(快穿)绝品小神农赵天赐林梦然大庭叶藏的穿越

    青木荒耶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朝满脸茫然的中原中也展开一个笑容:“中原君,呆愣愣地站在门口做什么呢?”

    中原中也凝噎片刻,对这个厚脸皮的男人实在是无言以对。

    他只能压下心中难以言说的烦躁情绪,对【爱伦·坡】冷冷道:“你到横滨两个月了,还是第一次来港|黑大楼吧。”

    虽然中原中也的本意是提醒他只是一个外乡人,但青木荒耶却不禁在心里吐槽:其实已经是第三回了。

    如果这次的谈话顺利,自己还能达成在港口黑手党三进三出的成就。

    【爱伦·坡】将一缕碎发别到耳后,眼神游移地打量着港|黑大楼的大厅,露出了十分明显的、对中原中也抛出的话题满不在乎的表情。

    中原中也感受到他不屑的眼神:………拳头硬了。

    就连赤林海月也对【爱伦·坡】这过分幼稚的行为感到了片刻无语:“……爱伦·坡先生,我记得你是负责外交的干部?”

    ——负责外交的人都这副样子,是说『文豪结社』这么不讨其他组织喜欢。

    【爱伦·坡】爽快承认:“太宰说港口黑手党的中原干部和我们的中原中也意外地相似,所以我没能忍住稍微逗弄了一下。”

    中原中也一愣:“太宰?”

    【爱伦·坡】好心解释:“津岛修治。”

    中原中也顿了顿:“……那家伙是太宰??”

    【爱伦·坡】“嗯”了一声:“准确来说,只是异世界的太宰治而已。”

    他对这个话题的兴趣好像不怎么高,很快便神情恹恹地催促起中原中也,让他快点带他们两个进港|黑大楼参观一番。

    中原中也却没这个打算:“我们直接去码头吧。”

    赤林海月点头:“这事都拖了两个月了,早点处理对我们都好。”

    【爱伦·坡】沉吟片刻,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勾起一个笑容来:“好啊。总是要在太宰回来之前解决掉的,不然事情可能会变得很麻烦。”

    每次听到他说出这个名字,中原中也都忍不住一抖:“虽然有点失礼,你可以换个对他的称呼吗,坡先生?”

    【爱伦·坡】笑道:“你想让我换成什么称呼?治君?阿治?我倒是无所谓,但太宰可能会很生气。”

    中原中也深呼吸:“……我不是这个意思。”

    微眯着眼睛的男人朝他这边看了一眼,仿佛是无意间提了一嘴:“看来中原先生和这边的太宰君关系也不怎么好啊。”

    面对这个过于明显的试探,中原中也显得很淡定:“因为太宰治是武装侦探社的成员,我们港口黑手党和他们的关系向来不大好。”

    【爱伦·坡】长长地“呼唔”了一声,没说信也没说不信,而是回到了原来的话题:“我们还是先去码头那边看看吧,其实我一次都还没见过实地呢。”

    十三个小时前。美国,国际机场。

    【太宰治】坐在候机厅里,满脸烦躁:“为什么航班延误能从上午九点拖到下午六点啊?”

    『组合』被派过来陪同的干员坐在一旁陪笑:“应该不会再等待太久了,太宰先生,只用再耐心坐半个小时就好。”

    【太宰治】近乎神经质地喃喃:“爱伦·坡那家伙都能飞凭什么我不可以……该死,如果我能飞的话早就到日本了。”

    干员犹豫提问:“……如果您能飞的话,是打算直接穿越太平洋回去日本吗?”

    先不论其中的可能性,这种行为也是非法出境入境的一种啊!

    【太宰治】皱着眉头,按了按太阳穴:“都说了爱伦·坡那混蛋就能办到。”

    干员:……不,你没说过。

    【太宰治】厌烦地瞥了他一眼:“再说了,你又不是路易莎小姐,问题竟然还这么多。”

    干员:……如果是路易莎女士你就没意见了吗?!

    他满心想要吐槽,但为了维持『组合』对外的体面,还是强忍着闭上了嘴。

    半个小时以后,在干员绝望的注视下,机场的工作人员再次出现,微笑着通知了他们可能还要等半个小时的消息。

    身侧的男人没有说话,但干员却恍惚间觉得这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他有些畏缩地看向【太宰治】,却发现这个人明明之前都那副模样了,现在竟然却在一脸平静地玩手机。

    干员更害怕了:“太宰先生……你没问题吗?”

    【太宰治】的手指从屏幕上一划而过,他像是在打游戏,慢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干员的意思:“没关系。反正多半也来不及了吧。”

    在濒临崩溃的边缘时,他突然冷静了下来:“既然已经办不到了,那还不如仔细想一下该怎么收拾爱伦·坡留下来的麻烦,让后续影响降低到最小。”

    干员没听能懂他的话:“啊?”

    【太宰治】也没给他解释的意思:“就算最后搞砸了也无所谓,只要好好解释,芥川老师应该会原谅我的。毕竟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废物嘛。”

    说到这里,他呼出一口气,微笑起来:“如果芥川老师不原谅我,我再入水一次谢罪就好了。”

    干员感觉自己迷茫又无助:“……虽然听不懂在说什么,但是太宰先生你绝对不能死啊。如果夫人心理状态又出了问题,还需要你过来处理呢。”

    【太宰治】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那你还是祈祷飞机快点起飞比较好。或者祈祷爱伦·坡能对我手下留情,虽然这个比中也再也不喝酒的可能性还低。”

    见自己的话又被堵了回去,干员忍不住在心中哀嚎起来:这个人怎么这么难搞啊!!菲茨杰拉德先生,救救我!!

    到达码头时,【爱伦·坡】突然和另外两人聊起了无关的话题:“其实横滨这边据点的本来不该我来管的。”

    ——青木荒耶利用这两个月的时间已经给『文豪结社』写了无数个剧本,就等着根据其他人的反应使用哪一个了。

    港口黑手党和『文豪结社』的关系稍微有些尴尬,所以这没点名的话是赤林海月接了下来:“怎么说?我看爱伦·坡先生办事还是挺靠谱的。”

    【爱伦·坡】也没管他这句话是真心还是恭维:“毕竟来横滨的第一个人是太宰……”

    说到这里,他止住了话,散漫一笑:“总之,你们做好迎接真正负责横滨这块的干部的准备比较好。”

    不得不承认,中原中也听完【爱伦·坡】这一席话之后,在心里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在港|黑大楼门口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中原中也就感觉到了,这个『文豪结社』的成员心思深沉却又极为捉摸不定的表现,很明显是自己最应付不来的类型,应付不来到差点让他的太宰治ptsd当场发作。

    就比如现在,中原中也敢肯定,他突然说出自己不是真正负责人,只能算是一个代理——这种一听就不怎么正常的话绝对有什么理由,但中原中也依然无法从这人的寥寥数语中提炼出【爱伦·坡】的真实目的。

    所以他直接问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爱伦·坡】看了他一眼,兴致盎然道:“我就知道中原先生会这么问……”

    说到一半,笑声止不住地从他的嘴里漏了出来:“我的意思是,我对这个码头说实话没什么兴趣,毕竟我可没有给芥川做嫁衣的爱好,所以和你们想的不一样,我大概不会偏向任何一方吧。”

    青木荒耶分得很清楚,重要的不是码头,而是如何理解任务里【解决码头事件】的这个要求。

    既然他现在是【爱伦·坡】,那么他自然会按照这位英灵的方式处理。

    ——而【爱伦·坡】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

    “现在你,”他一边笑,一边指了指中原中也,“还有你,”他又指向赤林海月,“应该思考的不是怎么最大程度保护自己组织的利益,而是该用什么来拉拢我了。”

    ——把情况搅得一团乱。

    不出他意料,在短暂的错愕之后,对面两个人的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你什么意思?”

    【爱伦·坡】看着这两个人的反应,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他慢慢地止住笑声,大概缓了有两分钟,才彻底回到了平时的状态,一脸平静地道歉:“不好意思,我的精神状态不怎么稳定。”

    中原中也才不信这个人的鬼话:“你不该拿这种事来开玩笑。”

    而且真正有问题的人会主动说自己精神不正常吗?

    【爱伦·坡】敷衍回应:“我知道你在心里骂『文豪结社』的首领把我任命成外交方面的干部是脑子有病。但是如果现在在这儿的是太宰,指不定局面还会更麻烦呢。”

    他神秘一笑:“对你来说。”

    中原中也一哽,不得不承认他说得对。

    他转头看向赤林海月那边,发现对面正表情十分不愉快凝视着【爱伦·坡】。

    ——立于针锋相对两人之间的平衡点竟然是个疯子,这足够让任何人都觉得不高兴。

    但中原中也知道他做出这副表情不仅仅是出于这个原因。

    “别觉得我背叛了你呀,赤林先生,”男人苦恼地抱怨,“毕竟我们两人之间从来没有达成过什么约定。”

    赤林海月的手杖在地面上缓慢地挪移:“虽然是这么说……”

    中原中也出声:“如果粟楠会和文豪结社在这之前有什么港口黑手党不知情的约定,那就不能怪我们暴力处理此事了。”

    看着面前两个人明明看自己十分不顺眼,但却不得不尽力拉拢自己的样子,【爱伦·坡】差点又想笑了。

    ——这人也太恶趣味了吧。

    青木荒耶心中无语凝噎。

    他本来以为报纸那件事已经是【爱伦·坡】不良癖好的极限了,但一直扮演到现在,青木才终于发觉他根本就没有底线。

    而且虽然知道【爱伦·坡】很容易受刺激,一受刺激又容易发病,但青木荒耶也没想到他这么禁不起撩拨。

    手上唯二的卡牌全都不太正常,一个有殉情癖一个是愉悦犯,青木荒耶坚持到现在,已经快要对这个无理取闹的英灵系统绝望了。

    他合上眼睛,压下心中想要再添一把火的想法后,用手指扣了扣旁边的墙壁,等旁边两个人的注意被吸引过来了,才提醒道:“你们再不走的话,我就先进码头了。”

    中原中也和赤林海月当然不肯落后,在假惺惺地应了两声以后,全都一起挤了进去。

    然而,刚进了码头,【爱伦·坡】突然又停下了脚步。

    中原中也心里对这个人的反复无常一阵火起:“你又想再发一次疯吗?”

    “不,”【爱伦·坡】没有看向他,身子略微前倾,视线望向了停靠在码头的轮船,“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他本来是想使用一些手段,彻底摧毁这个码头,让三个组织不欢而散,以此打击横滨的『文豪结社』的势力。

    毕竟,任务上面只要求了“解决码头事件”,却并没有说该怎么解决。

    按照【爱伦·坡】的想法,比起做题来说,把写了题目的黑板给砸了要更加有趣。

    更别提,横滨还是和自己不对付的【太宰治】负责的地区。

    但是不知为何,在【爱伦·坡】动手之前,码头上的那艘轮船却弥漫起了漆黑的雾气,如同冥冥之中有什么向他发出了警示。

    ——我就知道。

    青木面无表情地想:系统的任务不可能这么简单。

    仿佛是为了回应青木的想法一般,【爱伦·坡】的话音刚落下,他肩上的黑鸦就如同感觉到了什么一般,发出了象征着不详的嘶哑低叫。

    这是【爱伦·坡】的乌鸦自现身以后,第一次发出声音。

    象征着绝对不详的低语,来自他的主,黄衣之王的警告——

    “……啊。”青木荒耶有些迟钝地往后退了一步,“好像被摆了一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不停往码头外走去:“中原先生,你确定码头这边只有我们三方参与进来了吗?”

    中原中也在听到乌鸦叫声之后,脑袋不禁空白了一瞬间。

    那一瞬间,他仿佛听到了什么存在的絮絮低语。

    他见【爱伦·坡】这副近乎恐惧的模样,不知为何下意识也跟着他一起往门口那边走:“什么意思?”

    “‘乌鸦的叫声只会在死亡的那一刻响起’,它预告了我即将面临的绝境。”

    等彻底退出了码头的范围,【爱伦·坡】苍白的脸色才看起来好了点。

    他摸了摸乌鸦,用冷然的语气命令:“比起这件事,请先回答我的问题,中原先生。”

    中原中也对【爱伦·坡】这高高在上的态度十分不爽,但见他这副比刚才大笑时还要糟糕的精神状态,还是忍着怒气回答:“不可能会有其他势力再掺合进来,港口黑手党在这之前已经暂时切断了这个码头的一切事务。”

    【爱伦·坡】的瞳孔已经缩成了针尖大小,一眼看去,不禁让人怀疑他是否还存有理智:“那就是我们三人之中有叛徒,打算在这里解决掉我。”

    他勾起嘴角,浑身上下浸满了狂气:“杀了你们。”

    【爱伦·坡】抬起手,乌鸦化作阴影状的触|手缠绕上了他的手腕。

    就在这时候,赤林海月突然插话道:“不对。”

    他并不知道自己此时的想法正不正确,但是赤林至少知道,如果这时候和【爱伦·坡】打起来,码头这件事就彻底泡汤了。

    所以在【爱伦·坡】看过来时,他毫不犹豫地吐出来一个人名,那个一直让他看不顺眼的情报贩子:

    “折原临也。”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76/76466/262822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