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汉灵昭烈 > 第251章:御水成锋

第251章:御水成锋

推荐阅读:司掌天道男人三十摊牌了,我就是妇女之友专治极品[快穿]开局一群原始人葬刀凌风李诗云斗罗之蚀雷之龙重生之逆转人生帝皇召唤,无上神朝

    夜已渐深,潭水冒着丝丝白气,在烛火的亮光下更多了一丝神秘。

    柳如烟和上官令等人在潭边一字排开,静静地注视着武松。而空见大师则立在那株桃树下,袈裟已经挂在树上,他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离开。

    武松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地向寒潭中央走去,直到潭水快将没过了胸口,他才停了下来。

    柳如烟知道,武松不习水性,甚至有些怕水。

    武松又开始挪动着脚步,向前试探着,潭水没有再变深,而他已经到了潭的中央。

    片刻之后,潭水微澜。

    上官令虽然看不清武松脚下步伐,但从身形和手势来看,他知道武松在水中所打的是一套太祖长拳。

    太祖长拳,凡习武者无人不知,其招法广为流传,普通军士皆会,更莫论江湖中人。

    不过上官令知道,这套拳法即使再普通不过,但在水中打起来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水无形,阻力也是无处不在,所以武松的每一招皆是似像非像,犹如一个初学的孩童一般,显得有些许笨拙。

    武松的脸涨得通红,看得出来,他在奋力与水相抗。

    太祖长拳,有三十二式,可武松却没能打完。到第十七式,指当势时,他突然一个趔趄,栽入水中,呛了好几口水。

    柳如烟急得要上前,普鸣凤却一把将其拉住,冲着她摇了摇头。

    普鸣凤知道,她心中挂念着武松,但眼下只能靠武松自己,别人帮不了他。

    他也不会要人相助。

    果然,武松稍微喘息了片刻,又在水中操练了起来。直到第二十五式雀地龙,武松扎进了潭水中......

    三十二式太祖长拳,武松最终还是没有打完。其间,还呛了三次水,跳过了两式。也不知道,是他忘了,还是其它缘故。

    不过,当武松从潭水起身而出时,脸上却挂着笑容。虽然,他看上去已是力竭。

    “有意思,有意思。”武松乐呵呵道,“这水中打拳果真是奥妙无穷,那完颜拓海是个人物。”

    见武松如此,柳如烟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她连忙上前,帮武松擦净身上的水,然后将一件干净的长袍给武松披上。

    “哥哥明日再来?”柳如烟柔道问道。

    “来,当然要来。”武松笑着回道,“且不说我武松从不半途而废,就冲着这水中打拳的乐子,也要来。”

    “施主必是与这寒潭有缘,才能于苦中见乐。善哉,善哉。”不知何时,空见大师已经走到了潭边。

    “多谢大师指点。”武松连忙揖首还礼,“数日来烦扰宝刹,又在这潭中沐浴,扰了贵寺清静,还望方丈见谅。”

    “施主哪里话,佛寺本就是为有缘之人而立,这寒潭亦是为了普渡众生,何来烦扰一说。”空见大师道,“老衲以为,这寒潭怕是也有识人之能,施主或许正是其乐见之人。”

    “多谢大师吉言。”武松乐道。

    就此,每日亥时一到,武松便准时出现在寒潭中,操练太祖长拳。

    三日之后,武松已能在水中将一套太祖长拳打完。甚至意犹未尽,力犹未竭,于是又打了一遍。直至子时方休。

    不过,在打至伏虎式和雀地龙时,武松依旧呛了几口水,拳势顿息。但一直在潭边观阵的柳如烟发现,武松的招式已然如在平地上顺畅到位了。

    又过了五日,武松人在潭中,拳脚一动,顿时水花飞溅。拳风过处,劈波斩浪,一套太祖长拳三十二式,劈挂擒拿,冲立回转,皆是遇水不滞,逢浪而破。

    武松是越练越兴奋,从亥时到子时,一个时辰之内,他足足可以打完七八套太祖长拳。

    待拳势收后,潭中白雾已然消散无影,而潭水之浪却久久不息。

    半月之后,只剩下柳如烟依然每夜陪在潭边,看着武松在水中操练。

    这一夜,武松打的依然是太祖长拳,但观阵的柳如烟却发现,武松拳招未变,潭中却已是另一番景象。

    只见武松身形一动,他周围的潭水便开始飞旋起来。随着他招式越来越急,四周的潭水渐旋渐高,居然在他拳势之外涌起一圈水墙,悬于潭上,经久不散。

    更神奇的是,武松一出招,拳带风声,却再未溅起水花。他一招黑虎掏心,立时带起了一股水流,潭水如练,仿佛如同一条绸带缠绕在武松的手臂上。

    水借拳势,拳借水威,一拳击出,竟凌空打出一道水箭,在夜色中明晃如刃。

    柳如烟看得惊呆了。

    武松也看到了这个变化。他顿时心中一震,索性不再按拳谱出招,而是脚下玉环步飞旋,拧腰一动,随手又是一拳击出。

    武松的这一拳无招无式,却是蓄力满满,而且是朝潭边的一面岩壁击去。

    拳到之处,距离岩壁尚有丈余,但拳风所指,一股水龙却脱手而去,如箭脱弦,撞向了岩壁。

    蛟龙出水,亦不过如此。

    随着岩壁上水花四溅,一阵碎裂之声传来,几块巴掌大的岩石纷纷落入了潭中。

    岩壁之上,一根被放在凸突石块上的蜡烛也迎风而灭。

    武松的拳头还停在半空,周围涌起的水墙正慢慢消失,但他的心绪正波涛汹涌。

    柳如烟也看得既惊又喜。以她对武学的见识,也难以解释和理解眼前的一切。

    从击水、破水到御水,武松只用了半月时间,就在这寒潭中渐入化境,简直并凡人所能。

    “哥哥,你大功告成了。”柳如烟不禁冲到潭边,望着武松,眼中已是秋波流动,似有莹光点点。

    “烟儿......”武松回过头来,也望着柳如烟,“莫非这就是造化使然,因果报应。”

    “嗯嗯。”柳如烟拼命地点着头,“从你救奴家的那一刻起,或许一切皆已注定。”

    武松嘴角一扬,露出了笑容,“烟儿,上天如此眷我,怕是也因你而起。”

    说着,武松突然一伸手,将柳如烟拉入了潭中。

    柳如烟虽然有些猝不及防,却也就势一跃,扑入了寒潭,也扑入了武松怀中。

    此时,夜深人静,只有潭水微波荡漾之声。水,依旧很凉,但武松却心火翻涌。

    他看着已周身湿透的柳如烟,云鬓之上,水珠涟涟。几滴水流慢慢从她脸上滑过,越过俊俏挺拔的鼻尖,滑向那温润如玉的嘴角。

    武松的心,也仿佛被什么东西滑过,炽热如火。他再也顾不了许多,将自己的唇印上了那片夜色中的丹霞......

    夜风微凉,人生如梦。

    ......

    此日一早,上官令醒来时发现,武松似乎换了模样。

    他打量了一番,才恍然大悟,是武松已将头发束起,还戴了一顶软脚幞头。

    原来,武松自离了六和寺之后,至今已有大半年,头发早已长到可束发的长度。

    昨夜,趁着在潭边生火烤干衣服的机会,柳如烟也帮武松将头发梳理干净,先扎上头巾。而那顶幞头则是柳如烟早已私下做好的,内衬里还绣了个柳字。

    武松的新装扮让众人皆是眼前一亮,尤其是那顶幞头,将武松的杀气藏住了三分,却又英气未失。

    不过比武松新装更让众人吃惊的,还是他昨晚在潭中的表现。

    闻听武松大功告成,众人皆是喜出望外。在听柳如烟讲完细节之后,上官令更是不住地啧啧称奇。

    “不知究竟是寒潭之妙,还是武大侠本就是位奇人。能御水成锋者,在下真是闻所未闻。”上官令道,“武大侠仅仅用了半月,居然就能达到如此境界,那完颜拓海若是还在人世,怕是也要气死过去了。”

    “是啊。奴家也曾听师父说过,水乃至柔之物,但小如细流可水滴穿石,大如江河可穿山断崖,可见水之力犹胜钢铁金石。”柳如烟道,“只是将这御水之道运用在武功上,家师也始终不得其法,哥哥今日之功怕是开天辟地了。”

    柳如烟的话让上官令心头一动。他连忙接着道:“娘子所言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事。”

    “何事?”

    “我曾听闻,先唐时有一位绝世剑客,剑法练到登峰造极之后,竟能一剑开江。”上官令道。

    “一剑开江?”众人皆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对。据说此人当年一剑之下,竟劈开江水百丈,生生令江水断流,激起滔天巨浪。”上官令道。

    “当然,这只是江湖传闻而已,再说,这数百年前的事,又无人见过,也不知真假。”上官令接着道,“不过,今日有武大侠如此之能,在下倒是以为这传闻未必不是真的。”

    “上官大侠,你是想让武大哥也试试,看能不能一刀断流吧?”韩岳蓉此时微微一笑道。

    “嘿嘿,在下确有此意。”上官令尬笑着,“只是不知武大侠愿否一试。”

    “试试倒也无妨。”武松好强之心顿起,“只是此处附近并无江河,又如何试呢?”

    “这不打紧,此处虽无江河,武大侠可先找一处潭水,看看能否以刀断水。”上官令见武松点头了,立时来了兴致。

    “上官兄说的是那寒潭?”武松问道。

    “嗯......”上官令思索了片刻,“那寒潭奇是真奇,只是小了些,怕是施展不开。需寻处大些的。”

    “这不难。我等去问问方丈即可。”柳如烟道,“此地潭水不少,应该不难寻到。”

    话已至此,众人也不再多言,皆兴致勃勃地寻方丈去了。

    听明白了众人的来意,空见大师略微思索了片刻道:“由此往东约三里,便有一处潭水,足有数十丈之阔,比我这小寺怕是还大些。不知可否?”

    “够了,够了。”上官令兴奋地应道,“多谢方丈指点。”

    “不过,老衲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诸位可否行个方便?”空见大师又道。

    “大师请讲。”

    “老衲也想随诸位前去,不知方便否?”空见大师怯怯道。

    “这有甚不方便的,那就请大师带路吧!”上官令一侧身,让方丈先行。

    “大师看来是凡心未泯啊。”待空见大师走出了数步之后,柳如烟在武松耳边低声道。

    “自遇见了你之后,我不也凡心大动了。”武松回了一句,又看了柳如烟一眼。

    柳如烟顿时满面飞霞,连忙扭过头去,生怕被众人看到。

    此时,天光正好。一行人出了寺院,顺着山路向东而去。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87/87986/342123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