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推荐阅读:陈扬苏晴免费章节我在大晋超度亡灵一百年陈扬苏晴绝世高手绝世高手陈扬苏晴我自对天笑萧阳叶云舒陈扬苏晴女老板的致命诱惑极致欢喜大英公务员神魔之玥上为尊我乃捉鬼大师

    “倒不是我。”

    工藤新一立刻否决,他总感觉他回复再晚一点对方可能就要去掀翻那什么【地狱通信】了。

    “哦。”麻仓好拳头松开,若无其事道,“你突然提起这个做什么?”

    “其实我之前请假要办的事情提前两天办完了,但是回来时遇到了......”

    工藤新一还没说完便看到对方意味深长的眼神,没好气道,“我也没有碰到很多次案件好吗?”

    麻仓好:“嗨,嗨,你继续。”

    工藤新一半月眼,“呵呵”一声才继续说道:“也不是案子,只是...那时候我感觉有点奇怪。”

    他与父母从出云回到东京后,爹妈先抛下他过二人世界去了,遂侦探君打算自己提前回家,碰到了一个奇怪的男人。

    那个男人剪了一头黑色短发,胡子拉渣,穿着深色的大衣,跟在一个抱着文件急匆匆跑回医院的小护士身后,表情十分古怪。

    直到年轻貌美的小护士进了医院,再也看不到人影后,那个男人依然没有离开,还是直勾勾盯着小护士离去的方向。

    当时那个场景,如果不是记者身边还有个扎着双马尾辫的小姑娘,工藤新一险些就要当场报警。

    即便如此,作为侦探的本能还是让他打消了回家的念头,先去关注一下那个男人。

    而且,他身边那个小女孩给他感觉也有点特殊。

    即使今年还只有十六岁,却已经在警视厅小有名气的侦探工藤新一拥有相当优秀的业务能力,很快就弄清楚了男人的基本身份。

    那是一个自由记者,名叫柴田一。身边的小女孩是他的女儿,叫做柴田鸫,一直和父亲住在一起。

    而男子一直跟着那个小护士的原因,饶是工藤新一听到后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竟然是他女儿认为,小护士肯定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她应该被送下地狱。而柴田一不赞同女儿的想法,并且认为女儿的想法太极端。

    于是父女俩就开始调查起这个小护士,医院内由女儿去大厅,医院外他们一起去走访护士的父母与街坊四邻。

    好些天了,女儿的想法在小护士的行为中慢慢改变。

    哪怕是有病人把亲人之死怪罪在小护士身上,她也能笑着说“亲人死去心里一定不好过,如果把气撒在我身上会让他好受的话,我就默默承受好了*”,并真心实意认为这是护士需要额外承担的工作。

    不管从哪一方面,这个小护士无论是人品还是职业素养方面都无可挑剔。

    于是他们俩都疑惑了。

    这样一个优秀上进又温柔貌美的女孩,怎么会被人怨恨乃至于登录地狱通信,要送她下地狱呢?

    如果家里没有一个不那么普通的弟弟,工藤新一在边上听到父女俩的对话,大概认为是父亲在陪女儿一起玩什么奇思妙想的魔幻游戏。

    而事实上,当【地狱通信】这个词被他听到后,向来一身正气的侦探忽然汗毛竖起,从背后冒起一阵阴寒。

    这是真的。

    直觉毫无保留的告知他这个事实。

    接着他又听到边上那个小女孩说:“阿一,我又看到了!”

    “你看到什么了?!”柴田一十分惊恐,他抓住小女孩的衣袖连声问道。

    “我看到,姐姐在船上哭。”柴田鸫恍恍惚惚道,“她说她不认识那个人,阿一,她在哭!”

    柴田一面色大变,一把抱起女儿就往外跑。

    此时工藤新一连忙跟上,心中那股不详的预感一直在提醒他,将会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父女俩是骑着骑行车走的,工藤新一思索片刻,转身抄近路往小护士所在的医院而去。

    正好路边目暮警部开车经过叫住了他,工藤新一来不及解释,直接打开车门叫警部开车送他过去。

    难得路上没有堵车,工藤新一比那对父女先到了医院。

    他冲进医院大厅,想要去找那个有可能出事的小护士时,瞥见一个男子靠着大厅墙壁坐在地上。

    只那一眼,工藤新一呼吸都停顿了一瞬。

    他帮警视厅破过不少案子,见过无数杀人凶手,却是头一回看到如此强烈的恶意出现在一个人的脸上,让那个男人的面部都扭曲如恶鬼。

    男人手里攥着一个稻草人,工藤新一目光看过去时,他正狞笑着神伸出手,要把稻草人脖颈上的红绳扯掉。

    这一刻工藤新一的直觉在疯狂叫嚣,让他随手抢过旁边一个男生怀里抱着的篮球用尽全力踢了出去。

    送中暑的朋友来医院的篮球少年:“等等我的球!”那是篮球啊——

    “砰!”

    男人被那个篮球打到头甩出了三四米远,手中的稻草人应声而落。

    “可恶!”

    那男人从地面上爬起来,阴寒的目光看向工藤新一。

    医院大厅的人纷纷回头看他们,一个个围在一起低声议论起来。

    工藤新一见他爬起来去捡那个稻草人,脑海中有根弦“嘣”的一声断开了。

    决不能让他拉下那根红绳!

    “大家快躲开,那是犯人!”

    伴随着工藤新一的大喊,医院有人认出了这位年少成名的侦探,下意识往后退开。

    工藤新一借着这个机会跑过去,而此时那个男人似乎也明白了什么,疯狂往稻草人的位置而去,眼看就要再碰到稻草人。

    “砰!”

    绿光急速一闪,这次男人直接被打出了十米开外,地上挣扎半晌,再也起不来。

    工藤新一定睛一看,那绿光原来是一个小小的网球。

    “啊呀呀,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犯人还是不要起来为好哦。”

    肩上披着蓝白外套的男生抓了抓网球拍说到,额前落下的墨绿色碎发和黑色圆片眼镜挡住了他的表情。

    “你说是吧,侦探君。”

    “啊,嗯,谢谢。”

    工藤新一咽了咽口水,想起自己偶尔看过的几场中学生网球赛。

    饶是侦探的世界观早就破碎重组,他也无法理解为何有人能把网球打成杀人利器。

    目暮警部此时姗姗来迟,还不等工藤新一组织语言忽悠他,就见那胖胖的便衣警部从口袋里拿出银手镯,干脆利落给那个半死不活的男人套上。

    “工藤老弟,你可是个给我们又立了一功,这家伙是个杀人犯,逃窜很久了。”

    工藤新一:“啊哈哈,是吗,这么巧啊。”这可太巧了,哪里都是。

    随后跟来的警察把那个男人压回车里,披着队服外套的男生走过去把自己的网球捡回来塞到裤袋里,顺便把侦探君当足球踢出去的篮球捞起来抛到原主手里,摆摆手就提着一塑料袋药品走了。

    而此时的柴田父女才赶到医院,正好看到那个男人被警察押进车里的一幕。

    柴田鸫指着那个男人道:“阿一,就是他!”她看到就是这个男人在医院大厅扯下稻草人的红绳,把那个无辜的姐姐送下了地狱。

    “该不会来不及了吧!”记者气喘吁吁道,接着他就在人群里看到了安然无恙的小护士,正端着一盘药在人群身后走过。

    柴田鸫兴奋道:“姐姐没事!”

    工藤新一看到了那对父女,正准备上去找他们,忽而想起那个给他一种浓重危机感的稻草人。

    只是待他回头去找时,那稻草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简单讲述了一下事情经过,工藤新一最后说:“我和柴田君交换了联系方式,从他那里得知了【地狱通信】和【地狱少女】的事情。”

    “那个男人被关进监狱了,但我总觉得这事没完。”如果和柴田说的一样,那么监狱是拦不住地狱少女的。

    “那个稻草人,是所谓【地狱少女】的媒介吧?”侦探严肃说着。

    “对。”麻仓好道,“把怨恨之人的名字交给【地狱少女】后,扯下那个稻草人身上的红绳才算委托成功。”

    “这算是私刑了吧!”

    不出麻仓好所料,工藤新一果然炸了,而且炸得很厉害。

    “不管是谁,都没有这个权利送人下地狱。如果没有节制的话,整个社会都会乱套。他们把人间的法律当做什么了?!”

    年轻的侦探显然是气得狠了,从柴田一那里得知的只是一些片段,联系这段时间流传的都市传说,他很快就拼凑出所谓【地狱通信】的运行模式。

    接着,他也想清楚这个一旦被大众确认是真实的,这个社会将会出现怎样一副群魔乱舞的情况。

    “但是新一,你要知道,不是谁都有能力复仇的。”麻仓好淡淡道,“有一个可以把仇人送下地狱的机会,即使代价是自己也会下地狱,总会有人这样做的。”

    工藤新一直视麻仓好的眼睛,认真道:“那么,【地狱通信】又怎么能确定他送下去的人都是罪人呢?”

    麻仓好道:“不会确认。”

    工藤新一:“...什么?”

    麻仓好道:“只要名字发送成功,地狱少女也不能拒绝。”

    委托成功后,地狱少女就会和她的侍从开始这个工作。

    哪怕那个被怨恨的人可能是无辜的,哪怕地狱少女也不愿意,这个委托都不会停止,直到把人流放进地狱。

    “这不是更、极端的吗?”工藤新一咬着牙道。

    “它马上就会关了。”

    麻仓好望着侦探愤怒的眉眼,只淡淡说了一句。

    “诶?”

    麻仓好从沙发上起身,往二楼自己的房间走去。

    “很晚了,我睡觉去了,晚安。”

    工藤新一:“所以你倒是说清楚啊!”

    所以他不是说【地狱通信】马上会关闭了吗?

    把侦探哥的咆哮抛在身后,麻仓好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想着。

    自黄泉与尸魂界合并,尸魂界能有一堆旧贵族搞事情,黄泉当然也不会例外。

    【地狱通信】这玩意儿,就是黄泉的那只蜘蛛为了夺权搞出来的。

    所以鬼灯在干什么?这么久了还没把三眼蜘蛛搞定,取消【地狱通信】怎么也能让鬼灯那一堆事务少一点吧?

    深夜时分,麻仓好出现在了某个监狱中。

    恰好目睹了一个分外眼熟的场景。

    长得碍眼的男人伸出手,从穿着黑色水手服的血瞳少女手中接过系着红绳的稻草人。

    哎,果然这事情还没完。

    他那个正义爆棚的侦探哥肯定还会去看那个小护士的情况,万一发现无辜的小护士没了,铁定会和【地狱通信】刚到底。

    麻仓好苦恼地想:哎,还是要给鬼灯打次白工。

    他悄无声息出现在水手服少女身后,说:“好久不见,爱。”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是原著那一集的小护士的原话。

    诶,说起来我xxj时代看地狱少女时,前面几十集都觉得阎魔爱干得漂亮。无力报复仇人的受害者可以选择委托地狱少女把加害者送下地狱,这不是大快人心的事情吗?直到看到这个小护士这一集才被吓到了,这个护士没有任何问题,温柔善良细心美好,是一个很优秀的医务工作者。然而就是这样优秀的女孩,被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送下了地狱。

    那一集真的惊到了当时还是个xxj的我,护士在船上嚎啕大哭的场景印象十分深刻。后来慢慢回想,觉得其实很亏了。受害者委托复仇的代价是自己的灵魂,虽然仇恨越大很多人可能会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但是为了垃圾毁了自己真的不值得。

    但这种还可以说是自己的选择,只是地狱少女工作几百年,也有很多无辜的好人被送下去。原著一目连就提到自家小姐阎魔爱碰到过很多次这种情况,她挣扎过,不愿意做,可这不是她能决定的。而且阎魔爱本人也真的惨,最后都没有解脱。

    番里地狱通信暴露后,许多人因为一个简单的小事就把对方送下地狱,然后被别人送,别人再被他人送,循环往复,人间就成了地狱。

    啊这章作话我好唠叨,哔哔了一大堆,但是写到这里时真的忍不住,捂脸.jpg</dd>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88/88391/334271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