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忧

推荐阅读:陈扬苏晴绝世高手绝世高手陈扬苏晴我自对天笑萧阳叶云舒陈扬苏晴女老板的致命诱惑极致欢喜大英公务员神魔之玥上为尊我乃捉鬼大师海贼之祸害穿成古代种田文女配

    第11章

    “帝师大人?”简风致看他停住话语之后愣了一下神,在旁边小心地喊了一句。

    谢玟收回思绪,仓促地敛回目光,避过萧九的出身,跟小采花贼说了一堆朝堂中事。简风致听得津津有味,不时发问,很给面子地配合故事,似乎觉得这些明枪暗箭既复杂又刺激。

    就在两人聊天时,原本静谧恭肃的殿外忽然响起一截凌乱的脚步声,近卫和内官的脚步声紧随其后,崔盛的声调苦口婆心地响起来:“公主、公主!您不能进去——陛下要是知道了——”

    另一个娇俏活泼的少女嗓音坚定答道:“那就让皇兄砍了我的脑袋好了!”

    话音未落,紧紧闭合的殿门被双手推开,一个年方十五六岁的红衣少女站在门前,她的腰上挂着一截镶金的鞭子,背着光站在眼前。

    殿门打开,光线铺天盖地地翻涌而来,几乎笼罩在人的全身。谢玟手里的玉狮子跟着紧缩了一下瞳孔,眯起眼。

    解忧公主萧天湄定定地站在那里,她看着谢玟,忽然长舒了一口气,躬身行礼道:“谢先生,我就知道您回来了。”

    “海上仙山”之类的传闻不胫而走,满朝文武除了沈越霄这类的心腹,或许有些还不得知,但宗室之间总该知悉了。

    谢玟看着她道:“湄儿。”

    她已经长得这么大了,他似乎错过了女孩儿变化最大的三年。

    萧天湄是先帝最小的女儿,排行十七,今年只有十六岁。正因为她年幼,所以在夺嫡之战中得以保全、毫发无伤。而且她不曾跟萧九一同读书,母妃也从未做过对不起萧九的事情。

    因为她的母妃早逝,这位最小的妹妹几乎是萧玄谦和谢玟养大的,虽然不曾说过,但萧天湄早已觉得谢玟如同她的长辈父母般,乍一听到那个传闻,不啻于迎来至亲复生,非要亲眼看一看才行。

    一旁的崔盛先是躬身行礼,然后摸到了郭谨身侧,嘀咕道:“陛下还在前朝,你看这……”

    郭谨郭大监将拂尘换了个方向,冷着脸道:“难道你还敢上去强行不让两位主子见面吗?”

    崔盛无奈摇头,叫来后面伺候的文诚,让他赶紧去禀告陛下。两位内廷大监恭顺在站在一旁,看似眼观鼻鼻观心什么都不说,实则他们在侧,就已是最大的保险了。

    萧天湄走到谢玟面前,她的眉宇还很稚嫩,但已是一顾倾城的美人胚子。少女的手按在腰间的鞭子上——这是谢先生赠送的,是她往年的生辰礼物。

    “先生,”萧天湄愈发动容,她哽咽了一声,压住了颤抖的哭腔,强自镇定道,“下个月十九,湄儿要过生日了。”

    三年的时光对于他跟萧玄谦来说,只不过是少了触摸的温度,记忆里的一笔一划还都完整如初,但对于一个成长中的孩子来说,她的人生尚且如此之青涩,分离便如此之漫长。

    “湄儿,”谢玟心生无限感慨,除了久别重逢之外,还有些不辞而别的愧意。“你要十七岁了,湄儿是大人了。”

    萧天湄登时万分伤感,她扑进了谢玟的怀里,原本占据那个位置的大白猫扭着尾巴坐在一旁,似乎早早地体悟到了少女的心情。

    带着风、带着奔袭而来的日光、带着淡淡的脂粉和香薰味道,萧天湄埋在谢玟怀中,闷头哭了好一会儿,仍觉似幻似真,直到她想起身为公主的体面来,才抹去眼泪,眼角红彤彤地道:“既然已经回来,皇兄为何不让我见?难道他心里介意我,要一个人独占谢先生吗?”

    谢玟虽觉这话说得有点怪,但对这么个小孩的用词也没什么严苛的要求,道:“他介意谁都不会介意你的。”

    “不,他会。”萧天湄硬邦邦地道,“他已经不是我认识的九哥了。就算是贵为天子、贵为九五之尊,没有谢先生在,皇兄也只不过是个朝思暮想、求而不得的可怜人罢了。”

    “湄儿?”谢玟没想到他们兄妹的关系竟有如此巨大的变化。

    萧天湄站起身,背过去又擦了擦泪,发鬓上的流苏晃动不定:“他既然知道先生是个贵重之人,却还不放在心上,将你跟其他乱臣贼子相提并论。拔除心腹、剪去羽翼、一步步逼先生只能服膺于他,做一个被掌控被钳制、没有自由的傀儡玩偶,难道九哥不知道当初是谁垂怜他、是谁为了解他的燃眉之急、救他百万雄兵,出京千里,几乎死在琼都的那条官道上?!”

    除了系统之外,对他们两人之事最清楚的就是萧天湄,但湄儿那时毕竟年幼,就算是明白,也不过只是记在心里而已。

    公主转过身,已然褪去了哭泣之态,神色坚韧:“我原以为皇兄待您是不同的,看来我错了。忠臣良将功高震主、从龙之臣不得好死,他要唯吾独尊,要无人管束,要说一不二,不要先生您了。”

    谢玟沉默片刻,他几乎忍不住地想叹气,自从回到紫微宫之后,他叹气的次数不在少数。三年以前,湄儿依赖萧九尤胜父母,将她的皇兄视为天底下最贤明之君、最聪慧之主,但如今,这两人之间的隔阂深重难解。

    他跟萧九一起养大湄儿,待她如自己的子女一般。正因如此,萧天湄的每句话都像是将他这些年的疑虑、思考、迷惘,翻来覆去地拨弄、展示,如同开裂的伤口,明明已经陈旧结痂了,用力撕扯,却还能流出血来。

    “他接回您,也不是皇兄真的幡然醒悟了。”萧天湄面有冷色,“谢先生,他只是知道不能没有你,越是狠毒无情之人,越会深夜梦魇、备受折磨,他不过是想象征性地偿还、摆脱自己的折磨而已。我虽欣喜您回来,但也想干脆就让皇兄一世都念着您,才算偿还。”

    谢玟不知道萧玄谦会后悔,他以为对方所做的种种,都是做足了准备要跟自己一刀两断的,没想到他却后悔了。

    他见湄儿情绪激动,久久难以平复,便像以前那样摸了摸她的头发,顺手将少女鬓边的朱钗扶正。但他没见到晃动的流苏之下,萧天湄看着他、却又溢满难过的双眼。

    朱钗穿过青丝,公主却迟迟地闪避了一瞬,道:“我已长大了,先生。”

    谢玟愣了一下,他还没有太反应过来这三年的变化,就好像湄儿还只是十一二岁似的,本朝虽然讲男女九岁不同席,但他毕竟是个现代人,十一二岁也就是上小学初中的年纪,跟他根本不是一个辈分的,所以一时忘却了男女之别。

    他收回了手,自我提醒似的道:“对……你已经长大了。”

    “他不让您出去吗?”萧天湄忽然问。

    谢玟见她情绪激动,怕湄儿会做出不顾一切、找萧九吵架之类的事情,迟疑了一下,却耐不住一旁的简风致嘴快:“是啊是啊,还有我呢,我跟帝师大人都快闷死了,公主殿下能不能——”

    简风致本想说“给我们送点话本来看看”,话音未落,就见到红衣朱钗的解忧公主勃然大怒,她年纪尚轻,却知道自己是为数不多、能在萧玄谦面前被纵容的几人之一,这种时候更被冲昏头脑,恼火道:“什么皇兄、什么陛下,他连尊师重道都不懂!关押强迫自己的老师,他还知道什么是礼义廉耻!”

    简风致闻言大惊,凑到谢玟耳畔小声道:“你是被强迫的?!”

    谢玟抬手把他的脸推远:“滚。”

    简风致才被推开,就见到大敞的殿门间光线忽然被阻挡了,一旁侍奉的宫人近侍全都悄无声息地跪了下来,崔盛和郭谨两位大太监连忙口称万岁迎了过去。他再一抬头,见到公主殿下的身后,一个熟悉且令人胆寒的身影立在不远处,寂静无声地望了过来。

    “天湄。”萧玄谦的声音沉沉地响起,“过来。”

    萧天湄背后一僵,但她正气盛,当即便扭过头来,手指抓着衣衫,揉搓出了一道道褶皱:“你为什么要这么对谢先生!”

    萧玄谦的目光穿过她,望向了她身后的谢玟,他见到老师脸上并无明显的不悦之色后,才在心里忽然松了口气,转而扫视了一眼少女:“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我什么都要听你的吗?”萧天湄道,“皇兄,皇兄!你从小看着我长大,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心性?我们这样的情谊,又跟谢先生相识这么多年,你还要错到什么时候?!难道你真是冷心冷肺,什么也不顾……”

    “跟老师认识多年的是我。”萧玄谦皱着眉打断她,“跟你有什么关系。”

    萧天湄被驳得哑然,她脸颊涨红:“你对他不好就是跟我有关系!皇兄虽然不是我的长兄,但我曾经也视你如父,更是将谢先生视为……”

    她话语一顿,忽然噎住了,晦气地跺了下脚,改用了另一句说辞。

    另一边,玉狮子已经重新回到了无人占领的温柔怀抱里,它靠着谢玟的手若无旁人的睡觉。看着皇室兄妹吵架大戏的简风致颇觉刺激,忍不住问帝师大人:“公主想说什么来着?”

    谢玟没理他,反而是他的脑海里,一直没说什么的童童突然开口,似乎旁观了很久地隔空回复道:“可能是想说长嫂如母吧。”

    谢玟:“……”

    连撸猫的手都停了,很想在此刻缓缓扣出一个问号。

    作者有话要说:  谢帝师:?</dd>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88/88393/334271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