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十分满分的甜 > 第24章 每一分甜

第24章 每一分甜

推荐阅读:恃宠为后(重生)百炼飞升录存心偶遇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离婚1950[重生]平步青云海岛小农场你海王,我绿茶人间烟火原来我家徒四壁

    边梨迷迷糊糊之中, 沉溺在一片离奇的光影里。

    冷冽淡然的气息轻轻摩挲在她的唇上,带着热烫的温度。

    她仿佛陷入最原始的逃亡之中, 只想快点挣脱这恼人的桎梏。

    她上下眼皮打着架,晕晕沉沉之间, 力气没到睁不开。良久, 边梨“嘶”了一声, 半梦半醒之间, 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手臂后撑,头发乱了一片,散漫地落在肩侧。

    她艰难地睁了一只眼,才发现周遭静悄悄的。

    月色从外厅的阳台角落漏了进来,夜已经很深了。

    客厅里没有意料之中的一片狼藉, 反倒是整整齐齐。

    喝过的啤酒罐,外卖盒子,以及乱堆放东西的茶几, 统统被收拾得干干净净。靠近边梨附近的垃圾桶也换上了新的垃圾袋。

    她试探性地张了张嘴,发现喉咙艰涩不已,有些难受。

    轻声咳了咳, 而后往四周逡巡一圈, 边梨才发现客厅里只剩了阮相宜和她两个人。

    ace那三个人估计已经走了。

    她想爬过去把阮相宜捞醒, 却发现自己身上盖了一件轻薄的外套, 是黑色的夹克衫, 男士的款式。

    边梨抬手揉了揉额头, 才想起这件衣服,是贺云醒今天来的那一件。

    她拍了拍脸,爬到沙发的另一侧,推了推阮相宜。对方正脸朝下,是正在趴着的姿势。

    好一会儿,阮相宜都没醒。边梨用了大劲,清了清嗓子唤道,“喂,阮阮,回房睡啊,别在这儿睡。”

    阮相宜怂了怂胳膊,而后蓦地翻了个身,腿搭在了沙发靠垫上。

    她喃喃道,“知道了,我是困的,我没醉。”

    边梨呵了一声,“我又没说你醉,强调什么。不行啊,你快起来,我怕你再睡了,你回房赶紧洗澡吧。”

    阮相宜这才不情愿地睁开眼,开口便是问,“他们都走了?”

    “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边梨摸了摸嘴角,总觉得那儿火辣辣的,好不难受。

    阮相宜视线落在客厅各个角落,“还算他们几个有良心,我这就起来了,你也快去睡。”

    她说着要撑起自己,视线不经意地落到边梨脸上,惊讶起来,“你是刚刚夜宵吃多了?”

    边梨懵懵的,还有点微醺的意思在,脑袋里面似是盛满了水,晃荡晕沉,开口只是单音节应道,“啊?”

    “你嘴怎么肿成这样了?”仔细看,嘴角那处红彤彤的,鲜艳红火。倒不像是肿,有点像过敏。

    “我的嘴?”边梨复又摸了摸嘴角,“我刚才就觉得痛了……”

    仔细一想,很有可能是被刚刚那瓶啤酒罐的铝制边缘给刮破了嘴。

    她连忙直起腰,想要回房间,去镜子里查看自己的脸。

    就快要跨年了,嘴破也算是破相,大熊看了不骂死她才怪。

    “会不会好不了啊……我不管,我先回房去看看。”边梨说着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而后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

    阮相宜眼疾手快,扶住她的后腰,“哎呦喂,我的妹妹哎,你悠着点啊。”

    边梨稳住身形,而后朝自己房间跑,跑了一半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又折返跑了回来,鬼鬼祟祟地瞥了阮相宜一眼,将遗漏在沙发上的那一件黑色外套捞起来,这才回了房间。

    阮相宜动作慢吞吞地,脑海里“叮”了一下,突然冒出一条大胆的猜测。

    望着边梨没入房门后的背影,她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浴室里光线打得很足,边梨特意开了前罩的小壁灯,照映得各个角落都是一片亮堂,也将边梨那张呈现在镜中的脸全然展露了出来。

    她嫩白水盈的脸蛋 儿上晕着粉,双眸涔出一片温柔的水意,唇色不复以往的淡樱色,此时此刻是充血般的赤红,娇艳似绽放的富贵花。

    嘴角那处果然破了一个小小的缺口,像是嗑的,又像是划的,红肿不已,不细看,还以为是唇角天生翘起,莫名给她带了一股媚意。

    人真是,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

    她心血来潮,喝了一罐菠萝味的甜啤酒,居然还能把自己嘴角给弄成这样。

    边梨有些恹恹的,快速地洗了个澡,瘫在床上,了无睡意。

    嘴角微微一扯,就抽抽地疼。

    不过沐浴过后她倒是放松不少,脑子的清醒也逐渐释放开来。

    视线也随后落在了挂在床头的那件黑色夹克衫上。

    思忖片刻,边梨摸出手机,划开屏幕,上面的时间显示着的是凌晨十二点半,已经很晚了。

    边梨脑中天人交战,最终还是打开微信,指尖在屏幕上划来划去,犹豫了半晌,点开了贺云醒的头像。

    但仅仅是这样,也让边梨徘徊不已,开始迟疑起来。

    是问呢,还是不问呢。

    她头埋在柔软的床褥之中,而后在被单上滚了两圈,这样还没过瘾,边梨闭着眼,无声地朝着空气蹬了蹬腿儿。

    良久,她郑重地点开了贺云醒的朋友圈。

    聊天之前,先热热身。

    他朋友圈不是空白一片,不过也不多就是了,统共就寥寥两三条。

    唯一的好处就是,没有屏蔽的时间限制。

    边梨一条一条点开看过去,无一例外都是有关于创作歌曲的内容,以及个人工作室的几张图。

    连张自拍也没有,呆板又无趣。

    对比起自己花里胡哨的朋友圈,吃喝玩乐,什么都要记录一番,那差别来得可真就大了。

    她指尖往上划了划,看到了他的相册封面。

    是蓝天晴阳下的一颗树,阳光灿烂,花也开得正好,白簌簌的一片,映衬在叶子脉络之间,绿白相间,清新又好看。

    看照片捕捉的这整片风景,好像是在春天盛开的梨花。

    边梨心底暗自“咦”了一声,没想到贺云醒平常看起来又酷又冷,做什么都漫不经心的,相册封面居然选得这么温馨。

    她不经想起贺云醒和她相处之间的那些场景和话语。

    所以这个人内心里,得埋藏了多少暖啊。

    边梨想着想着,又眼尖地在相册封面下方,觑见了一行醒目的字。

    那是他的个性签名,只单单两个字——

    “不醒。”

    这是由贺云醒全权创作的,红遍大江南北那首ace出道曲的名字。

    这几乎是家喻户晓,无人不晓的一首爆红单曲。就是边梨,也能够熟稔地哼出个调调来,再唱几句词儿。

    这种病娇做作风,还是很带感的。

    蓦地,她心念一动,脑海里不经浮现起了自己的个性签名。

    边梨实打实地贯彻了自己的小本性,就一个字——

    “睡。”

    两个人连起来,倒还有点料。

    睡不醒。

    睡……不醒……

    边梨突然觉得自己变了。

    她居然都敢倒贴大佬了。

    边梨复又点进贺云醒的聊天框,给自己壮了壮士气,她这辈子都没这么纠结过。

    就在她反复徘徊的时候,她眼睁睁地看着聊天框上方的备注着的“胖崽”两个字,变成了“对方正在输入中……”

    而后没过多久,下一秒,对方弹出来一条信息框——

    【x。】:我很想知道,你打了这么久,到底在打些什么。

    【肥肥吃梨 梨】:……如果我说……我只是路过……你信吗……

    不过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打了很久的啊。

    边梨仔细回想,有点头目。

    她突然觉得,微信这个“对方正在输入中……”的功能不是很行。

    看他没再回消息,边梨又骚扰过去一条。

    【肥肥吃梨梨】:咳咳……您还没睡呐?我就是想问,那条黑色夹克衫是不是您落下的?

    然而刚发出去她就后悔了。

    边梨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矫揉造作过,她其实知道这件衣服,就是贺云醒的。

    她动作迅速地点了“撤回”,而后将手机抛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一头扎进枕头中,低低地小小地尖叫了两下。

    这时,手机“嗡嗡”两声震动起来,边梨捞过来,半睁开一条眼缝,偷偷地看。

    【x。】:撤回什么,我都看见了,衣服是我的。

    【肥肥吃梨梨】:哦……谢谢您……

    【x。】:我有那么老?

    随后他又发了一张当初偷拍她的那张图,威胁和暗示意味很足。

    这张图还附有一句话——

    【x。】:要么喊前辈,要么叫哥哥。

    边梨不可置信地盯着屏幕,而后怼了回去。

    【肥肥吃梨梨】:哦,也行,胖崽哥。

    【x。】:嗯。

    边梨有些傻眼。

    就一个“嗯”字?贺云醒也太好糊弄了吧。

    边梨翻身趴在床上,而后小腿撑起来,在空中晃悠。她自己都没察觉的是,她此时此刻,正笑得眼涡深深。

    【x。】:你还不睡?

    【肥肥吃梨梨】:是啊,我的嘴角好像被划破了,痛痛的,我有点生气,睡不着。

    贺云醒那头罕见地没有反应,也再也没有下文。

    边梨倒是没有介意,随后又问他什么时候把他的外套还回去。

    这才是她今晚找他的最终目的。

    【x。】:跨年舞台的时候还给我就行。

    【肥肥吃梨梨】:哈?

    一句“为什么”就这样卡住。

    两人离这么近,她还以为马上就能还了。不过距离年末也就四五天的样子,倒也等得起。

    她刚想欢喜地应一句好,而后道晚安的时候,贺云醒又马不停蹄地来了两条——

    “怎么,等不及了?”

    “你可以现在来我房间。”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54/54461/179496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