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十分满分的甜 > 第50章 每一分甜

第50章 每一分甜

推荐阅读:和离前夜,她变成了蘑菇桃源小渔村青春流火农门秀色:山里汉子甜又野红楼春紫藤花游记校园全能王牌少女芙蓉帐七零之国营饭店小厨娘养丞

    开师母笑吟吟地, “游书,听语气,你还挺享受啊, 是不是觉得挺乐意的。”

    游书抱起脚边一直盘伏着的那两只猫咪,动作轻柔地薅了薅猫咪的毛儿,笑了起来,“乐意啊, 不过我很尊重女生意愿的,还是当孤独的守望者吧。”

    他这话带着点小滑头,但就是莫名地让人讨厌不起来。游书这样一说, 不仅将自己撇开来,也将事件的女主角边梨给撇了开来。

    两人这样一看就还没有熟到一定程度,清清白白。

    不过都是玩笑话罢了, 听听闹闹。后期肯定会剪辑掉一部分。

    开师母锲而不舍,转头又问边梨,双眼都在放着光,“肥肥,你怎么想?”

    开师母不懂偶像背后那些粉丝之间的争斗。一般的演员上了节目, 节目组即使刻意安排一条粉红线,或者是夫妻俩试着撮合那么一对儿, 观众都是看客, 消遣过后, 都不会太往心里去。

    然而换做偶像, 再这样, 必定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开师母没想到这深层的一面。她的表现,单纯是欣赏游书。

    边梨很熟悉这样的眼光,父母的背后,多得是这样的亮晶晶的眼神。

    这眼神就跟边母见到贺云醒一样,光亮中闪着十足的八卦,和一丁点儿的推波助澜。

    边梨连忙摇了摇头,对着导演组的主镜头说道,“这问题,还是抛给游书的粉丝回答吧,粉丝肯定很乐意。”

    这个小鬼马精。

    开师母看边梨游刃有余的回答,一半有“闺女”长大的心酸,一半有为她有所成长的骄傲。

    开绍老师轻轻扯过她的肩膀,在开师母耳边耳语了几句,她才惊讶地捂了捂嘴,小声地惊呼。

    最后还是开绍老师圆的场,转移了话题。开始讲起了以前来这儿配对的情侣爱恋故事。

    边梨自觉熬过一劫,开始埋头苦吃。她心里惦记着贺云醒,但是越惦记越不能明目张胆地眺望和对视,干脆完全不触碰。

    开师母就在这时小心翼翼地凑了过来,从镜头里只能看见两人在说着悄悄话,引不起太大注意。

    她的手在桌下摸了摸边梨的腿,小声说道,“我真是失策了,让你不早跟我说。”

    边梨有些懵逼,什么失策不失策,她完全不记得自己有讲过这句话啊。

    疑问随之也脱口而出,她紧跟着便“啊?”了一声。

    开师母只当她是害羞,也没计较太多,饭也顾不得吃了,继续神神秘秘地凑过来,“我懂你啊。不过就你这个性子,怎么老是慢一拍啊,其实你不想说,我们两口子也理解的。”

    边梨彻底绕晕了,“刚刚游书那个?”

    她这才缓过神来,“哎呀我不是怕被粉丝骂吗,怎么说都说不好听,我干脆转移阵地,就不回答了,把问题抛了回去,让粉丝内部解决。”

    这样的处理办法可谓是一劳永逸。

    开师母利落地打断边梨欲言又止的另一大段长话,“没有,我说的不是游书。”

    “……所以那是谁……?”边梨心中陡然升起一个不详的预感,这种感觉也愈发强烈。

    下一秒。

    开师母抬了抬下巴尖儿,朝着对面的方向怼了怼。

    “就特高冷那位。”

    边梨这下子顺着开师母的视线,光明正大地落到了对面青年的身影上。

    贺云醒脊背挺得很直,眉眼却懒散。和周围聊得开心无比的画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就这么杵着,谁也没看,先前低气压也仅仅只持续了一会儿,随后便自若无比,神色淡淡的。

    贺云醒惯常是这个表情,也就没人在这个时刻去发现他那么点异样,只当是性子使然。

    而呈现对面的两方天地,边梨和开师母占一边,贺云醒占正对面的另一边,和周遭格格不入,在此时此刻皆陷入了自己的情绪之中,无法自拔。

    边梨很快收回视线,试探性地问开师母,“……怎么啦师母,你提他干嘛?”

    她这样躲躲闪闪的模样,眼神闪烁,更加印证了开师母心中的猜测。

    开师母轻叹一声,心下直感慨。她自以为参透了一切,缓缓地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开口,“你还好意思问呐,我听你开老师话说的那意思啊———”

    为了表示自己先前的操作给小年轻们带去了点儿苦恼,她便刻意停顿,尾音拉得很长。

    “啥意思啥意思?说我啥了?”边梨上钩了,好奇心全被勾了出来。

    “说你最近应该是正在追贺云醒。”开师母说完长长吁了一口气。明明她在感情上很有经验,说之前居然还会为这种小年轻爱恋所动容,甚至觉得脸红,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边梨听了开师母的话,顿了好半晌,而后惊天地泣鬼神地咳嗽了起来。 ?

    边梨:……

    谁说!她!!正在追的!!!

    边梨是真的要怀疑开绍老师的眼力了。 -

    边梨后来想向开师母解释,但又觉得无论如何解释不了这种事情。她也无心炫耀,就任由师母理解去了。

    而此时此刻。

    就在刚刚她和开师母交谈之间,桌上打成一片,继续哄哄闹闹,喧腾欢闹。

    晚饭录制结束以后,整个节目组便收了工。接下来是收拾行李,最终分配好房间,安排入睡等都是艺人自己的事情了,无需节目组再多做安排。

    工作人员纷纷收拾起摄影架,相约着拍板收工。

    《平凡的生活》这档节目本就意在回归自然,享受农村质朴纯然的生活,一天忙碌的农活和大家劳动有所收获的那顿晚饭才是重中之重。

    有劳有所得。

    而在那之后繁琐又零散,直至入睡之前的生活,都交给室内安装好的摄像头来处理,后期剪不剪,要看导演组的意思。

    大家收拾妥当以后,开绍老师还在庭院里杵着。这一期来得几位小年轻,有两个已经上去洗澡了。

    等待的时候,其他落了空的偶像,也陪在开绍老师的身边,抬眼看着天空。

    仲夏,墨色来得晚,染得也淡。然而在山中,一旦黑下来,入了夜,天色便显得格外黑曜。

    挂在屋顶上的星星也全然展现出来,近在咫尺,几乎是手稍稍伸便可摘的距离。

    开绍老师看大家都跟看宝贝一般新奇不已的举措,觉得好笑。

    大概是太久没见到这么星罗密布,漫布满天的繁星,大家一时都被震撼到了,沉迷其中。

    他也不想拂了大家的面子,既然今晚天气这么好,说明那就是缘份。不要浪费了可惜才是。

    “好啦,要想赏月看星星,你们可以去后山那里。坡不高,想去近距离看的,抓紧时间去看,爬爬么也不累的,还可以锻炼锻炼身体。”

    开绍老师都放话了,大家原本跃跃欲试的心都被燃起。

    边梨早就蹦蹦跳跳,手里拿着自己记录了一整天平凡的生活的胶片机,准备和大家一起去山上看星星。

    开绍老师提议完,嘱咐他们注意安全以后就径自进屋了。

    眼下虽然没有录制中的镜头跟随,边梨却还是有些些许的不习惯。

    爬后山的路上,边梨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具体的缘由,她说不上来。

    等到她不小心被脚下的杂草绊了一脚以后,踉跄了一会儿,手臂被强有力地拽起,整个人随后被熟悉的力道稳稳地拖住以后,边梨才缓过神来。

    望着贺云醒沐浴在淡淡夜色之中,仍俊美嚣张至极的脸,边梨趁周围几个人不注意,伸出手,鬼使神差地,偷偷摸摸地,摸了一把贺云醒的下巴。

    “站好了,注意点。”贺云醒被摸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缓缓地说完,扶好她,便径自走开了。

    游书听到动静,从前方转过头来,“边梨,你没事吧?”

    边梨有些郁闷,心绪有点乱,脑海里闪现的都是贺云醒刚刚的背影。

    她咬咬唇,“我没事。”

    后山确实不高,具体来讲除了树和杂草多,应该只是草坡,并不算是一座山。

    一行人没花多久时间就站到了顶端,而后各自拿出拍摄的设备进行拍摄,想要定格住此时此刻的画面。

    站在这儿,星星都更清晰了似的,每一颗都裹着泛着淡淡的清辉,晕出一层浅淡的鹅黄色。

    大家各自寻找美好的角度自拍,便分散开来,没有像之前那样聚在一起。

    边梨是抱着很大的希望和期待来的,此时此刻却是简单地来了几张,便了无生趣,没了太多的兴致。

    情绪真的很能影响一个人。

    她探头探脑地,想去找那道颀长的身影,然而贺云醒不知道怎么走的,自刚刚开始,就见不到人影。

    夜风泛凉,山间夜里湿气重,露水湿,边梨穿得清凉,腿那儿被刮得冷嗖嗖的。

    她暗自撇嘴,刚想百无聊赖地去翻自己拍的胶片图像,就看到某人拽拽地出现在她的面前,拉着一张脸。

    边梨双眼泛光,太过于激动了,也没管那么多了,而后一把将贺云醒抱住,直愣愣地抵在了身后的树干上。

    这会儿黑灯瞎火的,却衬得贺云醒那双黑眸幽深似海,闪着磷火般的亮。

    贺云醒被她这么猛地一扑,脊背几乎是被蛮力的劲儿给拍在了树干上,半点缓冲也无,树上粗糙,触感着实不太好。

    此时此刻,他是真的又好气又好笑,再多的憋闷都云硝烟散了。贺云醒垂头敛眸,看着如癞皮狗赖在他怀里的边梨。

    “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边梨哼哼两声,“知道啊。”

    她接着哄他,“你别生气了嘛,你怎么能比我还要能生气呢?”

    脸还经常那么臭,脾气还差差的。

    当然了这后两句她没敢说。

    贺云醒脸色稍稍缓和,只是别过脸去,语气轻飘飘的,“我没生气。”

    边梨双手捏了捏他的脸,“好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气什么,但是如果我们不好好把握住能够见面的机会,就太亏了吧。”

    小姑娘说的是有道理。

    但是谁能来跟他解释,他胸口时不时地滞闷呢。

    诚如所见,在有关她的事上,他便变得不那么剔透了。

    平生几乎从未体验过的那种无奈感,频频闪现。

    这种无奈不是什么刻苦铭心的苦楚,一丝一丝拧过去,透着酸,透着甜,还透着甘之如饴。

    见贺云醒沉默,边梨又开始捏捏脸,摸摸下巴,挠着他,好让他回神。

    在边梨又一次肆意妄为地将指尖划过他优越的下颚时,贺云醒一把攥住她乱动的小手,而后恶狠狠地捏住她的下巴,嗓音开口竟是无比喑哑,“摸够了没?”

    他拇指和食指稍稍用力,直接挟制住她的下巴尖儿,微微向上抬起,“现在总该轮到我了吧?”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54/54461/179727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