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每一分甜

推荐阅读:无限神经[无限]至尊龙婿叶辰萧初然免费阅读在年代文里打秋风[穿书]穿成病弱女配后我出道了暴富后我要盖座大观园老婆是花瓶,得宠着硝烟美人[娱乐圈]春秋小吏我老婆是女学霸大明第一奸臣

    大熊以公司的名义向导演请了假,结果当然是可行的。《下一秒拥吻》剧组也还有其他演员的分镜, 直接调换一下顺序即可。再者, 他们还在拍摄的前期, 地点还没有搬换, 并不会带来什么所谓的大影响。

    导演几乎是眼都未眨就同意了这个决定,两个主演请假去公司的运动会,他还表示了羡慕。

    “我是听说你们壹千每年都有这个活动的。”

    边梨眨了眨眼,“导演你也看我们公司员工运动会的综艺啊?”

    “那倒没有, 每年差不多这个时间,热搜第一挂的不都是这个吗。”

    “这样啊。”边梨玩儿着自己的指甲, 头没抬,眼尾的余光却是扫向了坐在一旁的贺云醒,对方正半阖着眼, 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

    “刚好你俩去联络一下感情,后期的戏份进入一个大转折, 需要很大的突破,主角会有一个趋向于成熟的过程,这很难把控,得你俩自己去找那个平衡点。”

    边梨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联络……联络感情?”

    “对啊, 不过你们俩现在这种感觉就很好,像是热恋的情侣一样,暧昧表现度十分棒,就是怕后期你们承受不住那种爱而不得的剧情。”

    边梨杵在一旁, 没有吭声,注意力全被导演的那一句给吸引走了——

    “像是热恋的情侣一样。”

    也不知道他知晓两人就是名副其实的情侣,脸色会是怎样。

    导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眯眯地,“感觉这部剧真的未来可期,说实在的,出品方当初选了你们俩,我其实还是有点担心的,现在这点担心也没了。”

    导演说着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所以你们俩好好努力啊。”

    边梨乖乖地点点头,不明白只是一个员工运动会而已,导演怎么就能兴奋成这样。

    “对了,我觉得你们俩这一趟出去肯定还要上一波热搜,我就趁着这个机会,让剧组的微博官宣一下各位演员吧,粉丝都挺期待男主的,我一直藏着没说,不过应该也有一部分猜到了。”

    网上有蹲点的粉丝路透图,大多模糊看不清楚脸,但是即使是这样,一旦出现都被官方微博给劝着删除了,拍摄场地保密性也很强,关注这部剧的人心都被挠得痒痒的,从网上的讨论度来看,期待值还是很高的。

    边梨知道导演借助的是粉丝的心理,想借着一波流量,尽最大的可能给自己宣传。但这部剧本身热度就很高,贺云醒又自带粉丝,稍微宣传一下就会流量爆棚,热搜登顶吧。

    她想的确实没错,当天下午去机场的时候,倒还真的热搜登顶了。

    ·

    壹千这次的员工运动会地点位于一座海岛,斐济。公司早就公布了这一行程,为了避免机场有粉丝前往拦截,造成不必要的堵塞,因此艺人和员工是分开前往去的,到达目的地了再会和。

    机场VIP休息室里,边梨和贺云醒是待在一起的,但是旁边有李哥和大熊守着,他俩自然不敢太明目张胆,就连眼神交流也仅仅是一瞬两瞬。两人都低着头,表面上没有任何交流,其实微信上早就在暗度陈仓。

    【睡到】:到了岛上是不是没人管我们了?我事先查过了,那边有卖好多小挂件的!!

    【自然醒】:好,都给你买。

    【睡到】:说是运动会,可我看了看流程,感觉就是去度假的哎,今天也是爱沈总的一天!

    【自然醒】:给你一秒的时间,撤回。

    【睡到】:??

    【自然醒】:当着我的面夸别的男人,还爱么?

    边梨就在这个时候,无比心虚地偷瞄了贺云醒一眼,对方姿态疏散,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看着她的时候,俊眉轻拧,眉尖儿轻蹙。

    别看他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这个时候这样,很明显就是不爽。

    边梨很没骨气地怂了。

    啊啊啊不爱了不爱了不爱了!

    就是他允许,她也不敢了!

    【睡到】:我错啦我错啦,我才不爱呢,我只爱你一个!T^T

    【自然醒】:别撒娇。

    呜呜呜是连撒娇都不行了吗。

    边梨还想再打点什么,下一秒,贺云醒又滴滴了一条过来——

    【自然醒】:晚上补偿我。

    【睡到】:…………[冷漠.jpg]

    这人真是,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这些。

    边梨忍无可忍,回击了他一顿拳打脚踢的表情包,以此来泄愤。

    两人在微信里隐蔽地聊天,大熊突然凑了过来,吓了边梨一跳。

    “干嘛啊……突然凑这么近,你是要吓死我……”

    “剧组刚刚通知我了,让我记得提醒你,准时转发那条公布演员的官方微博。”大熊直奔主题,顺带拍了拍她的头。

    边梨躲开以后,跑到剧组的微信群看,果然里面导演和一些宣传的工作人员,通知了在群里的每一位演员。

    她当即点开微博,守了一会儿,看官博将每位参演人员的定妆照和宣传语都一齐发了出来以后,第一时间转发。

    【@边梨:期待期待~希望我和你的重逢,能够抵过这漫长时光的散落。】

    她微博的文案是剧本里最经典的一句语录,边梨给附带了上去。

    发完微博,她就忙着去看自己的超级话题,看自己的粉丝给她做的最新表情包,顺便收收图,而后跑到微博热搜去看八卦,忙得不亦乐乎。

    她没退出账号,没过多久,就听到大熊在她耳边咋咋唬唬,“哎,你又上热搜了!”

    李哥倒是对这词免疫了,他带的Ace三天两头上,贺云醒以前光是一张饭拍图就登顶过,再也稀奇不过了。

    他刚想怼几句大熊,却在扫热搜榜单的时候,身形一顿。李哥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而后两个经纪人,眼神中都带着古怪,看向了贺云醒。

    被看的那个人老神在在,单手执着手机,没有半分异样。

    热搜直接炸顶了,前三条每条后面都带着“爆”字——

    【贺云醒转发边梨微博】

    【下一秒拥吻男主贺云醒】

    【边梨贺云醒】

    边梨也没错过这个盛况,她看着登顶的那一条,心里扑通扑通在狂跳。

    尽力抑制住自己不紊的心率,她点开来,显示在热门里的,正是是贺云醒转发的那一条。

    【@贺云醒://@边梨:期待期待~希望我和你的重逢,能够抵过这漫长时光的散落。】

    热搜里炸了,转发评论也炸了。

    “啊啊啊啊啊哥哥出现了!好特么帅!”

    “居然是和肥肥合作吗?我追定了!”

    “我靠追星女孩哭泣了呜呜呜!”

    “本cp粉发出惊天的一声狗叫!”

    “打投组就位,哥哥的第一部偶像剧,转发转起来!”

    评论几乎都要被感叹号淹没了,足以证明大家的惊讶以及好奇。

    其中也有人在猜测为何贺云醒不单独发,偏偏转发了边梨的那一条。

    就在这时,又蹦出来一条热门。

    【贺云醒关注边梨】

    休息室内李哥和大熊挨着头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边梨抬眸,望向就坐在她对面的青年。

    贺云醒嘴角噙笑,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见她望过来,垂眼睇她。

    一秒,两秒。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秒。

    边梨一直在看着他。

    她觉得自己变坏了,贺云醒在微博上这样暗戳戳地秀。

    她,特别特别,喜欢-

    斐济靠近赤道,碧海椰林,金沙浪影,满足了人们对于海岛的一切幻想。

    遥遥望过去,远边天际渲染的都是深浅不一的蓝色。

    壹千娱乐包下了斐济群岛中的一座岛,这边都是一岛一酒店的模式,因此被承包的那座岛上,只坐落有一家酒店,里面入住的都是此次参加员工运动会的工作人员和艺人。

    他们中午抵达,用过饭之后,在酒店各自休息一会儿以后,就要开始录制了。

    录制在下午,场所在海边的沙滩上,大家自然而然便是穿泳衣上阵。

    边梨自然喜闻乐见,知道要来海岛,她就是抱着来放松的心态的,带了不少款式精美的泳衣。况且,虽然来这里仅仅只有三四天而已,她也是不想和贺云醒分开的。

    当然,边梨也存了点小心思,带了不少如纱轻薄的睡衣。理由也很简单,她之前的都是粉粉嫩嫩的款式,太过于可爱了,一看就是小女孩的喜好,她总觉得自己长大了,并不适合。

    嗯……也是时候转变风格了。

    她!绝对不是为了!!穿给贺云醒看!!!

    先前在剧组,两人因为拍戏,没法儿在房间里近距离地待在一起,算起来也有近两周的时间了。

    忙起来的时候没机会想,但当真正闲下来的时候,以前相处时候的细枝末节全部涌了上来。

    恋爱使人沉醉,这话可一点儿也没错。

    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了。

    壹千这次员工运动会邀请过来的艺人不多,就住了上下两层。边梨和贺云醒的房间在隔壁,挨的倒是挺近的。

    自从知道下午要去海边录制,边梨就在锲而不舍地试泳衣,她准备给自己选一套今天下午录制时候穿的,剩下的就留给接下来的三天。

    在来的飞机上,她眼皮沉重的掀不开,睡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起飞时睡,落地时醒,出机场就坐车来了酒店,冥冥之中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就在这时,房门被不轻不重地敲响了两下。

    等到她不慌不忙踱过去开门的时候,才蓦地想起,她把贺云醒给抛在脑后太久了。

    带着点这样极有醒悟的头脑与心思,边梨在打开门看到那张熟悉的脸的时候,带了点狗腿意味的讨好。

    贺云醒迈进来将门掩上,视线落到她身上,就黏住一般,再也移不开了,像牛皮糖一样。

    他眼神太过直接,烧得边梨脸蛋儿微红,尴尬地扯了扯自己的肩带。

    “你这穿得是什么玩意儿?”贺云醒喉结上下滚动,好半晌才喑哑开口。

    小姑娘俏生生地,嫩白得晃眼,也没有穿鞋,就这么赤着脚踩在地板上。肩带斜斜地挂着,疏散垂着,露出半边莹润的肩膀。

    长卷发拢在背后,还有几缕垂在前面。双眸雾蒙蒙的,涔着水意,星眸瓷肌,像是易碎的瓷娃娃。

    “就……泳衣啊……我只是在试一试,还在考虑到底要穿哪一件呢……”边梨适时开口,打破了空气中凭空升起来的燥。

    “你确定?”

    “嗯啊,不然呢?”

    贺云醒眼神很深,“这件很好看。”

    “那我穿这件出去啦……?”

    “不行,只有我能看。”他话中满满的警告意味。

    “为什么呀?”

    “太透了。”

    边梨嗔了他一眼,这已经是她布料最多的一件了。她身材好,胸丰腰纤的,就算是一片破布也能撑地十分有致。

    “什么行不行啊,其他的比这还要好看呢!”边梨说到“好看”这两个字的时候,还特意加重了语气。

    “好看?”贺云醒闲散地靠在玄关处双手抱肩,闻言淡淡开口,“那你换给我看。”

    她觉得自己意思够明显了,她说的好看,就是比现在这件还要薄,还要透,还要露的意思。

    换给他看?这狗男人想得真美。

    算了,最初一开始的时候,就不能指望他来挑。

    然而贺云醒不仅理解错了,甚至恬不知耻地说出了下一句。

    “换吧,就在这里。”

    边梨:“……”

    她最后还是被贺云醒寥寥的几句话给哄着换了。

    嗯,就在他面前。

    期间换着换着,边小白兔还被贺大灰狼欺压了,吻了个遍。

    边梨即使牺牲色相,也没能换来穿泳衣的允许。她现在都要怀疑贺云醒是故意卡着点来的了。

    她在泳衣外面套了件衬衫,裹地牢牢的,直到扣子扣到了第一排的领口处,才堪堪停下。

    这样以来,贺云醒才算是稍稍满意。

    边梨这样能够答应这样穿其实也藏了点小心思,到时候大家都要求穿泳衣,她将衬衫脱掉就行,万无一失。

    然而下午的录制不算太顺利,刚开始大家都穿了泳衣,中途,他们壹千娱乐,鼎鼎大名的沈总强势地插了手,脸很冷,说话更冷。

    勒令她们不许穿就算了,还说她们一个个的穿成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泳装比美呢。

    当时的场面一度很尴尬,一派寂静。贺云醒也没说什么,靠在边梨旁边,默默地让大熊把刚刚那件衬衫给拿过来,而后在拿到手之后,不留情分地把边梨裹得紧紧的。

    员工自己也在手忙脚乱穿衣服,无暇顾及这边。再者,公司里也成了几对,因此他们对于艺人之间的这种弯弯绕绕,还是见过不少的。

    总之不关心,不询问,不在意,就是他们的态度。

    这样一来,贺云醒和边梨的小打小闹。没人放在眼里。

    这种录制又是公司内部的,到时候播出会进行剪辑,不会给有心人任何机会来造谣。

    另一边,莫名其妙地被贺云醒使唤的大熊好半晌没反应过来,等到他回应过来以后,第一件事就是狠狠地踹了一下在旁边晒日光浴的李哥-

    下午录制完毕,接下来的行程就很松散了。回酒店换好衣服以后,边梨被壹千的几个女艺人拉着,盛情邀请着要一起吃顿晚饭。

    边梨心心念念的都是贺云醒,委婉着拒绝了。

    有个女艺人朝她眨了眨眼,笑得暧昧无比,“我们都懂,你去吧,记得要好好享受啊。”

    她们……她们懂什么了?

    边梨莫名心虚,也没敢再接话,直接借机摇着手告别,而后跑远了。

    贺云醒在手机上给她发了个定位,边梨沿着鹅卵石的小径走,很快在海边的椰树林边,发现了那道颀长的人影。

    许是在国外,没有镜头,没有狗仔,就好像突然没了压力似的,边梨一经解放,心里满满当当存着的,都是实打实地,打心底的欢喜。

    她小跑着凑上去,而后娴熟地一跳,脚尖儿勾着,蹦进了他的怀里。

    她在他面颊两侧不管不顾地亲了两口,而后笑吟吟地,“一起吃饭吗醒醒?”

    贺云醒还是第一次听她这样喊他,感觉十分神奇,拧眉睨她。

    傍晚时分,落日隐匿在海平面之下,但残留的余晖仍在眷恋这个世界,渲染红了一片。

    光影映衬着他的脸清癯迷离,边梨似是被蛊惑,喃喃道,“你看这天空,像不像是末日狂欢?”

    贺云醒看她自言自语,也觉满足,拍了拍她,低声说道,“像。”

    他停顿,末了又补了一句,“晚上也有你和我的狂欢。”

    边梨惊讶了一瞬,半晌都是懵圈的。

    显然,她没懂贺云醒话里的意思。

    不过这并不重要,吃完饭后贺云醒拉着她一起去的某个地方,才叫她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两人晚饭选了一家颇有情调的小资意大利餐厅,为了助兴这美好的氛围,贺云醒还点了瓶红酒。

    边梨吃得肚皮撑撑,因着喝了点酒的缘故,脸蛋儿红扑扑的。

    贺云醒说带她去消消食,逛逛超市,顺便给她囤点当地的零食,买了留着这几天吃。

    边梨没有任何怀疑,左右她吃地比平常多,只当是散步了。两人牵着手,在超市里游荡了会儿,而后便去结账。

    结账那里的柜台有五颜六色的小盒子,上面都是英文,写着水果的味道。

    边梨没细看,只当是糖。

    所以当贺云醒问她喜欢什么味道的时候,她想也没想,就贪心地说,“全部吧,我都挺喜欢。”

    贺云醒嘴角微勾,也真听话地拿了一整板下来,单挑起眉,语气意味不明,“哦,你都挺喜欢?”

    边梨敷衍地点点头,凑在他旁边,左蹭蹭又蹭蹭,她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冰淇淋的自动贩卖机,注意力全被吸引了过去,她嘴馋,想吃了。

    “还以为你会选梨子味的。”

    “哈?为什么啊?”

    “因为,吃梨梨。”贺云醒视线又落到那个架子上,似是在思索,末了动作不紧不慢,又拿下来一板。

    边梨听了贺云醒这话,想了半会儿只想到了自己之前的微信名。贺云醒到现在还记得,她突然很感动。

    “不过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贺云醒刻意顿了顿,笑得妖孽,语气散漫不已,“原来你这么贪心。”

    “放心,你要求的,我全都会满足你。”贺云醒闲散地撂下这么一句,大长腿迈了半步,径自结账去了。

    徒留边梨,一个人杵在原地,眨了眨眼。

    她怎么就贪心了?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54/54461/180480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