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推荐阅读:恃宠为后(重生)百炼飞升录存心偶遇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离婚1950[重生]平步青云海岛小农场你海王,我绿茶人间烟火原来我家徒四壁

    贺云醒就在边梨房间待了一晚, 早上助理来敲门,边梨迷迷糊糊之中被吵醒, 看到一旁熟睡的他,吓了个半死。

    边梨扬声对外面说了句就起来了, 才让不停呼喊她起床的工作人员离开。

    “你还没走吗?”边梨揉了揉眼睛, 看了一眼放在床头的闹钟, 果然起晚了。

    贺云醒过了好半晌才“嗯”了一声。

    “你别贪睡了, 赶紧起来吧。”边梨赤着脚下地,地上全是散乱的衣服, 她也没管, 找到拖鞋以后,趿拉着去了浴室。

    再出来以后, 贺云醒只围了个浴袍, 被子已经被叠得整整齐齐。见她出来了, 紧接着进去洗漱。

    等到他不疾不徐地忙完,边梨已经完全收拾好了, 准备前往剧组的片场。《下一秒拥吻》在这个影视基地的拍摄接近尾声,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今天就能结束。再往后,那就是转移阵地的事了。

    “我回对面换衣服,等会儿片场见。”贺云醒敲了敲她的头。

    边梨打了个呵欠,有点困,点了点头。

    见她反应过于平淡,贺云醒蓦地玩劲上头, 掐了她的脸蛋一把。

    “你快回去收拾吧”这人一大早就这么讨厌。

    女孩子娇嫩明艳的脸经过一夜的滋润,像是滴露绽放的富贵牡丹,清新又娇艳。轻轻地掐了一把,就浮现了清浅的痕印。

    贺云醒眉眼间聚敛的都是柔意,想起她昨晚的配合,语气难免也放松起来,“怎么一副睡不醒的样子,还酸么?”

    他这样说完还不够,又加了一句,“累不累?”

    边梨忍了半晌,嗔了他一眼,“你不说我就不累。”

    其实真的还好,昨晚昏睡过去以后她睡得又香又甜,周身笼罩着他身上清冽干净的青草松香,她心便会软成一片,睡得格外踏实。

    贺云醒嘴角微勾,又捏了捏她的小脸蛋,笑了起来,故意又问了一句,“我真走了?”

    边梨登时有点无语,“假的我也不留你。”-

    今天上午就补拍了点镜头,不是很累,任务并不重。下午男女配的戏份拍完,剧组在Z市的拍摄就打板结束。

    小屁桃现在对她十分热情,每天一有时间,能凑上来和她聊天的机会统统不会放过。谈论的话题中心无一例外都是称赞边陈言的话语,顺带有意无意让边梨好好珍惜他。

    边梨知晓她的意思,但是也不好往具体里解释,就直截了当地说自己和边陈言不是那种关系。

    小屁桃当时一听,眉毛皱了起来。边梨以为她要说什么惊天骇俗的话语,结果末了只是心痛地说了句边导好可怜。

    被念叨的次数多了,眼下看到小屁桃,边梨脑海里莫名浮现的,就是自家哥哥的身影。然而边陈言最近不知道在忙什么,反正又忙碌了起来,近段时间几乎没在剧组里待过。

    不过他只是监制的身份,接下来不来剧组也没人奈何得了他。接下里在布拉格的拍摄,估计他也不会持续跟进。

    “晚上有小小的庆功宴,大家一会儿都去啊。”导演站起来,拍了拍手,拿了个喇叭过来,声音登时环绕了整个片场。

    “只拍到一半呢,庆功宴吗?”边梨好奇不已。

    “这是提前的犒赏,接下来到了布拉格,有你们累的。”导演笑眯眯的,又补充了一句,“大家晚上都来啊,来捧个场,你们这段时间确实辛苦了。”

    “那哪儿能比得上导演辛苦啊。”

    边梨说完,拉着贺云醒过来,愣是摁着他,一起像模像样地给他鞠了个躬。

    男女主互动多了,在剧组里没有人有异议,也都习惯了,毕竟这部剧里吻戏就拍了好几场,工作人员看多了,眼下这点打打闹闹压根不算什么。

    片场已经有人在撤东西了,灯光组的打光设备,摄影组的千万装备,都价值不菲,要小心地装好,在接下来的几天需要马上运往布拉格。

    导演把手里用来喊话的大喇叭放在一旁,看了一眼边梨,笑着说,“你这嘴倒是甜,那怎么今天早上来这么晚?收工就懈怠,我还没说你呢。”

    以往都是以出勤率高而闻名的边梨偷偷懒,他倒是没说什么,左右昨晚也是他放的人。年轻人,关系又好,估计昨晚玩嗨了。他就是这样说,没有真要责怪的意思,不过是打打趣罢了。

    话音刚落,他还瞄了一眼贺云醒,“你也是。”

    贺云醒双手插兜,微微颔首,不紧不慢地解释,“昨晚听歌听得久了,早上来的就晚。”

    “听歌听得你还能睡过头?”导演还真来了好奇心,他先前只是单纯地以为年轻人在外面玩得晚了。

    贺云醒写过的歌他也确实听过,按理说他这种中年接近老年的人应该对这些流行歌曲不怎么感冒,但是神奇的是,听过以后,他确实记忆深刻,还特地去音乐软件上买了他全部的专辑,支持了一番,因为质量确实不错。

    如果可以的话,接下来这部剧的主打歌,他也想要贺云醒操刀。不过一切都还太早,距离播出也有一段时间,先暂且不提。

    “你听了什么歌啊,也给我推荐推荐?”导演继续问道,每年忙着拍剧的那几个月,他的睡眠都不太好,很浅眠,偶尔还会失眠,这就十分闹心了。估计年龄大了也有一定的原因。

    贺云醒敛眸望了一眼在旁边忙着玩手机,心思全然神游千里的边梨,缓缓开口,“听小猫叫。”

    “这是什么歌?”导演狐疑起来,难不成,是前阵子十分流行的那个学猫叫?贺云醒居然喜欢这个类型,居然还能听得睡过头,那就十分匪夷所思了。

    “是啊,叫了一整晚,所以我起晚了。”贺云醒语气里一派云淡风轻,说出来没有半点的不好意思。

    他是怡怡然,然而这话尽数被站在一旁的边梨收入耳中。

    她是玩着手机呢,但是她耳光又没聋。

    贺云醒这人,是当她听不到,也不知道吗。

    哪儿有什么小猫叫的歌啊,昨晚叫的,还能是谁。

    看他暗戳戳这样,边梨就在导演继续的追问当中,耳垂悄悄热了起来,渲染一片,像是熟透的小番茄,红津津的。

    边小猫咪趁着周围人没有注意,将手伸到他背后,悄咪咪,偷摸摸地,使劲地掐了他一把。

    ·

    庆功宴还是在老地方,没有离开剧组的酒店。因为工作人员密集,外加各组的人多,导演大手一挥,直接包下了酒店的整座旋转餐厅。

    这部剧本就是壹千娱乐今年的重磅投资,经费多到烧都烧不完,不仅仅是拍摄设备,男女主的穿着都是有来头的,行头奢侈不说,更多都是欧洲大牌,手工缝制的单品。酒店也是壹千沈总的家族企业旗下的产业。

    这样一趟拍摄下来,虽然过程有苦又累,但是条件和环境真是挑不出刺来。

    二层旋转餐厅一共供有七八桌,导演这一桌占主位,跟着挨着的有几位出品方,再就是边梨贺云醒两位男女主演,其他几个配角也在。

    边梨已经对这里很熟悉了,她有事没事就来这里开小灶,最多叫的还是酒店送上房门的服务。

    这里的好吃的菜色很多,大抵还是因为酒店高端,这里的下午茶也是一绝。边梨一上桌,就开始缓缓地吃,她吃相倒是不急,只是持续的时间久,而且没有间断。

    就比如现在,一桌的人都在给导演敬酒,在座位上拘谨着,说些好话,她就没有任何的心无旁骛,专心致志,期间还边吃边玩手机,旁边还放了杯果汁,任凭谁都没有她惬意。

    要说导演乐意让她这样是一回事,边梨真敢这么做就是一回事。女孩不做作,那种自然中透露出来的可爱,谁都愿意惯着不是吗。

    贺云醒就坐在她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姿态疏散。他左手搭在边梨的椅背上,修长如玉的指尖在边沿不疾不徐地扣敲,身子微微向后仰着,稍稍倾靠在椅背上,随意至极。

    这样看起来,他神色虽慵懒,倒是实打实地将边梨给环在了自己的臂弯里,看起来格外得亲密。

    吃到一半,陆续有工作人员赶过来给导演,出品方还有制作人敬酒。这一桌登时就变得热闹起来,边梨有点微微的不适,扭了几下。

    “难受了?”贺云醒在她耳边用只有两人听见的声音轻轻开口。

    “嗯,没有啊,你多吃一点呀。”边梨余光瞥了瞥,发现贺云醒压根就没怎么动筷子。

    “好。”

    边梨继续刷微博八卦去了,她最近很喜欢看自己和贺云醒的cp粉创建的超级话题,里面有不少粉丝,活粉数量多,热度很高。

    最关键的是,里面都是将两人凑对的粉丝,边梨喜欢看她们亲手制作的同框视频,还有画手画的同人漫画,其他的还有将两人套进霸总文的甜宠狗血,还是连载的类型。

    在那里面,边梨的女主人设还是娇妻带球跑,莫名带感。边梨只追了一次,还入了迷。

    身旁一直有人走来走去,也有不少人和边梨打了招呼,她都一一地应下来了,还有工作人员是她的粉丝,之前不敢搭讪,今天才敢跑上来要签名。

    “我好受欢迎啊,你看看你,完全无人问津。”边梨颇为得意,不过她心里也清楚,大家不是不想,是不敢罢了。

    贺云醒挑了挑眉,不置可否,随她去。

    就在这时,有人插了一句话进来,“云醒哥,我能敬你一杯果汁吗?”

    边梨一听,登时微博也不刷了,直接顺着声音的来源向一侧望上去。说话的是个女生,声音听起来很柔。

    最关键的是,这个女生边梨看起来无比的眼熟。此时此刻,双手正端着一杯果汁,目光紧紧地锁住贺云醒,眼含期待。

    贺云醒头也没抬,眼皮半掀起,“不能。”

    “还有,我没有妹妹。”

    说完以后他还是懒懒的,只不过抬手给边梨夹了一筷子菜,而后又将她快要喝完的果汁满上。

    边梨缓缓地嚼着一片脆萝卜,虽然是低着头,但是却越嚼越愉悦。

    女生没想到这么多人在,他也丝毫不留情,面红耳赤,怕影响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印象,想拼命解释,却无论如何开不了口。

    一旁有工作人员看到了这一幕,内心暗自笑这女生不自量力。这女生不知道是哪个关系户塞进剧组的,进来也不干事,心不在焉,整天打听贺云醒的动态,早就有人看她不爽了。

    贺云醒不想多费口舌,开口问道,“你是谁请来的化妆师。”

    女生手捧着果汁,连忙点头,“我是张制作特聘过来的。”

    一旁有人听了她的话,直接打了她的脸,“你怎么是化妆师了,你不是助理吗?”

    女生和张制作是远方亲戚的关系,看到张制作在朋友圈发剧组宣传的消息,她实在按捺不住。这次是她塞了不少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人家答应把她弄进来的。

    此时此刻被拆穿,她心慌,但是更多地是在强调自己的身份,“我是特聘过来的。”

    贺云醒似是而非点点头,而后直接看向坐在他对面的张制作人,对方从刚开始就一直在关注着这边的动态,莫名忐忑。

    果不其然,张制作在下一秒听到贺云醒缓缓开口,“今天辞退她,以后都不用来了。”

    周围蓦地安静下来,屏息等着张制作人的反应。边梨也没想到贺云醒还来了这么一出,只侧着眼,拿余光觑他。

    女生也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眼眶几乎是立刻地,就红了起来。

    “能接受吗?”贺云醒又问了一句,面色淡淡的。

    导演倒是见过世面的,他向来平和,这次倒也没有拦住。

    张制作人刚才是没反应过来,现在回神了,连忙附和着点头,“唉唉唉,能,绝对能。”

    其他人知不知情,张制作人是不知道。但是当初贺云醒为了拿到主动权,是带资进组的,不知道和沈总达成了什么一致,反正是投了不少钱进来。

    “我能问问我到底做错什么了吗?”女生还在倔强,然而没等到回应,接下来的话就直接地被大步走过来的张制作人给打断了,直接被拉走了。

    这只是闹了一小出,旋转餐厅很快就恢复了热闹。

    一旁的工作人员心里乐得能开出花,能为什么啊,贺云醒单纯不喜欢别人往他身上凑啊。好好保持距离,人家还是很懂礼貌很敬业的好不好。

    边梨想着刚刚那一出,觉得她对贺云醒又刮目相看了。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贺云醒干脆手肘搁在桌上,单手撑在脸侧,姿势慵懒,就这么望着她。

    “看你看你耍大牌呀”边梨迎着他的视线,没忍住,眉眼弯弯。

    “哦?”他单挑起半边眉,桌底下探寻过去,捏住边梨柔嫩的小手,把玩了一会儿,而后在她的手掌心挠了挠,轻轻开口,尾音上挑,“所以还满意吗?我的小猫咪。”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54/54461/180615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