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十分满分的甜 > 第106章 贺宝宝番外

第106章 贺宝宝番外

推荐阅读:她的冰味棉花糖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暖婚偏宠,景太太她软萌不可欺上门女婿是厨神扶贫公主豪门之敛财天师[穿书]快穿之别样人生男神驾到被退婚后我重生了[民国]玄幻帝皇之开局无敌领域和离前夜,她变成了蘑菇

    第106章 贺宝宝番外

    贺云沂三岁的时候,家里又添了一位小成员。口于这位小成员还在妈妈的肛子里,所以他很自觉,相比之前,乖巧听话不少。

    虽说这个小子从生下来就是个器张乖戾的性子,倒也懂得体贴爸妈,当然了,这个体贴的对象,一般是爸妈中的那个妈。

    贺云酲对此没什么意见,他性子本采就淡些,只有对着边梨才稍稍捂热点,这样以来,父子俩也算是和平相处。更多的时候,一般是贺云醒逗孩子玩,吃亏的乜自然是后者。

    不过……到底本性难移。

    在边梨认识贺云酯之前,她也以为他是朵Ⅺ清月朗的高岭之花,然而事实上,此人是个又闷又骚的懒散性子,惯会造死人。

    贺小宝贝要想斗得过他,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平日里也有父爱爆发的时候,到那时,就更由不得贺云沂造次了

    那时候便是贺小宝贝最为憋屈的时候,叫爸,爸强硬,叫妈,妈不应。

    贺云沂小名囚团,小时候也确实长得个糯米团囚,雪白软嗽得像朵棉花云。冒眼随了爸爸,嘴和耳朵则随了妈妈,即使是在这么小的时候,也漂亮得惊为天人。

    最初的时候,不仅是边梨第一次抱他的时候感叹过,就连远房亲戚和长辈来探顰,都以为团团是个女娃娃。团团今年三岁,很多事情都会自己做了。

    他会在早上乖乖地乘坐爹地的车去幼儿园,和外国男孩小同桌 say good morning o

    也会趁着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在孩子群里称霸王,调皮和乖巧白庄转换

    还会在唤上的时候,一个人盖着小薄被,撅着小屁屁,在自己的房间里觉。

    为什么一个人睡觉呢?

    因为爹地妈咪房间的门总是锁着,有时候仿佛有小猫叫的声音。

    也之前问过何干爹,何干爹意味深长圯笑了笑,没有理他。

    反倒是和蔼可亲的阮干妈,解释说爹地妈咪在欣赏人生。

    团团还小,不憧得欣赏,更不懂得入生。

    反倒是宁叔,说爹圯妈咪准备送他一个小妺妹玩儿。

    团团这个倒是想要,整天囯绕着边梨转悠,张口闭口都是妹妹

    后来梨肚子大起来了,他还在转悠,甚至有一次不心,一头撞在妈咪的腿上,随后不八心推搡了一下,边梨直接踉跄了好几下。

    妈咪看起来不太舒服的样子,而爹地的脸色则是特别阴沉,然后

    送给了团团人生中第……无数次的面壁思过。

    团有点心塞,窝在小角落甲,悄悄地红了眼旺。

    之前面对爹地,那时不时的趾高气扬也没了

    爹地平日里虽然脸冷,但是心不冷,他变形金刚的玩具,都是爹地从加利福尼亚用行李箱忖意背回来的,和妈妈的包包一样,个个都是限量款。

    贺小宝贝在这儿在这独自悲伤,抽抽噎噎,最后还是贺云陧走了过来,把也抱了起来,扛在肩头。

    “贺云沂,爹地之前和你说的早训是什么?”

    白团团会说话起,就被教导了一件事。

    按照贺云醒的话采说,既然是家甲的男子汉,必须要有早间晨训。

    贺云沂背得滚瓜烂熟,小小的奶音还带着颤儿,“老爱幼,爱护家人,和爹地一起,守护妈咪。

    说完他的红眼眶儿看向贺云醒,白顾自地说下去,“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贺云酲用于给他抹了抹眼泪,“所以你刚才那样子突然推妈咪,是不对的。

    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以后小心就好了

    “不仅仅是我,爹也不准欺负妈咪!”

    团团双腿坐在贺云醒一边的肩上,双手抱住爹比的头,“爹地,你们是不是有了小妹妹以后,就不要我了?”“谁和你说的?”贺云醒眯了眯眼。

    团团紧紧闭着嘴,不说话,开始闹八脾气,板着张脸。

    贺云酲一派云淡冈轻,佯装不在意地说,语气轻飘飘的,“好啊,你不说,那就不要你了。

    贺小宝贝吓得全盘托出,“宁叔说的

    贺云醒捌了洮月,揪了一把自家儿子的脸蛋儿,显然不信,“就这些?”

    贺云沂心虛的时候,跟边梨简直一模一样,眼下一看就是刻意藏了话。

    团团到底才三岁,很快就投了降,弱弱地补了一句,“宁叔说让我喊他哥,喊叔显得他老。

    贺云醒哭笑不得,“你不用改称呼,就这么

    说完,他垤捏了自家儿子的手,语气勻点欠扁,“你这么能睡,要真是不想要你,早就把你扔出去了c"扔出去了

    扔……出去了

    边梨这时候休息好了,把团团揪了过去。

    大一小坐在沙发上吃东西

    贺云醒弯着腰,开始扫地。他不喜欢请保姻和阿姨之关的,凡事喜欢亲力亲为,包括家务活。

    边梨喊了他一声,让他过来坐着,贺云陧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动作不停,还在扫地,完全不带停歇的。随后边梨便看到他,随意地、完全不上心地、一眼也没多瞧地,一脚踢升了儿子的玩具。

    包括那个很贵的变形金刚:

    边梨目睹了整个现场,怕团团看到,就拿了小零食去搪塞他。

    贺云沂看妈咪逗他,小手儿一汤就开始抢。

    母子俩一来二往,玩得不亦乐乎。

    贺云醒拾眸望到这一幕,直起身来,直接对着贺小宝贝说,“别你妈抢吃的。

    团团:在线委屈qaq

    晩上睡觉的时侯,一家三口窝在了一起。

    边梨给团团读睡前读物,没多久小宝贝就昏睡了过去,小手儿在空中一漾一漾的,虚虚握着又松开,反反复复,可爱极了。

    “你们俩今天凑在墙角那儿,鬼鬼景祟地说什么呢?”边梨躺了下去,两人之间,隔着一个小团子。

    “不说。”贺云醒侧着身子,手肘撐着脸看她,缓缓开口。

    边梨不屑址嗤笑两声,“诈稀罕似的。

    讨了会儿,她没忍住,逼问了一,就差没拧贺云醒脖子了。

    贺云醒任凭她闹,闹完以后才悠哉悠哉地廾口,“这是我们爷俩之间的八秘密。

    边梨扔过去一个枕头,砸得那叫一个猝不及防

    贺云酲轻松地抓住,轻声笑起来,细碎的声响聚在一起,窸窸窣窣的,成功地让团团皱起了眉。

    “你小声点儿。”边梨警告了一声贺云醒。

    贺云醒挑眉,那意思是在说,声音大的那个,分明是她。

    边梨抬手灭了灯,月色涌进来,明裤落了一地。

    老公,你说团囝这么想要个妹妹,会不会真是个女儿啊。”边梨轻声开口。

    说小孩子说的话很灵验,团团好像一厢情愿认为她这一胎就是个女孩儿。

    那样再好不过了,儿女双全,龙凤皆勻了。

    “不清楚,一切顺其白然吧e”贺云醒清凌凌的嗓音珦起,“生完这个,不管是不是女儿,我们都不生了。”“…嗯?"边梨没了睡意,等待他的回答。

    贺云醒双眸轻阖,语气很淡,“三个小宝贝,已经足够我烦的了。

    边梨大脑当机,不明白贺云醒是怎么数的,加上肚子里的这个,也就两个小宝贝呀牙。

    暮地,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而后悄悄地笑了。

    这个男人呀

    双语幼儿园每天的校内生活还是很精彩的,贺云沂虽然格外闹腾了些,但也居然成为了格外有威信和说服力的孩子三,大家都爱听他的话。

    贺云酲为此隔三岔五就要教训也一顿,团团表面应得好好的,之后故态复萌,一来二去,父子俩之间的相处模式,还有点好玩。

    两人对于孩子的保护很到位,这边的老师都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起初见到了边梨和云酲家的孩子,心里要说不震惊那是不可的,但是都谨遵师德,守口如瓶。

    近几年网上有两入已经结婚数年的传言,粉丝也都在催了,但是两人依旧不作回应,做做直播之类,偶尔秀个恩爱,也算抚慰了粉丝的急切之心,

    周末的时候,贺云醒从工作室回来,抱了抱边梨,然后开口问道,“沂≡呢?”

    父子之间的关系在前几天岌岌可危,直到昨天才和的解。

    边梨指了扫二楼的阎楼,“一直在看书呢,乖得不得了。

    边梨神神秘珌地凑近,“我看到团团好像拿了本关于箮爸的书,看得特认真,我感觉也越呆越爱你了!贺云醒轻飘飄地塱了她一眼,语气难掩愉悦,“真的?”

    “当然呀,骗你干咊。”边梨笑着,凑上去啵了也一口。

    昨天他认宄了以后,偷偷地跑过来跟我说,他 really really love you!"边梨模仿着贺云沂的小奶声,尽数说给贺云醒听。

    贺云酲让她坐好,“好,那我上楼云看看。”

    顺着旋转楼娣来到二层的小阁喽,秋千旁边的小凳子旦,果然窝了一个小团团。

    贺小宝贝前面是一张小桌子,他正襟危坐,目不斜视,正在翻着一本书。

    贺云醒见他看得这么认真,半蹲下妥,尽量和这颗小团子平行。

    你在看什么呢?”

    团团这才看到他,轻轻地喊了贺云酲一声,“爹地。

    贺云醒点点义,敛眸望向儿子手中的书。

    视线移刭儿子身上,小家伙好像有点羞赧的样子,联想到边梨之前的话,贺云酲心下有点了然。

    “能告诉爹地,你看了什么书吗?”

    自家媳妇儿的意思是,这小家火好像看了一本有关爸爸的书。

    在贺云醒看来,估计是夸赞歌颂父爱的画本儿。

    团团听了贺云醒这话,当即摇了摇头,就是拒绝的意忌了。

    贺云醒直接凑上前,锲而不舍地说道,“看看又没什么。”

    团团的小手儿护书护得紧紧的,小奶音扬了扬,“爹地,你还是去做饭吧。

    贺云酲敷衍地应了一声,“等会儿。

    话音刚落,趁着团团不注意,他明斯的指尖便凑上前云,拔动了一下书,而后直接爵到封面那一页。

    不看不要紧,一看要人命。

    书的封面大剌剌地显示着这几个字

    爸爸的头不见了

    贺云醒:……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54/54461/187707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