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十分满分的甜 > 109、何煦以x阮相宜番外

109、何煦以x阮相宜番外

推荐阅读:存心偶遇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离婚1950[重生]平步青云海岛小农场你海王,我绿茶人间烟火原来我家徒四壁她真的不好哄告白

    这天放学, 阮相宜刚走出班级门口,意外地看到一个人。

    这人一直到了校门口都还在跟着,出了校门, 阮相宜转身,抬眸睇他,“程冽, 我不是说了吗, 你再烦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程冽校服大剌剌地敞开,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妖孽的气息, 桃花眼眨了眨,“我等着你对我不客气。”

    见阮相宜似笑非笑的样子, 程冽干脆凑了上来。

    “好了小阮阮, 你每次一个人怪可怜的, 让我送送你?”

    阮相宜还不到他的肩,程冽弯下腰来,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阮相宜登时炸毛,退后一步,嚣张的气焰全开, 下巴一扬,“你还得寸进尺了啊, 我现在就能掐死你!”

    程冽抱头虎蹿,“别啊,不是我一人送你,我带了兄弟过来, 大家一起送的那种!”

    “什么玩意儿?”

    阮相宜的话音刚落,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浩浩荡荡地涌出来一波男生,冲着程冽喊了声“程哥”,冲着阮相宜喊了声“程嫂”,弯头哈腰的,嗓门还贼大。

    阮相宜惊了惊,快要被气笑了,“程冽,你现在就让他们改称呼,不然我能举报到老师那里去。”

    程冽哪儿会怕老师,但是看她有所松动,立马应得很快,“好好好。”

    “听到没,以后这就是你们阮姐,喊什么嫂子,我都替你们害臊。”程冽对着那帮兄弟嘱咐,语气凉飕飕的。

    被自家老大要求这么喊的一众兄弟:......

    阮相宜自顾自往家的方向走,身后跟了一群正值青春的男孩儿,场面十足壮观。

    路过街边的一家网吧,阮相宜顿了顿,停下来若有所思。她家里有电脑,但是很老式了,之后再也没交过网费,并不能上网。

    她之前想上网搜一点有关成为模特的知识,但是她年龄不够,也不会耍些小手段蒙混过关,自然而然就没进去过。

    但是现在……

    她转身看了看身后程冽那帮人,程冽见她望了过来,冲着她自以为是地拗了个帅气的姿势。

    阮相宜对着程冽招了招手,“你过来。”

    程冽心花怒放,连忙凑了上去,“哎!”

    “你能带我进去吗?”阮相宜指了指一旁的网吧。

    “想进去?”程冽笑起来,“也可以啊,除非你答应让我每天都可以送你。”

    阮相宜呵了一声,“爱带不带,我回家了。”

    程冽看到这种情况,连忙制止住她,“你瞅瞅你这脾气,带你进去还不行吗,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女生。”

    以往他搁那儿一站,有的是女生为他痴迷。

    就连他如水流线换的一打女朋友,都是凑上来想要复合的。

    阮相宜低着头,没吭声。

    有了程冽作掩护,阮相宜倒是很顺利地进来了。

    她也没让程冽走开,左右就是搜索一些有关模特的讯息,大大咧咧的,也没刻意遮着掩着。

    “你想当模特啊?”

    “嗯。”阮相宜看了有关的专业,各个都对艺考有要求,一般都报了班,集体训练。

    这里又是很纠结的事情了,艺考之类的,要花费不少钱。

    最关键的是,都对身高有限制。

    她的身高,远远不够。

    阮相宜筛选了许久,没有一个学校的专业,愿意招她这样身高的。

    “你身高可不够啊小阮阮。”程冽站在她身后看了会儿,蓦地出声。

    “嗯,其实身高也够。”阮相宜关掉电脑,没有一丝的留恋。

    “什么够?”

    “童模。”阮相宜面无表情,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程冽一双桃花眸盯着她,“你可真有趣。”

    一路护送到了家,阮相宜转过身来,看着他,“今天谢谢你了程冽。”

    说着,她从书包里掏出二十块钱,“这是上网的费用,还给你。”

    程冽没要,“才多少钱啊,我不要女生的,你可拿好,你要是想,以后还给我。”

    阮相宜抿了抿唇,她最不爱欠别人的,递出去的手停在空中。

    程冽挠挠头,拿她没法子,只好接了过来。

    “你就这么想当模特?”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我有认识的人,可以帮你。”

    阮相宜摆摆手,“不用了,身高是硬性规定,这辈子大概都无缘了,我也不强求。”

    “说真的程冽,你家里条件这么好,别让你家里人失望,好好学习吧。”少女明艳的脸隐在晚霞里,美好得惊心动魄。

    程冽静静地看着她,突然抬手捏了一把女孩的脸,转身跑开,连带着一帮兄弟,吹着口哨,直接消失在巷子的尽头。

    阮相宜抹了一把自己的脸蛋儿,觉得自己对程冽还是太温柔了,下次一定揍得他满地找牙!

    她嘟嘟囔囔了一会儿,刚想转身,便在樟树街头的拐角,看到了站在那儿的何煦以。

    少年单肩背着包,挺拔如松柏,一动也不动。

    隔得不是很近,阮相宜也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看了多久,此时此刻,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还是阮相宜率先反应过来,平静地移开视线,直接进了家门。

    哪儿知第二天一大早,阮相宜刚踏出家门,再次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还是和昨天下午一样的位置,在樟树街头的拐角。

    阮相宜停滞了一瞬,到底还是越过他,直接往学校的方向走。

    何煦以也没想到她直接越过了自己,转身大踏步走上前来,和她平行。

    “阮相宜。”

    她没理他,继续往前走。

    少年顿了半晌,再次喊了她一声,“阮相宜……”

    语气不复之前的冷酷,带着点涩。

    阮相宜停下来,歪过头来看他,“你找我有事?”

    何煦以眼神晦涩,僵硬地拎起一袋东西,那是他给她买好的早餐。

    少年十分别扭,求和的示好举措,也让人摸不着头脑。

    “拿去吃。”

    “不用了,我吃过了。”

    何煦以不明白她为何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以往两人再冷战和争吵,远远不像这次一般,有所凝固,事态不仅没有半分收敛,反倒是一直没有好转。

    他每天特意起早,刻意等着她来找他,却一直没等到人。

    之前她看到他,满目欢喜,天生带笑,也只对着他笑。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他只知道,他看着她笑,他也很欢喜。

    “一一……”

    一一是阮相宜的小名,只有何煦以和爸爸这样喊过她。

    可她不记得上一次何煦以这样喊她是什么时候了,或许去年,或许更早。

    阮相宜继续往前走,“我真的吃过了。”

    何煦以紧紧地抿唇,沉默地跟了上来。

    过斑马线的时候,阮相宜冲得太快了,绿灯的最后几秒没有赶上,直接跳到了红灯。他下意识伸手挡着她,手臂横亘在她面前,连带着靠近,有少年身上独有的清新气息,淡淡的柠檬香。

    她蓦地想起之前,他和许恬站在一起的画面。

    她下意识地推开他,带了点力道。

    何煦以看了过来,“怎么了?”

    “没什么。”阮相宜淡淡地应了一句。

    两人继续往学校的方向走,何煦以想开口了好几次,都没能说出口。

    最后他似是下定决心一般,“之前是我不对。”

    “嗯?”

    “我对你说话太冲了。”何煦以想到她和程冽站在一起,就莫名地不舒服。

    程冽这人他也有所听闻,泡妞打架,之前就一直缠过阮相宜。

    起初她不理程冽,可是最近……两人走的越来越近。

    是他亲自听到的,随后自己也瞧到了。

    “你……和程冽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阮相宜觉得他真的很奇怪,以往冰着张脸,话要有多么少就有多么少。

    结果呢,现在她按照他话里的意思不去烦他了,他又跟块狗皮膏药一样蹭上来,想甩都甩不掉。

    何煦以听了心下蓦地松了一口气,“今天放学,我们一起回家。”

    “不了,我有人约。”阮相宜再怎么样,也不想让别人误会,况且他现在也不是没有人陪的样子。

    何煦以听了心中一紧,“程冽?”

    阮相宜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不是啊,几个女生。”

    之前那几个围堵过她的小太妹后来还是尾随过她几次,被阮相宜毫不客气地揪出来以后,纷纷表示冤枉,只是想来护送她。

    阮相宜不明白一夕之间,怎么就有这么多人想来送她回家。

    那几个太妹一反最初见她的嚣张模样,反倒是吹起了彩虹皮,整天“阮姐牛皮”地喊。

    有一次小太妹队伍和程大兄弟队伍相遇了,为了争夺起她的“监护权”,大吵了一架,就差没有直接动手了,自那以后也是水火不容,分成了两派。

    男的和女的中间,阮相宜自然而然就选了女的。之后和那几个小太妹聊天,倒也成了挺好的朋友。

    眼下何煦以有些懊恼,觉得自己老提程冽也不太好。但是他又实在憋不出什么讨巧的话来,只是轻声问道,“今年我生日你会来的吧?”

    “嗯。”这么多年的交情在,何家又帮过他们家,去她还是会去的。

    何煦以生日很快就到了,何家父母每年都要给自家儿子举办一场生日盛宴,来来往往的客人十分多。

    阮相宜到了就像之前那样,把自己的礼盒放在收礼物的地方,之后就退在一边,静静地听别人说话。

    何煦以和自己的一些哥们站在一起聊天,少年郎意气风发,万事顺意,这样的天之骄子,异常迷人。

    在场的女生不多,没有人敢径自上前搭讪。

    许恬今天也来了,两人对视的时候,阮相宜点了点头。

    和往年没有什么不同,其实这样的生日宴会,也是何家借着机会,和一些生意上往来的人进一步打交道。

    阮相宜待了一会儿,听到何母和别人讨论何煦以的成绩。

    何母听到对方的夸赞,一脸骄傲和自得。

    她想起两人之前第一次冷战的样子。

    之前他曾提过自己想去中科院,问她要不要和他考同一座城市,她成绩不说特别好,但是去和他同一座城市的其他好大学,也是绰绰有余的。

    那时候她犹豫了,就是这份犹豫,何煦以之后那几天一次也没理过她。

    她心中冥冥觉得自己说错了,后来找上他,说自己会考虑去往首都,让他不要生气了。

    现在……

    她只想圆一次梦,即使以后不是去当模特,但是也有别的出路。

    切蛋糕的时候,大人都没有围过来,这些同龄的围在一旁,等着何煦以分蛋糕。

    他深深地看了阮相宜一眼,然后许了愿。

    之后他切好了第一块蛋糕,直接递到了她面前。

    阮相宜有点诧异,但是也没扭捏,接了过来。

    以前何煦以过生日,根本就没亲自切过蛋糕,对于何父何母为他举办的生日派对,他也向来不感兴趣。

    阮相宜不怎么喜欢吃蛋糕,吃了两口,无聊地抬眸。

    撞上了何母探过来的幽幽眼神。

    派对结束之后,何父何母累了,都去洗漱睡了,何煦以却还待在楼下。

    他看也没看,拨开那些花里胡哨的礼物以后,直接锁定一个礼物袋。

    这是手工编织的细软手袋,摸起来很舒服。

    往年都是这样的款式,颜色不同而已。

    何煦以打开了手袋,在里面摸到了一支钢笔,牌子是他喜欢的,很贵。

    一旁还附赠有阮相宜的亲笔信笺——

    “祝前途一片光明。”

    这句话相比之前阮相宜定时的,每年一封的,生日祝福长信来说,涵盖的话少得可不是一点半点。

    何煦以轻轻地皱了皱眉。

    他的手复又探进礼袋,意料之外的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何煦以将整个礼袋抖开,几乎是翻了个底朝天,没有再多余的东西了。

    他锲而不舍,将其他的礼物拨乱去找,一无所获。

    今天阮相宜放下了这个礼袋之后,他的视线也便紧紧地锁着。

    根本没有人来踫过他的这份礼物。

    但是他现在,找遍了、翻遍了、地毯式搜罗遍了,也没有看到那个布偶。

    那个阮相宜每年都会亲手给他做的。

    小熊布偶。

    作者有话要说:  秃头:嘿嘿,嘿嘿

    何冰冰:你还笑!还我媳妇儿!

    二更时间不定,但肯定是今tia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54/54461/187850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