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推荐阅读:网瘾少年刘禅之崛起凭什么我不能当学霸重生史前当巨鳄海贼开局成为战国之子道界天下萧阳叶云舒祖宗饶命盛世女侯蚀骨迷情:总裁没我你不行全球战国

    江嘉瑜当晚回到剧组就把乔舒的剧本加急快递到医院。

    江嘉瑜:“乔乔看剧本也要注意休息呀,你现在主要目标是快点恢复出院。”

    听着手机对面的叮嘱,乔舒笑道:“我知道,你也要注意休息。”

    江嘉瑜:“那我在剧组等你回来。”

    乔舒:“好。”

    接下来的几天,乔舒大部分时间都在熟读剧本揣摩角色。

    穿书前乔舒也是读的电影学院,拍过几个角色,虽然没有大火但微博上也有百来万的粉丝,有的是颜粉,有的是剧粉。

    因此剧本看起来轻车熟路。

    说起来,原身和乔舒有太多的相似,一样的长相,一样的年龄,一样的名字,一样的职业。

    也因为这样,乔舒在换了一个世界后,才能适应良好。

    “诶,乔乔我来。”

    助理路月抢过乔舒手中的东西,“你去一旁休息,我来收拾就好,很快的。”

    乔舒无奈的退开,“月月姐,我已经好了。”

    路月收拾东西的动作不停:“方才医生说了,你出院也要注意休息的。”

    “鱼鱼也叫我看着你。”

    乔舒:“……”

    他鼓鼓嘴:“好吧。”

    今天乔舒终于被宣布可以出院了,住院的这几天虽然有剧本看,但还是把乔舒给憋坏了。

    不管如何,住院始终不是一件让人觉得舒适的事。

    没有事做,乔舒左看右看,想到什么,乔舒道:“月月姐,我去楼下逛逛,你收拾完了打个电话给我。”

    路月忙里抬头:“好。”

    穿着病号服和穿着常服逛医院花园活动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像是脱下了身上的枷锁,身心都变得轻松。

    乔舒深吸一口气,目光有目的的开始在四周搜寻起来。

    这些天,乔舒也经常下来逛逛呼吸新鲜空气活动身子,但除了第一天,乔舒再也没有看到那位声音很很好听的木乃伊先生。

    为此,乔舒有些遗憾。

    今天乔舒要出院了,之后想要在这人口-爆炸的海城再遇见这位声音好听不知面貌的先生几率几乎为零。

    好听的声音总想要再听到。

    但可惜,今天的乔舒似乎也遇见不到那位先生。

    “可能缘分还是不够吧。”

    几个穿着病号服的小孩嬉笑着从乔舒的身边小跑过。

    乔舒眼尖的看到几个小孩手上人手一只的红色冰糖葫芦和飞在半空中的气球。

    难得的,乔舒也起了一点童心。

    他环顾一圈,最后在不远处的铁栅栏外发现冰糖葫芦和气球的来源。

    他脚步轻快的走过去。

    乔舒:“大叔您好,我要一只糖葫芦。”

    “好嘞。”年纪五十左右的大叔隔着栅栏看了一眼乔舒,笑道:“小哥长的真好看。”

    乔舒笑:“谢谢。”

    “这只怎么样?”大叔目光在扎满了糖葫芦的棒子上认真扫过,指着一串问乔舒:“这串个不错。”

    乔舒:“就它了。”

    大叔将糖葫芦递给乔舒,乔舒目光又落在大叔一旁的自行车上,那上面绑了很多模样可爱的气球,目光扫过后,乔舒指着其中一个红色的笑脸气球:“大叔,这个气球也给我一个。”

    充了气的气球递不进来,大叔重新拿了一个还未充过气的递到栅栏里,又拿过工具给乔舒充上气。

    乔舒一手气球一手冰糖葫芦快乐的走回去。

    电话响起。

    是路月。

    乔舒腾出一只手接通:“月月姐。”

    路月:“乔乔,我收拾好了,司机的车这会停在医院门口的停车点,你直接过去就好,车牌号是xx005。”

    乔舒:“好。”

    挂了电话乔舒重新拿过糖葫芦咬了一口往医院门口走去,走了两步他又停下来。

    乔舒:“我就再看一眼。”

    乔舒转回身,目光再次将这偌大的活动区仔细扫过。

    没有熟悉的身影。

    他颇为失望的准备收回目光。

    突然他眼神一亮。

    一个熟悉的、缠满了绷带的白色脑袋从一颗高大树木后出现。

    乔舒高兴的小跑过去,然后在对方的轮椅前停下。

    “您好。”乔舒愉悦的冲对方打招呼:“又遇见了。”

    顾沉言微微抬头。

    这个突然跑过来的少年人他记得,对方的笑容还是和之前的一样。

    耀眼。

    顾沉言思考了下,用了这个形容词。

    “你不记得我了?”见对方只看着他,没有其他反应,乔舒有些尴尬的抬起抓着冰糖葫芦的那只手摸摸鼻子,他解释道:“上次……”

    顾沉言:“我记得。”

    好听的声音让乔舒耳朵一抖,他顿时振奋起来,脸上的笑容幅度更大了:“原来你记得啊。”

    顾沉言不明白乔舒为什么这么高兴。

    他盯着乔舒脸上更加灿烂的笑容看了几秒,又看向乔舒手上的糖葫芦和笑脸气球,而后耐心问:“你有什么事吗?”

    “啊?”乔舒愣住。

    有什么事?

    想在出院之前再听听您那能让我耳朵发麻怀孕的声音这算事吗?

    顾沉言难得颇有耐心地等着乔舒的答案。

    直说会不会被当做变态?

    乔舒还是第一次因为想要听一个声音和一个陌生人搭讪,他以往都是在网络上听。

    这位先生的声音简直就像长在他的喜好上一样,让他欲罢不能。

    等了一会,顾沉言问:“怎么了?”

    乔舒耳朵又是被麻的抖了一下,突然的还有些紧张。他抓紧了手上的糖葫芦,眼睛因为暂时找不到完美的借口而转来转去。

    突然他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

    灵光一闪而过。

    “我,我要出院了,看见您就过来和您告别。”乔舒说溜了,笑容也恢复了灿烂:“也祝您早日康复。”

    顾沉言颔首:“多谢。”

    话说完了,乔舒也该走了,但此刻他还有点不舍。

    想再听听。

    再多一句。

    顾沉言见乔舒似乎没有旁的事了,便侧首示意助理陈文渊推他离开。

    陈文渊握着轮椅退后几步,和乔舒拉开距离,准备转弯。

    “啊!等等!”

    喜欢的声音就要离开,乔舒嘴巴快过大脑。

    轮椅停下。

    顾沉言:“还有什么事吗?”

    乔舒:“……”

    并没有什么事……还有先生您的声音怎么可以这么好听?

    都快要迈不动步子了。

    顾沉言:“嗯?”

    乔舒:这个单音简直了!

    要石更了!

    这位先生您怎么能发出这么让人酥-麻腿软的性-感声音?

    乔舒内心lsp,表面却很镇的住,只有不引人注目的耳朵在微微发烫发红。

    他轻咳一声:“没……”

    一阵风吹过,手上抓的气球绳子被拉扯的吸引了乔舒一点的注意力。

    他看向自己手上的气球。

    突然道:“先生,我想把这个气球送给您。”

    话出口,乔舒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一个赞,又是一个听声音的借口。

    顾沉言的目光随着乔舒落在他手上那只红色的笑脸气球上。

    他的目光有些奇怪的波动了一下。

    “不用。”

    一秒后,他道。

    “先生您别客气。”又听到声音的乔舒高兴地快步走过去,伸手要将气球递给顾沉言。

    许是太过高兴激动,乔舒的脚步快的有些乱,在快要碰到顾沉言的时候,突然被自己绊了一下,整个人向着顾沉言摔去。

    太近的距离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陈文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乔舒摔向顾沉言,摔向一向不喜人碰触的顾沉言。

    在看清乔舒摔的姿势后,陈文渊更是睁大了眼睛,几乎不敢呼吸:“!!!”

    出大事了!

    乔舒摔的有些懵。

    摔倒的时候,他的双手下意识的避开了满身绷带的顾沉言,紧紧的抓在对方轮椅的扶手上,但摔下去的惯性根本不是他能够掌控的,他的脑袋依旧砸在了对方身上。

    整张脸撞到对方身上,埋在上面。

    乔舒的脸感觉到一股温热。

    想到对方身上缠满的绷带,想到对方那绷带里不知道多么严重的伤势,乔舒脸色一白,整个人都慌了。

    他根本来不及顾及自己那砸在青石板上发痛的膝盖,连忙拖着膝盖后退几步,抬起脑袋。

    然后乔舒看到轮椅后面眼神奇怪的陈文渊。

    他顺着陈文渊的眼神看去。

    又低头看向他刚刚摔向的地方。

    乔舒:“!!!”

    一瞬间,乔舒脸色爆红。

    他刚刚!他刚刚居然!居然摔在了对方的两腿之间!

    脸埋在了正中间!

    社死现场!

    现场短暂的沉默。

    最终是包了整张脸看不出神情的顾沉言开口,他看着还跪坐在地上的乔舒,眼神无波:“起来。”

    “啊!”

    没了灵魂的乔舒愣愣的手脚并用的爬起来,他的手上还抓着气球的绳子。

    而冰糖葫芦却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乔舒无措的站在原地,尴尬的无所适从。

    不过也就尴尬了几秒,一张脸红的几乎要滴血的乔舒就重新想起自己砸到重伤患者的事。

    “你没事吧?对不起对不起!”乔舒慌张道歉:“我去给您叫医生。”

    他转身就要去叫医生。

    顾沉言叫住他:“不用。”

    乔舒:“要的。”

    顾沉言:“我没事。”

    乔舒顿住脚步回头:“真的?”

    手机铃声响起。

    乔舒慌忙道:“抱歉。”

    他拿出手机,是路月打来的。

    路月:“乔乔,你在哪?”

    乔舒:“我这边有点事,月月姐你们等我一会。”

    乔舒挂断电话,重新看向顾沉言:“先生,您真的没事吗?”

    顾沉言:“嗯。”

    “你可以走了。”

    乔舒还有些慌和尴尬,完全都没有心思在意对方的声音还好不好听。

    他想去请医生过来,对方这么重的伤被他砸了一脑袋,肯定会有影响。

    但对方拒绝了他。

    顾沉言示意陈文渊推他离开。

    已经镇定下来的陈文渊马上执行。

    轮椅推出去一段路。

    乔舒转身追了上去。

    他重新跑到顾沉言的面前,一张脸依旧红着:“先生,我给您留个电话吧,您若是伤到了可以找我负责。”

    顾沉言:“不用。”

    乔舒执意:“要的,万一我把您伤到了呢?我砸出来的伤,我一定要负责的。”

    最终顾沉言转头看向陈文渊:“记下他的电话。”

    陈文渊拿出手机。

    留下电话后,乔舒道:“我叫乔舒,方才真的很抱歉。”

    “那,那我先走了。”

    顾沉言:“嗯。”

    走了两步,乔舒又转身回来,在顾沉言的注视下,脸色酡红的将手上的气球递给顾沉言,道:“祝先生早日恢复健康。”

    说完后,乔舒飞快跑走。

    顾沉言看着乔舒的身影消失。

    他转头,抬手将气球递给陈文渊,声音冷漠:“处理了。”

    陈文渊:“是,先生。”

    顾沉言:“等等。”

    他微微抿唇:“气球给我。”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76/76460/2628007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