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推荐阅读:我真不想当BOSS大汉海贼空军星光下的那些事孙猴子是我师弟成千染楚凤璃万界的超级博士日式妖怪居酒屋电影世界体验卡顶级漂哥大唐:神级熊孩子

    顾沉言太犯规了。

    这个抱抱持续的时间并不长,被放开时没出息的乔舒忍不住抬手捂住自己的心口处。

    “砰砰”

    跳的还挺给力。

    顾沉言:“怎么了?”

    乔舒:“没,没事。”

    顾沉言动作自然的握住乔舒行李箱的拉杆,一手探在乔舒的后腰处,手掌轻轻触碰到他的后衣摆:“回家吧。”

    “好。”

    乔舒微微侧头,看向身旁比他高出半个脑袋的冷峻男人,又转头看了一眼身后护着他走路的那只手,眉眼带笑。

    回家。

    上车的时候,乔舒偷偷抬起手臂凑到鼻尖,不知是不是错觉,衣袖上还萦绕着方才被拥抱时留下的属于顾沉言的气息。

    淡淡的,温暖的。

    顾沉言上来坐好。

    乔舒看他一眼,又看他一眼。

    顾沉言:“嗯?”

    乔舒问:“顾沉言,你用的什么香水?怪好闻的。”

    也怪让人沉迷的。

    顾沉言:“没用香水。”

    乔舒微愣。

    随后他脸颊发烫,所以这是顾沉言自带的“体香”吗?

    突然色-情。

    顾沉言见乔舒没说话,他想了想道:“应该是沐浴露,你喜欢的话可以用我的。”

    乔舒表面镇定点头:“好。”

    回到小洋楼的时候已经是晚饭的时间,屋里空荡荡的,乔舒疑惑问道:“兰姨和周叔呢?”

    顾沉言:“他们回老家喝喜酒了。”

    今天日子似乎不错,回家的途中乔舒见到好几队的婚车。

    顾沉言将行李箱提到衣帽间,问:“饿了吗?”

    乔舒摸摸肚子:“还好。”

    顾沉言:“今晚吃饺子可以吗?”

    乔舒:“可以。”

    顾沉言:“嗯,那你先去洗澡,我去楼下把饺子包了。”

    顾沉言出去了。

    乔舒却愣住了。

    包饺子?

    顾沉言亲手包的饺子?

    乔舒带着抑制不住的甜笑抱着换洗的衣物走进浴室。

    犯规。

    太犯规了。

    花洒打开。

    温水将乔舒浇透,乔舒下意识的去按自己带过来的沐浴露,却在看到一旁顾沉言的沐浴露时顿住了手。

    “你喜欢的话可以用我的。”

    一样的味道吗?

    乔舒捂住发烫的脸,露出一双晶亮的眼睛。

    啊!

    好色-情!

    那就用一下吧。

    乔舒洗澡很快,下楼的时候顾沉言还围着兰姨平日围着的粉色围裙站在料理台前忙碌着。

    乔舒顿住脚步。

    然后偷偷地拿出手机,打开相机,对着顾沉言。

    “咔”

    保存,完美。

    再抬头时,正好撞见顾沉言看过来的目光,乔舒慌了下,随后镇定的收起手机,无事发生般走进厨房去洗手:“一起包吧。”

    顾沉言稍微让了一点位置:“好。”

    乔舒包饺子的手艺不错,他以前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逢年过节都会包上一些饺子。

    他动作熟练的包好一个胖嘟嘟的饺子,将目光看向顾沉言。

    顾沉言的动作并不熟练,但是包出来的饺子却意外的好看。

    乔舒稀奇:“你包的比我好看。”

    顾沉言看了乔舒包的饺子一眼,“你包的也好看。”

    乔舒笑了:“我才知道顾先生也会做这些,我看小说和电视剧,总裁都是不食人间烟火。”

    顾沉言看他:“练出来的。”

    乔舒:“嗯?”

    顾沉言:“我大学时直接被父亲安排到国外读书,他只给了我一年的学费和一个月的生活费,要求我自己勤工俭学,直到毕业。”

    “赚钱倒是不难,只是我吃不惯国外的食物,后来就买了食谱自己学着做,不过现在已经很久没有亲自动手了。”

    顾沉言将包好的饺子放到一旁的盘子里,“手艺生疏了一些,味道可能没那么好。”

    乔舒听的津津有味。

    他发现自己还挺喜欢听顾沉言说这些事的,每一天的顾沉言都能够给他带来新的惊喜。

    一旁锅里的水烧开了。

    顾沉言洗了手,把盘子里包好的饺子倒进去。

    乔舒也去洗了手。

    厨房内一时间安静下来。

    乔舒去看顾沉言。

    顾沉言盖好锅盖,转身说:“需要等一会。”

    乔舒:“嗯。”

    顾沉言:“你现在有事吗?”

    乔舒:“???”

    “没有。”

    顾沉言:“我也没有。”

    顾沉言走向乔舒。

    乔舒眨眨眼,突然有些紧张。

    顾沉言在乔舒面前站定:“刚刚就想做了。”

    乔舒:“???”

    下一秒,乔舒猛的瞪大了双眼。

    唇上是不属于的自己的温度,有些烫,也有些软。

    顾沉言的气息强势的入侵。

    乔舒看着面前的男人,两人唇上零距离的触碰让他心跳加快。

    “砰砰”

    乔舒双手紧紧的抓紧在有些湿漉漉的水槽上。

    脑袋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唇上的温热退离。

    顾沉言侧头,鼻尖轻轻触碰乔舒的颈侧,:“沐浴露很适合你。”

    说完,他克制地微微退后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乔舒:“???”

    就这样?

    乔舒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就这样?

    白瞎了紧张!

    就一个贴唇吻。

    不,连吻都不算。

    乔舒捂住自己还在乱跳的心脏。

    过分!

    不知道是遗憾,还是愤怒,乔舒一把抓住顾沉言的手臂。

    乔舒:“顾沉言。”

    顾沉言看他。

    乔舒:“撩了要负责的。”

    他踮起脚,双手搂住顾沉言的脖颈,仰着头,重新将唇贴上顾沉言的。

    乔舒:“吻我。”

    失控很是简单。

    厨房的玻璃门上,一只白皙的手掌被另外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紧紧地扣住,用力地贴在玻璃门上。

    两道人影紧紧相贴。

    乔舒微张着唇,唇上酥-麻的感觉传递遍全身,让他双腿没用的发软,站都站不稳,想要往下滑。

    只是不等他下滑,腰身便被男人另外一只宽大炙热的手掌牢牢按住。

    “唔~”

    乔舒发出轻微的声音,另外一只自由的手将男人肩上的衣服紧紧地攥住。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

    最后两人是被锅子的声音拉回神。

    乔舒靠在顾沉言的身上,声音微喘:“饺子应该熟了。”

    顾沉言:“嗯。”

    乔舒:“水溢出来了。”

    顾沉言:“不急。”

    乔舒抬头,湿漉漉的双眼疑惑地看向他。

    顾沉言却伸手捂住他的眼睛。

    乔舒:“你做什么?”

    顾沉言声音沙哑:“别这样看我?”

    乔舒笑出声:“那你也不许用这种声音对我说话。”

    又过了一会。

    乔舒推推顾沉言:“饺子要坏了。”

    顾沉言:“站的稳吗?”

    乔舒:“……”

    他脸红了一下:“嗯。”

    顾沉言这才将人放开。

    煮饺子的锅子锅盖一直在不安分的动来动去,锅里沸腾的水不断地往外溢出。

    顾沉言将火关了,拿开锅盖。

    锅子里沸腾成泡泡的热水逐渐地平静下来。

    乔舒探头:“开花了。”

    顾沉言蹙眉:“重新弄吧。”

    乔舒压住他要倒东西的手:“别别别,能吃呢,有点开花而已,没事的。”

    最终两人吃了一顿被煮过度开花的饺子,虽然形不在了,但是乔舒觉得这是他这几年里吃过的最好吃的饺子。

    时间已经很晚。

    顾沉言下午提前下班特意去接乔舒,还有一些工作没处理完,两人一起收拾完厨房后,顾沉言就钻进了书房忙碌工作。

    乔舒则回到房间收拾行李。

    行李箱的东西不多,在兰城买的那些土特产和糖果乔舒都拿去寄了快递,差不多要过两天才能到,因此行李箱里面还是去时的那样,只有两套衣服和洗漱用品。

    乔舒一一归类放好。

    最后,行李箱里只剩下一个锦盒。

    乔舒:“……”

    居然忘了!

    乔舒懊恼的拍拍自己的金鱼脑袋,轻轻嘀咕:“一定是顾沉言的威力太大了。”

    从落地海城,顾沉言就不断地给他放大招。

    男色啊!

    乔舒抓着锦盒,想了想,轻手轻脚地往顾沉言的书房走去。

    虽然知道顾沉言这会在忙工作,但乔舒还是想要快点将这个他挑了好久的礼物送到顾沉言的手上。

    想看顾沉言收到礼物时的反应。

    “叩叩”

    顾沉言抬头:“进来。”

    书房门被小心的推开一些距离,一只白皙的手探进来,抓住房门的边缘,紧接着是一颗熟悉的脑袋。

    乔舒探着脑袋:“顾先生,可以打扰几分钟吗?”

    顾沉言:“嗯。”

    乔舒放心的将门推开,脚步轻快的走进去书房内。

    这个书房乔舒还是第一次来。

    简单有些严肃的装修风格,旁边的两面墙上是到顶的书柜,塞满了密密麻麻的书籍,还有一些上锁的玻璃柜。

    乔舒只打量了一眼便收回目光,他在书桌前站定,与顾沉言隔了一张书桌。

    乔舒:“顾沉言。”

    顾沉言看他。

    乔舒有些紧张又期待的抿了抿唇,“我给你带了礼物。”

    不等顾沉言反应,乔舒就伸出一直藏在身后的左手,摊在顾沉言的面前。

    乔舒:“礼物。”

    他笑道:“打开看看喜欢不喜欢。”

    深色的锦盒,落在白皙的手掌上,将那只手衬地更加的白嫩。

    顾沉言伸手拿过锦盒。

    乔舒紧张地看着。

    锦盒被打开。

    一枚深蓝色的袖扣展现在两人的眼底。

    十几秒后。

    乔舒:“喜欢吗?”

    顾沉言:“嗯。”

    他的目光依旧落在那枚袖扣上,眸光幽深。

    乔舒却是上前一步,双手牢牢抓住书桌的边缘,:“顾先生,嗯是什么?”

    顾沉言抬头。

    面前少年的紧张肉眼可见,期待也肉眼可见。

    他露出一个笑:“喜欢。”

    乔舒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高兴的将脑袋又往前凑了凑:“我也觉得你会喜欢,我挑了好久呢。”

    满满的自得。

    顾沉言微微一愣:“多久。”

    “啊?”

    乔舒回忆了下:“不记得了。”

    他兴致勃勃地绕过书桌,来到顾沉言的身旁:“这个不重要,我给你带上试试?”

    顾沉言看他。

    几秒后点头:“好。”

    乔舒半蹲下,他取下顾沉言原本的袖扣,然后将锦盒里的袖扣拿出,将尾部旋转与支柱平行,然后将之穿过袖口,再固定住。

    乔舒站起身:“好了。”

    顾沉言看着手上的袖扣,脑海中却是方才少年半蹲在他身旁帮他佩戴袖扣时认真地模样。

    少年湿-热的呼吸每一下都拍打在他的手背上,因为过近的距离,他甚至可以微微嗅到少年身上沐浴过后和他一模一样的沐浴露味道。

    顾沉言喉结微微滚动。

    他抬头看向乔舒:“很好看。”

    乔舒笑道:“我们的眼光一样呢。”他笑笑,动手将刚刚拆下来的袖扣放到空了的锦盒里:“你带着这个工作可以吗?”

    顾沉言:“可以。”

    乔舒彻底放心的盖上锦盒:“那我把这个带回去了,不打扰你工作了。”

    书房再次剩下顾沉言一人。

    顾沉言看着电脑上的报表,却突然集中不了精神。

    他的手背上,方才被少年呼吸拍打过的地方不仅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慢慢感觉消失,反而越发的灼热烫人。

    一分钟后。

    顾沉言站起身,他将电脑关闭,往外走去。

    正靠在床头看剧本的乔舒听到脚步声抬头时微微一愣:“你工作做完了?”

    顾沉言:“嗯。”

    他向衣帽间走去:“我去洗澡。”

    乔舒:“好。”

    几分后。

    顾沉言带着一身水汽走到乔舒的身边,哑声道:“乔舒。”

    “我想试试我的学习成果。”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76/76460/262800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