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推荐阅读: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诛仙日常我真不是亮剑头号特种兵我只有两千五百岁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极限警戒异能田园之农女谢凉衣逆天双宝:毒医世子妃汉末文枭海贼开局成为战国之子

    乔舒:“???”

    什么学习成果?

    手上的剧本被抽走放到一旁的床头柜,顾沉言俯身,一手撑在乔舒身侧,霸道地将乔舒虚虚半拢在身下,一双黑眸紧紧地将乔舒攫取住。

    灯光下,乔舒被顾沉言的影子完全罩住。

    乔舒不自觉的吞咽口水。

    紧张。

    过近的距离,乔舒可以闻到顾沉言身上和他一模一样的沐浴露味道,但他总觉得这股味道在顾沉言的身上更加好闻,也更迷人。

    乔舒:“什,什么?”

    手悄悄的抓紧住身下的床单,灼热的气息在两人对视之间升腾。

    其实答案很明显。

    果然。

    顾沉言:“乔舒。”

    乔舒吞口水:“嗯。”

    顾沉言:“我这两天把陈文渊发给我的性-教育视频看完了。”

    乔舒继续吞口水:“嗯。”

    顾沉言:“这次不会疼。”

    “可以吗?”

    乔舒:“……”

    这么认真的问……

    乔舒被问的尾脊骨都麻了。

    他抓着床单的手指一个用力,潮-红布上白皙的面颊。

    乔舒:“可以。”

    声音轻的几乎捕捉不到。

    昏黄的灯光打在墙上,两道人影紧紧相拥缠-绵。

    顾沉言:“可以再叫一次吗?”

    乔舒:“什,什么?”

    顾沉言:“顾哥哥。”

    ……

    乔舒:“顾,顾哥哥——唔——”

    顾沉言:“很好听。”

    “再叫一声。”

    ……

    事实证明,顾沉言的学习成果是卓越的。

    乔舒醒来的时候嗓子发干,他疲惫的从被子中爬起。

    腰部有点发软。

    目光在落到身上的印记时,乔舒愣了下,随后他整个人红成了一只白灼虾。

    时间已经是九点。

    顾沉言已经去上班了,和上次一样,乔舒在床头柜上发现顾沉言留下的字条。

    【厨房里温着粥,记得吃。不舒服的话给我电话。】

    乔舒弯起眉眼,他仔细地把字条叠好,放入柜子中。

    起身下床的时候乔舒腿软了下,还好很快反应过来,没有摔倒。

    他站在原地,细细感受自己的身体,有些发软但是并不难受,乔舒记得昨晚做完后,他整个人昏昏沉沉睁不开眼,是顾沉言抱着他去浴室给他清理干净的。

    乔舒捂脸。

    站了一会,乔舒试着走了几步,确定行动没有问题便去洗漱,刷牙的时候乔舒突然微微一顿,而后凑到镜子前。

    一枚红色的梅花开在颈侧。

    乔舒:“……”

    “咳。”

    他伸手拉了拉衣服,用睡衣领子暂时盖住。

    洗漱完,又去换了衣服,乔舒这才去楼下吃迟来的早餐,一碗白米粥,一个白煮蛋,还有几碟清淡的小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都是顾沉言准备的,乔舒吃的格外的津津有味。

    最后,竟是将所有的东西全部吃完。

    “嗝~”

    乔舒摸了摸有些撑的肚子,把碗筷收拾好放到洗碗机里。

    整理完,乔舒站了一会,便出门去。

    顾沉言车库里的车子很多,辆辆都价值非凡,有的更是有钱都买不到。乔舒垂涎的挨个摸了摸,然后照着顾沉言说的地方拿了一串车钥匙,将一辆最低调的开走。

    古剑术馆。

    乔舒确认手机上的地址名字,确认无误后,走进武馆内。

    这个时间的武馆人并不多,只有寥寥几人在挥剑练武。

    乔舒找到武馆负责人。

    乔舒:“您好,我是乔舒,昨天和你们约好的。”

    回到海城前,乔舒让余琼帮他找一家剑术馆,学习舞剑。

    他接下的即将开拍的男二是一个用剑高手,乔舒以前没接触这些,就想要提前学习下舞剑,倒也不用学的太好,能够学会舞漂亮的剑花,看起来有点东西就行。

    自己会拍摄起来总比用替身效果好,至于其他的招式,届时剧组的武指会教。

    负责人看了一眼电脑:“劳烦您在三号练功房等一会,伍师傅一会就到。”

    乔舒:“好,谢谢。”

    伍师傅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留着一簇胡子,穿着一身白色的练功服,非常的有高手的风范。

    伍师傅:“学舞剑花?”

    乔舒:“嗯。”

    他鞠了一躬:“这两天劳烦伍师傅了。”

    舞剑花的关键在于手腕和手臂,伍师傅抽出挂在墙上的剑给乔舒演示了一遍,然后分步骤拆开讲解。

    讲解完后,他拿了一把新手用的木剑给乔舒。

    眼睛看的时候,会了。

    实际上手,qaq怎么这么难!

    乔舒在练功房练了一个多小时的内挽花和外挽花,手腕都要转废了,还让木剑拍到自己好多次,才舞出一个勉强合格速度非常慢的剑花。

    但这还不够。

    吃过午饭休息过后,伍师傅拿了一把道具剑给乔舒。

    伍师傅:“早上练的不错,接下来用这个练习,重量和木剑会有些不同,你们拍戏用的差不多都是这种,你提前适应下,还有你的手腕力度不够,回去要多做做俯卧撑,增强手臂手腕的力。”

    乔舒:“好。”

    伍师傅:“今天下午主要还是继续练这两个动作,熟练了做出来就好看了。”

    熟练了确实会好看。

    道具剑和木剑确实存在差异,最明显的是道具剑不小心拍在身上的时候比木剑疼多了,还好伍师傅有先见之明,让乔舒先用木剑熟练,不然乔舒估计要练哭了。

    不过成果也是喜人的。

    在结束今天的课程前,他已经可以舞出一个有点难度的剑花。

    就是废手腕。

    这导致乔舒在差点拉不开车门的时候有些傻眼。

    乔舒:qaq这还怎么开车!

    乔舒看着自己酸软的手腕欲哭无泪。

    过了一会。

    他咬着唇拿出手机。

    顾氏集团。

    顾沉言将签好字的文件递给陈文渊,在缩回手时,手下意识地拐了一个弯碰触到另外一只手的手腕上。

    白色的衬衫袖扣处,是一枚墨蓝色的袖扣。

    陈文渊拿着文件没有直接出去,他有些迟疑的仍站在原处。

    顾沉言抬眼:“还有事?”

    陈文渊:“先生,顾宴闹着要见您。”

    顾沉言的好心情一瞬间散去。

    在决定和乔舒结婚后,顾沉言就直接出院将顾宴和几个股东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最后顾宴被他扔进了监狱。

    杀叔弑亲。

    顾沉言从来没有想过他一手带大的亲侄子会走上这样一条错误的路。

    但错便是错。

    即便顾宴是他大哥留在这世上唯一的孩子,有些事也绝对不能姑息。

    陈文渊立在原地,安静地等待答复。

    办公室内很安静。

    半晌。

    顾沉言:“不用管。”

    陈文渊:“是。”

    陈文渊抱着文件走出办公室。

    办公室里。

    顾沉言拿过一旁的咖啡,一口灌下,苦涩的味道在口中蔓延。

    他静静坐了几分钟,而后重新将目光投向电脑。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顾沉言正好扫完一份文件。

    他拿起手机一看,上面显示的名字让他眉宇微微放松。

    乔舒……

    顾沉言:“乔舒?”

    乔舒:“顾沉言。”

    有点小委屈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让顾沉言的眉宇又重新蹙起。

    顾沉言:“怎么了?”

    乔舒:“我手腕疼,开不了车,你可以来接我回家吗?”

    顾沉言:“你在哪?”

    乔舒:“古剑术馆。”

    顾沉言起身拿过外套往外走去。

    乔舒坐在驾驶座上,他侧着脑袋趴在方向盘上,脸颊微红。

    怎么就打给顾沉言了。

    还撒娇。

    乔舒抬手捂住自己发烫的脸:“乔舒你不对劲!”

    明明就可以打车回去,还偏偏要麻烦顾沉言过来接。

    好矫情啊。

    乔舒谴责自己。

    顾沉言到的很快,他是自己开车过来的。

    车子停在乔舒的身边,乔舒伸手去开车门,第一下没打开,手软了。

    乔舒:“……”

    正打算揉一揉再使劲开车门,驾驶座的车门被打开,身高腿长的男人迈步而出,“我来。”

    终于坐进车里。

    乔舒心虚的扣好安全带,他看向顾沉言,“麻烦你了。”

    顾沉言:“在我这里,关于你的都不麻烦。”

    乔舒:“!!!”

    啊!

    这个男人!

    他怎么又突然开枪了!

    车子启动。

    乔舒偷偷的侧过身,一脸激动的抬手捂住自己“砰砰”乱跳的小心脏。

    犯规!

    太犯规了!

    这谁扛得住!

    好半晌,乔舒才镇定下来,他转回身坐好。

    乔舒:“没有打扰你工作吧?”

    顾沉言:“没有。”

    “工作什么时候都可以做。”

    乔舒:“哦。”

    车厢内又安静下来,乔舒偷偷侧过头去看顾沉言的侧脸。

    男人很帅。

    顾沉言:“怎么了?”

    偷看被抓,乔舒慌了一秒:“没,没事。”

    顾沉言:“手怎么了?”

    “啊。”

    乔舒看向自己的手,“练了一个下午的舞剑花,手废了。”

    声音有点小委屈。

    顾沉言:“回去我帮你揉揉。”

    乔舒:“好!”

    小委屈瞬间没了,像是喝了世间上最甜的蜜,乔舒忍不住偷笑。

    他轻声问:“顾沉言,你怎么这么好呢?”

    顾沉言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乔舒笑:“没什么。”

    车子开到中途的时候,顾沉言接到一个电话。

    对面不知道说了什么让顾沉言的面色一瞬间沉了下来。

    “看好他。”

    乔舒诧异的看过去。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顾沉言。

    顾沉言微抿着唇,一双眉峰蹙起,脸侧的线条微微崩紧。

    他在生气。

    还有难过。

    乔舒咬住唇。

    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吗?

    挂了电话,顾沉言直接将车子停到路旁,他揉揉眉心,声音透着一丝的疲惫:“抱歉,刚刚吓到你了?”

    乔舒摇头:“你也不用和我说抱歉的。”

    顾沉言微微一顿:“嗯。”

    几秒后。

    他解释道:“是我侄子。”

    顾宴?

    乔舒微微一愣。

    差点忘记这个人了。

    书里顾沉言的事情都是经过旁人的口传播的,在那些传言中,顾宴是被冷酷残忍的顾沉言直接给灭了。

    乔舒:“……”

    现在看来流言真的非常可怕可怕,在他这段时间的了解里,顾宴明明还在监狱里活的好好的。

    顾沉言看着乔舒:“你应该听到过前段时间关于顾氏的流言。”

    乔舒:“嗯。”

    身处这个世界,乔舒了解到比书中更多的真相。

    比如顾沉言。

    他并不凶残。

    顾沉言抿唇,问他:“害怕吗?”

    乔舒愣住。

    顾沉言:“为了钱,亲侄子可以害叔叔出车祸,叔叔将计就计将侄子送进了监狱。”

    手背上突然被一只温热的手掌覆盖住,顾沉言抬头看向那只手的主人。

    乔舒说:“我不害怕。”

    “顾沉言,这不是你的错。”

    他非常的认真:“你教育他长大,给他最好的生活环境,是他不珍惜,是他走错了路。”

    “错的是顾宴。”

    “顾沉言你不要难过。”

    两人对视。

    几秒后,顾沉言笑了一下:“乔舒,我不难过。”

    “好了,我们回家吧。”

    乔舒看他,迟疑道:“好。”

    油门重新被踩下。

    乔舒突然道:“等等。”

    顾沉言:“怎么了?”

    乔舒:“你等我下。”

    打开车门的时候,乔舒手疼的差点没有哎呦一声,他回身再次对顾沉言道:“我去买个东西。”

    他快速的跑到路边的一家小超市里,在里面找到要的东西,飞快付钱,再跑回车里。

    顾沉言:“慢些,不急。”

    乔舒微微喘着气,朝顾沉言笑:“顾沉言,你闭上眼睛。”

    顾沉言:“嗯?”

    乔舒:“闭上眼睛。”

    顾沉言把眼睛闭上。

    乔舒确认顾沉言真的闭上眼睛后,把刚刚买的藏在身后的大白兔奶糖拿出来,动作小心地拆开包装。

    糖纸发出细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乔舒:“顾沉言,你张开嘴。”

    有些模糊猜测的顾沉言顺从的张开嘴。

    乔舒把拆开的奶糖放入顾沉言的口中,笑道:“可以张开眼睛了。”

    “甜吗?”

    奶糖一入口就微微融化了一些,甜甜的味道在口腔中散开,又顺着喉咙,最后来到他的心脏。

    很甜。

    顾沉言看着乔舒,想到乔舒在医院时和他说的那些话,微微笑了下:“很甜。”

    乔舒微松一口气:“甜就好。”

    顾沉言:“你想尝尝吗?”

    乔舒:“嗯?”

    双唇碰触的时候,乔舒和顾沉言一起尝到了甜味。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76/76460/262800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