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酒

推荐阅读:司掌天道男人三十摊牌了,我就是妇女之友专治极品[快穿]开局一群原始人葬刀凌风李诗云斗罗之蚀雷之龙重生之逆转人生帝皇召唤,无上神朝

    那之后,童野与国内还算数一数二的昊天娱乐公司正式签了约,公司也给她分配了一名经纪人,不,准确地来说,是将她分配到一位经纪人手下,对方全名付亚晴,大家都称她亚晴姐,童野也就这么跟着叫了。

    亚晴姐带过数不胜数的新人,有的已经在圈内有所成就,有的已经退圈湮灭无闻,有的跳槽另谋他就。目前她手上所带的,只有三个新人,其中一人就是童野,相较其他二人,童野也是最无经验籍籍无名。

    签约那天,她只是和这位飒爽英姿雷厉风行的经纪人匆匆见了一面,对方就问了她三个问题。

    为什么想当演员?

    童野的回答十分直白,想赚钱。

    想红吗?

    如果红了就能赚到很多的钱,童野是想的,没人不想,那样很虚伪,她从小就生活在比较富裕的圈子,见识了许多冷暖人间真实,唯有钱才是不会出卖你的东西,也只有拥有了钱,才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才不会任人宰割,活得低声下气。

    最后一个问题。

    进圈的头两年能保证单身吗?

    这个问题有些奇怪,但对于童野来说,没什么难度,她点点头,表示没问题,况且,她现在也无心恋爱,没有喜欢的人,更没有喜欢她的人。

    有关这最后一个问题,亚晴姐也说出了自己的理由现在的许多新人,进圈之后难以克制扑面而来的诱惑,三天两头谈恋爱从而荒废了正业,我不希望我手底下的艺人这样,当然,等你事业稳固了,我不会阻拦你谈恋爱。

    要说签约之后有什么好处,是立竿见影的,童野每天的车费由公司来报销,住宿问题也得到解决,公司在影视基地有艺人宿舍,不过童野没打算立即搬过去,她这边的房租尚未到期。

    像她这样的小新人,是不可能有助理以及专车的,不过童野现在已经很知足,至少从今往后,她再也无须辛辛苦苦去每个剧组面试只为争抢一个群众演员的通告。

    这天晚上,有剧组聚餐,聚餐的地点就选在市区一家还算高档的酒店,剧组保密工作做得极好,几乎没有看见有什么媒体出动。

    就连童野也收到了邀请,她受宠若惊,要知道在那之前,她只是一个籍籍无闻毫不起眼的群众演员,她知道自己是沾了新公司的光,她也是这天才得知,原来自己出演的这部戏,昊天娱乐也是投资方之一。

    童野没特地打扮更没换衣服,依旧穿着早晨出门时候那套。

    徐双意穿着晚礼裙,妆容精致,两人在酒店大堂碰面时,童野得到了她一个相当鄙夷的眼光。

    随后徐双意走到前头,一边和身旁紧跟着的小助理窃窃私语起来“这年头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都穿得些什么啊。”

    小助理则悄声回应“听说童野她最近和昊天娱乐签约了。”

    “什嘛?”徐双意明显一愣,反应有些不悦,“昊天不是向开阳哥哥的前公司吗?”

    小助理点头“就是向开阳介绍从中牵的线。”

    “好一个童野,刚初出茅庐就这么会蛊惑人心。”徐双意咬牙切齿,愤懑不已。

    童野就走在后面不远,很可惜她全都听见了,或许她们就是故意的。

    向开阳从中牵线这件事情,童野是知晓的,听说向开阳的前公司就是昊天娱乐,他们是合约期满,和平解约,解约后向开阳便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和昊天依旧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到了聚会现场,约莫有三十来人,厅内放着音乐,每个人脸上都是放松的模样。

    “嗨!”向开阳出现在跟前,同她打招呼。

    童野有些拘礼,也忙一笑回应对方,顺便道了声谢谢。

    向开阳愣了下,后知后觉笑笑说“客气了,我也是从新人走过来的,只是不想看到一棵好苗子埋没。”

    童野尴尬地说“我算不上什么好苗子的…”

    “算,我说你算,你就算。”

    另一边不远处的徐双意瞥见了这边看似有说有笑的两人,整张脸立即拉下来,下一秒又重新提起笑意朝他们走来。

    “向哥哥也在呢。”徐双意嗲嗲的声音飘来。

    向开阳回头,客气点头一笑“晚上好。”

    这时,徐双意将目光定于童野身上,忽然就上前挽住了她的胳膊,做出一副亲密无间假姐妹情深的戏码,当着向开阳面演起来“哎呀,小野你怎么在这待着呀,制作方导演们都在那边呢,走吧,我带你去认识认识,熟络熟络。”

    童野想反抗,却发现徐双意将自己禁锢地紧紧的,倘若自己当下真的用力挣脱,一定会闹得十分难看。

    就这样,她被迫灌着喝了很多酒,有徐双意在一旁添柴加火,童野没办法拒绝现场大佬们敬的酒。

    很快,不胜酒力的童野已经云里雾里头昏眼花,徐双意假意拉着她问“你怎么了呀?”

    童野有些烦躁得推开她的手,嘟囔着“我要回去了。”

    一个人便要往酒店外面窜,一路跌跌撞撞,徐双意见目的达到,立即拿出手机来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这时,不远处的向开阳瞥见了走路不稳的童野,正要紧张追过去,徐双意见状赶紧上前试图拦住“向哥哥,你要去哪。”

    “我出去看看。”向开阳不顾徐双意的阻拦,执意追了出去。

    徐双意气得捏紧拳头原地跺脚。

    童野走出酒店,一股凉风拂面,整个人瞬间清醒了半分,因为喝了太多酒翻胃的感觉极为难受,她走到路边试图直接打个车回去。

    “童野!”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是向开阳追了过来。

    看她喝成了这样,向开阳直接说“你住哪,我开车送你。”

    童野第一反应还是拒绝,“我自己可以,可以回去。”

    “还是让我送你吧,你这样回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向开阳强行拉着童野的胳膊往一旁泊车的地方走去。

    某海滨城市,五星级酒店内。

    巨大的落地窗下是万家灯火,视野开阔无垠,戴着无边框眼镜的迟蕴伏在案前工作,安静的室内熏着香,就像开了无声播放机,并非静止画面。

    这时,一通电话打来,铃声划破了夜空的寂静。

    迟蕴停下手中的工作,先是瞥了一眼来电显示人,接着毫不迟疑接听了电话,面无表情开口“说。”

    “迟总,出事了,童小姐晚上好像喝了很多酒,从酒店出来后被一个男演员给带上了车。”

    听到这话,迟蕴整个人的眉头都拧了起来脸色大变,几乎是下意识从椅子上起身,椅子脚陡然挪动摩擦地板发出刺耳的声响。

    “不过迟总您不要太担心,我会一路盯着的,一旦有事情我会再第一时间通报给您。”

    挂掉电话,迟蕴再也无心工作,偏偏自己正在距离k城一千多里的外地谈生意,要立刻赶回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瞥了一眼座椅,迟蕴没有再坐下,剩下的时间几乎都是在酒店房间里踱步,度秒如年。

    忍不住再次拿起手机打过去,感觉过了许久,其实不过才两三分钟。

    电话那头的人汇报道“徐总,我开车跟着呢,前面的那辆车还在开,一会到了地方我再打给您。”

    车子在路边停下,童野住在巷子里,车没法开进去,她就要在此地下车。

    向开阳扶她下车后还是有些不放心,执意提出要送她到家才可以。

    迟蕴忍不住又打了电话,一向沉稳的她声音开始焦急“怎么样了?”

    “迟总,他们下车了,现在往巷子里走了,看样子是要去童小姐的住处。”

    穿过幽暗的羊肠小巷,又走了一段路后,才抵达童野的住处。

    向开阳有些难以想象,“原来你住在这种地方啊。”

    “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得上去了。”童野轻轻地鞠躬表示感谢,也意在表明就在这里分开,谁也不要再向前一步。

    “行。”向开阳笑了笑,“好好休息,我看到你进去了再走。”

    藏身在暗处的人紧紧盯着二人,此时电话又来了,他赶紧慌乱地接听,生怕声音会引起人的注意。

    “喂,迟总,童小姐已经回去了,嗯,那个男的没有一起进去。”

    另一边的迟蕴单手叉腰站在落地窗前,听到后总算是长舒了口气,忍不住抬手捏了捏疲倦的眉心,竟不自觉笑了出来,“我知道了。”

    强忍了一路,开门进屋的童野锁上门后第一时间冲进洗手间大吐特吐,酣畅淋漓。

    吐过之后,是无尽的疲惫,由身到心,从头到脚,她就这样向后靠了靠,靠在冰凉的墙壁上闭着眼歇息,仿佛下一秒就能睡着。

本文网址:http://www.a5xs.com/xs/88/88384/334485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5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